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前任无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我想你了

前任无双 跃千愁 3229 2019.07.20 08:05

  提到那事,郭骑寻脸色瞬间变得不好看,喝了声,“洛天河!当年的事,仙庭严查后早有定论,是中了前朝余孽的圈套,情急之下才下了杀手,事后二爷亦悔恨不已,仙庭也严惩了二爷,贬黜圈禁!二爷能重掌荡魔宫,也是领受仙庭旨意戴罪立功的结果。已经过去多年并早有定论的事情,你仍念念不忘,是何居心?”

  洛天河:“你说我想多了,我拿个例子出来打个比方也不行吗?你急什么?莫非你们荡魔宫连说都不能说?”

  郭骑寻深吸了口气,“好!不扯多了,就事论事,我这次是奉命来查案的,烦请洛城主配合!”

  洛天河:“奉命?奉谁的命?荡魔宫吗?荡魔宫还管不到我这来。”

  “你…”郭骑寻挥手怒指,现场顿时一片剑拔弩张的气氛。

  陪同在旁的横涛可谓胆战心惊,今天算是见识了城主的强硬,竟敢硬怼荡魔宫神将。

  洛天河:“不是说就事论事吗?我不阙城的确不归荡魔宫管,有说错吗?你们若能请来仙庭旨意,我自然是配合。怎么?想在我不阙城城主府动手不成?”

  郭骑寻一脸的怒不可遏,但最终还是强摁下了怒意,“我们既是职责在身,也是来帮你的,没其他意思。”

  洛天河:“谁不是职责在身?在身的是各司其职!没有仙庭旨意,随便打个招呼就想越权插手其它,就认为自己有权插手其它,荡魔宫哪惯出的毛病?长此以往,仙庭各部岂不是人人畏惧、无人敢在荡魔宫面前抬起头说话!”

  郭骑寻紧绷着脸颊,闷了一会儿,再做退让,“我们查看一下案情文卷总可以吧?”

  洛天河态度强硬,“不可以!该谁处理的事就由谁处理,不阙城内的治安问题由不阙城自己来查,再不行还有上面,若是真查出什么和前朝余孽有关的来,案情自然会上报,届时自然会交由你们荡魔宫来处理,但不是现在!你若是觉得我哪说错了,可以去告我,但我也同样可以去告你们擅自越权!”

  郭骑寻与之对视了一阵,最终甩袖而去,砸下两字,“告辞!”

  随行的荡魔宫众人,一个个的脸色也不好看。

  洛天河铿锵有力道:“不送。”

  横涛还是灰溜溜跟了出去。

  外面等候的木清柔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看出了郭骑寻等人身上的怒意。

  出了门的郭骑寻等人冲天而起,落在了盘旋在上空的火凤身上。

  一人终于忍不住愤愤,“这洛天河太嚣张了,区区一个城主,竟不把我们荡魔宫给放在眼里,我等何须这般忍让?”

  郭骑寻:“来之前二爷就担心这老家伙食古不化,刻意交代了。这是二爷的意思,否则你们当我怕他不成?”

  众人不解,有人问:“为何?”

  郭骑寻:“当年他顶撞帝君,是帝后出面保了他,否则焉能贬到他学生麾下被关照。这老家伙屡次针对二爷,不知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帝后的意思,二爷也有些吃不准。”

  众人若有所思,也有人依然愤愤不平,“我荡魔宫为扫清前朝余孽,抛头颅洒热血,众弟兄舍命保他们平安,却屡遭他们刁难,叫我等实在是不甘心!”

  “少说那没用的。记住二爷的话,勤勉办事,尽到自己能尽的职责便可,不论其它!”郭骑寻略训斥了一句,继而挥手,驾驭火凤朝传送阵飞去。

  目送这群人走了,木清柔快步进了大厅,走到洛天河跟前,问道:“看他们神色不对,出什么事了?”

  洛天河:“没什么。”

  木清柔试探道:“莫非是因为不阙城接连发生的事来的,难道荡魔宫认为和前朝余孽有关?”

  “哪来那么多前朝余孽,你想多了。”洛天河瞥她一眼后,目光又投向了门外远方,心里也在犯嘀咕。

  对郭骑寻,不给面子是不给面子,但有些话终究还是听进去了,因为说的有些道理。

  凶手的手段的确不像是一般匪徒,能想到的办法不是谁都能从容做到的,没相当经历的人是没那娴熟胆略的,能轻易在仙庭人马中周旋的匪类,意味着经常和仙庭人马对着干,什么样的匪类会经常和仙庭人马对着干?

  他心中疑云重重,难道接连发生的事情真的是前朝余孽所为?

