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前任无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无妄

前任无双 跃千愁 3238 2019.07.06 08:00

  林渊不说话了,盯着砂锅里花花绿绿不知放了什么东西熬成一锅的粥,又看了看张列辰悠然自得的样,最终站了起来,向小驴子走去。

  张列辰抬眼,“要出去?我这锅粥可是花了心思的。”

  林渊上车,“你好歹是要收我钱的,除了熬粥,就不能搞点别的好吃的?”

  张列辰:“凭你我的修为,吃不吃有什么关系,随便吃点能化解腹中习惯性饥饿就行,不要挑食。再说了,我往里扔的药材也不便宜,别不知好歹。”

  林渊驾驭着小驴子在院子里转了弯,“出去办点事,你吃吧,我不用了。”说罢骑行而去。

  张列辰瞟了眼关上的院门,摇了摇头,俯身嗅了嗅香味,觉得差不多了,灭火端锅……

  出了一流馆,不疾不徐骑行的林渊看了看后视镜,前途岔路口拐弯后,突加快了骑行速度。

  抵达了城中一处荒僻之地时,拐下了正道,小驴子载着人颠簸着冲向了山林中。

  尾随的一辆车不敢再跟上小驴子的路线,在离小驴子拐弯较远的地方停下了。

  车上下来了三人,蹿入了山林中,借着地形的掩饰,悄悄向小驴子的去向摸去。

  没多久,三人发现了小驴子的踪迹,就停在一棵大树下,但是骑行的林渊已不见了人影。

  天色还未彻底黑下来,三人静伏一阵,还不见林渊出现,互相交头接耳一阵,一人飞上树梢在树冠中穿行瞭望,另两人左右展开,分三路搜寻而去。

  深入山林一段距离后,三人未发现林渊任何踪迹,纳闷奇怪一阵,遂落地碰头,正准备商议,其中一人忽面露吃惊,另两人猛回头看去。

  只见他们来的方向的一棵树下靠着一人,梳理着马尾的轮廓身形,转身朝他们走了过来,正是林渊。

  不疾不徐地朝他们走了过来,脚下踩着厚厚的枯叶,步伐看似不快,却宛若缩地成寸一般,快速近前。

  三人面面相觑,既然已经被发现了,也就没了再躲藏的必要,很快稳住,忽使眼色,闪身成三角攻击阵型,将林渊围在了中间。

  林渊止步,环顾三人,问:“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跟着我?”

  正面一人摸出了手机,准备跟上线联系,想通报一声,已经被发现,想请示一下该怎么办。

  谁知林渊突然消失在原地,宛若鬼魅轻烟般近了他身,只听砰一声响。

  林渊现形定身,身边一人缓缓跪下了,手机连同把持的那只手,整个塞进了自己的嘴巴里,半支胳膊从口中插进了自己的喉咙里,瞪大着双眼,眼眶里渗血着跪地,慢慢倒下了抽搐着。

  另两人大吃一惊,都意识到了自己根本不是眼前这人的对手,其中一人反应稍快,迅速闪身逃离。

  然人在半空发出唰一声,被整齐切成几块,纷洒着血雨落地。

  正欲逃离的幸存者紧急止步,惶恐环顾四周,意识到四周暗伏着什么无形杀机。

  听到身后踩着枯叶走来的脚步声,他猛回头,喉结耸动着,慢慢后退。

  步步逼近的林渊又出声了,“说,为什么跟着我?”

  幸存者挥手,一支宝剑从储物戒内闪出在手,欲顽抗。

  林渊略抬手,手腕上的古拙手镯开始在手腕上旋转,四空划出嗡嗡声。

  幸存者差点吓得魂飞魄散,整个人已是难以动弹,宛若身陷在一张罗网中。

  一张无形之网将他束缚在了其中,手中宝剑欲奋力破网,“真真”声响起,宝剑断成了三截。

  林渊手指一挑,罗网收紧。

  连宝剑都能被切断,无形之物的锋利程度可想而知,网中人彻底不敢乱动了,且惊恐,不知被什么恐怖东西给束缚住了,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哪怕现在睁开了法眼也看不太清是怎么回事。

  两名同伴毙命就在眼前,自己的下场恐怕不难想象,心中无尽惶恐。

  林渊再次问话,“为什么跟着我?”

  幸存者惊恐道:“杀了我,你也跑不了。”

  林渊手指一撩,无形罗网顿时慢慢收紧,在对方脑袋上勒出了痕迹。

  幸存者“嗯”发出痛苦闷哼,他的脸上出现了不规则网格状的血线裂痕,明显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切入他的皮肤,令整张面容变得狰狞。

  林渊面无表情地盯着他,徐徐道:“你不说,我也能查出来,你说了,我饶你不死!”