  ……

  郭骑寻的出现,令林渊的内心变得不平静了,将罗康安打发走后,他一直在休息室内徘徊着,思索着什么。

  经过窗口时,无意中抬头,看到了斜上方那间窗口前的一道倩影,与秦仪的目光对上了。

  林渊抬手,拉了一下,窗帘落下,遮断了两人之间的对视。

  秦仪略咬了一下嘴唇,给人牙痒痒的感觉。

  她转身抱臂胸前,在办公室内徘徊,双足赤着,没外人的时候习惯如此,不过脚丫子确实好看。

  白玲珑敲门而入,快步到她跟前,“打探到了,来的是荡魔宫六神将之一的郭骑寻,来的快,去的也快,已经走了。”

  “二爷杨真的人?”秦仪略惊,才发现自己想多了,这种人不是她能秦仪接触到的,就算没走,只怕跑去拜访也未必能见上,因为人家一点都不会把她这种人给放在眼里,问:“这种人物来这里,难道和目前发生的案情有关?”

  白玲珑颔首,“职责所在,怕是十有八九。小仪,柳夫人说的没错,凶手的背景有可能招惹不起,还是不要找了吧。”

  秦仪就一句话,很果断的一句话,不加犹豫,“继续找!”

  另一间的林渊已走到沙发旁坐下了,靠在了靠背,陷入了沉思,不知时间流逝。

  捱到下班前没多久,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摸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直接挂断了。

  然而很快,那个号码又打来了,他这才接通,放在了耳边,问:“谁?”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清脆而柔婉,透着脉脉温情,“是我。”

  林渊听出了是谁,“我说过,尽量不要主动联系我。”

  女子:“对不起。”

  林渊:“有事?”

  女子:“你交代的事,我已经安排好了,人已经过去了,一旦接到你的信号,会立刻把人带走。你放心,都是正经商人,什么也不知道,只负责办事,随时等你的吩咐。”

  林渊:“知道了。”

  也不是什么别的事,关小白那一家子的事,他的到来,怕给关家惹出什么麻烦,命人做好了后手准备,一旦有变,立刻把关家人给弄走保平安。

  女子:“你的伤怎么样了?”

  林渊默了一下,没说自己伤好了,“没事就不要闲聊。”说罢就要挂断。

  女子似猜到了他会干什么,忙道:“等等,还有事。”

  林渊刚拿开一点距离的手机又放回了耳边,“说事,长话短说。”

  女子:“我接到消息,郭骑寻去了你那边,不过很快又经由传送阵回到了仙都,他怎么会突然去你那,不会是冲你去的吧?”

  其实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冲林渊来的,但林渊没有承认:“不是。”

  女子:“我收到消息,天古城最大的潘氏商会,发出了十亿珠的巨额悬赏救女儿,闹出的动静不小,好像有不少杂七杂八的人赶过去了,你的伤…我有点担心你。”

  林渊思索了一下,“不用担心,我能应付。”

  女子:“要不要找些人过去?你放心,一定会挑选可靠的人,便于你需要的时候能派上用场。”

  林渊:“我说过,蛰伏,不要再和其他人联系。”

  女子:“梅老板也不联系吗?老大说,梅老板发了接头信号,老大让我问问你的意思。”

  林渊:“不要联系。那一仗我总感觉败得蹊跷,对方似乎洞悉了我们的计划。除了你们几个,我谁也不相信,暂时中止和其他人的一切联系,蛰伏!”

  女子顿时兴奋了,这位走的时候似乎心灰意冷,似乎什么都不想理会了,略作交代就离开了,如今又略作了详细交代,似乎又振作了起来,她可谓欣喜,声音都大了几分,“知道了。还有老三,让我顺便跟您说一声,他接到了老一辈传来的一份名单,发现名单上的暗子有你那边的人,但一直未正式启用过,那人如今在你那边的身份地位颇高,也许对你能有所帮助,问你需不需要启用?”

  林渊本想说不需要,但听说身份地位颇高,还是忍不住问了句,“谁?”

  女子:“总务官横涛!”

  横涛?林渊略怔,瞬间目露怀疑,老一辈提供的名单怎么会这么巧?

  可转念一想,老一辈提供的名单似乎从未出过什么问题,也许真是巧合。

  犹豫了一下,“把接头方式告诉我,但你们不要触碰。”他还是存了小心。

  女子:“好。你问:今夕是何年?他回:哪有红灯笼买?你回:在人间。对方便知是怎么回事。”

  林渊默记下了,“知道了。我们之间没有什么重要事尽量不要再联系了。”

  女子忽道:“我想你了,可以去看你吗?”之后又忙补了一句,“我们在仙都就有来往,我去不会引人怀疑,不闻不问似乎才可疑。”

  林渊沉默了一阵,想起了当初应付陶花的那番鬼话,没有拒绝,徐徐道:“等我通知吧。”

  女子又忙问:“是多久?给我一个确切的时间,好吗?”

  林渊:“不会超过三个月。”

  女子声音中略带欢喜意味,“好的,等你通知。”

  林渊挂了电话,琢磨着,三个月后,巨灵神竞标的事,也应该结束了。

   PS:下一章会出现两个我比较喜欢的人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