  陷入痛苦中的幸存者能感觉到无形之物正在勒进自己的骨骼,这种逐渐痛入骨髓的滋味不好受,终于忍不住呜呜了一声,“我说,是皮洪让我们来的。”

  “皮洪是什么人?”林渊问。

  皮洪,不阙城地下势力的一个头目,近三分一的城区都是他的势力范围。

  幸存者也不知皮洪为什么要派人跟着林渊,反正就是安排了他们查他林渊。

  问清状况后,林渊手腕一抖,腕上的镯子滴溜溜旋转,最终一只小小的锚状物被看不见的丝线从地下枯叶中拽出,“叮”一声楔入了镯子的缺口中,令整只手镯恢复如初。

  锚状物又似箭头般安静在镯子上,浑然一体。

  其实林渊也不知这手镯是什么东西,早年那个神秘师傅传功授法后送给他的礼物,只告知名为“无妄”,寓意落入此物中的人不要再做妄想的意思。

  其中能拉出漫长丝线,无影、无色、无光,极为丝细,法眼也难发现。

  也极为坚韧,造就了无比的锋利,分金裂铁宛若刀切豆腐一般。

  看似这么一个小东西,实则不通其法的人很难驾驭。

  他如今已很少使用此物,只因现在修为被废了近半,在不知来者深浅的情况下,不想轻易走漏风声,怕万一有失,才再次使用了此物。

  一只黑色斗篷从储物戒内飞出落下,刚好附着在林渊身上穿好。

  一块飘落的淡灰色布匹落下,包裹住了他整个脑袋,施法之下,自动系好,眼睛和口鼻位置崩出了洞眼。

  林渊抬手抓了斗篷后面的连衣帽,戴在了头上,近半张脸被帽檐遮盖,剩下的半张脸也透着一股诡异感。

  四周突然风起,树叶还有两具尸体朝他席卷而来,他忽挥动披挂的斗篷一甩,掀起的强劲风势给人铿锵有力感。

  嘣!一声闷响,尸体爆开……

  林渊从血雾中走出,手上掐了那名幸存者,飞速下山。

  找到了跟踪者的车辆后,钻入车内,驾车而去……

  一座山洞,内室里,身材魁梧的皮洪正架了一条腿坐桌上,翻看着账本。

  一旁的妖娆妇人守在一箱散发着柔和微光的米粒之珠跟前,正在将钱财过筛。

  筛子是一张打有一千个小眼的板子,往一箱米粒之珠中哗啦兜起,一只平尺在板子上一刮,剩下的吻合满装进孔眼的米粒之珠刚好是一千珠,倒入一只钱袋子里,绳口一扯收紧袋口,刚好一千珠一袋。

  妇人是皮洪的老婆,名叫徐萍。

  皮洪的手机响起,单手端了账本,摸出手机接通,问:“情况怎么样?”

  手机那头,“老大,我们把人给抓了。”

  皮洪一愣,扔下账本,怒道:“让你们查,让你们盯着,让你们不要打草惊蛇,谁让你们抓人的?”

  数钱的徐萍抬头看来,也暂停了手上的活。

  手机那头,“老大,我们也没办法,那厮警惕性太高了,被他发现了,他主动对我们动手的。”

  皮洪咬了咬牙,“他们两个呢?把电话给黑狗。”

  手机那头,“被目标给打伤了,伤的不轻,难以动弹,我也受伤了。老大,人要不要给你带过去?”

  徐萍忽回头看向门口,皮洪也扭头看了去,怎么感觉通话的声音就在门外。

  咣!一只拳头破出一个门洞,拳腕上的镯子上一只箭头弹射而出,在室内飞快兜圈。

  快速反应的夫妇二人发现白忙一场,室内的桌椅之类的唰唰碎裂成片,地上洒落了一地的米粒之珠。

  室内一静,门“砰”的破开,蒙在黑斗篷里的林渊走了进来,踩着一地的珠子慢慢站在了两人跟前,看不清面容,给人深深的诡异感。

  夫妇二人已被勒成一团,身上到处是血口子,想挣扎又不敢轻举妄动。

  “什么人?”皮洪喝了声。

  林渊哑着嗓子:“不用喊,外面没人回应你。说吧,谁让你们查林渊的?”

  挤在一起的夫妻二人相视一眼,皮洪恨声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林渊:“我没耐心陪你们玩,你们儿子在我手上。”

  夫妻二人大吃一惊,皮洪沉声道:“不可能!”

  他们的儿子并不在不阙城,就凭两人干的勾当,早就将儿子秘密安置在了其他地方,连他们夫妻都不太见面。

  林渊摸出了手机,貌似拨通了一个号码,不知在跟谁通话,“把那小崽子做了。”

  此话一出,皮洪瞪大了双眼盯着林渊,呼吸急促。

  徐萍更是大惊失色,急喊道:“不要!我说。”

  林渊又道:“暂缓,等我通知。”话毕收了手机,不给任何商量的余地。

  没有什么人质,他只知道这夫妻俩有一个儿子,不知在何处……

  稍候,室内轰一声响,一股烟尘从门口涌出,还有米粒之珠纷射出来。

  穿着斗篷的林渊从烟尘中走出,身后牵了一条铁链,栓着一对男女,直接在地上拖出来的。

  通道墙边,浑身无力倚靠在墙的之前的那个幸存者,心惊肉跳地看着这一幕。

  经过的林渊突然推掌,一掌摁了他脑袋,顺手摁进了墙体中,幸存者不再幸存,四肢略有晃动,却不曾倒下,犹如挂在了墙上一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