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前任无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九章 奴婢

前任无双 跃千愁 3182 2019.07.31 05:51

  从箱子里钻出的林渊就坐在了后排。

  驾车的关小白问:“辰叔万一去你房间发现你不在怎么办?”

  林渊:“没特殊情况他不会去打扰我修炼。”

  对于张列辰,有些事情是会让人觉得不靠谱,但有些事情他还是放心的,就凭从未把他在仙都的联系电话告诉任何人就可见一斑。

  还有这么多年也未把他成为了灵山学员的消息告诉关小白。

  关小白摇了摇头,不知这位神神秘秘的又想干什么,他也不好多问。

  林渊静默在后,可以想象,凭阿衡的名气,不阙城这边肯定会对阿衡进行一定程度的保护,想接近阿衡有一定困难。

  不过横涛设宴倒是个机会,阿衡离开后,其住所的保卫应该会跟着转移大部分。

  他暂时还不想让横涛知道自己另有身份,不到非必要的情况,也不会轻易启用横涛。

  仙都的变故已经让他起了某种疑心,他现在不敢轻易相信任何人,毕竟还不能确定横涛是否绝对可靠。

  多年的黑暗生活,令他对自身的保密方面极为小心。

  加之灵山学员的身份,十三天魔中,他的身份可谓是最神秘的一个。

  ……

  阿衡因为知名度太高,也不好在不阙城乱跑乱逛,宴请结束后,就直接回来了。

  对于她的保护,不阙城还是比较上心的,得防范有疯狂的崇拜者,何况最近的不阙城并不太平,所以在阿衡回到住所之前,先来了两名城卫对阿衡的房间进行检查,确认是否有安全隐患。

  两名精于检查的甲士打开了阿衡的房间,先把外间仔细检查了一下,又进入了里间。

  就在两人进入里间的瞬间,门外略窥视的人迅速进了门,蒙在黑斗篷里的人影悄无声息地钻入了一张桌子的台布下。

  两名将里面彻底检查过的甲士出来后,直接出了房间,关了门,守在了门口。

  屋内蒙在斗篷里的人又钻了出来,快速对整个房间进行检查……

  庭院里车到了,阿衡等人下车入内,来到楼上房间门口后,两名甲士左右让开,让了阿衡和祁雨儿入内。

  到了没有外人的空间,阿衡整个人略有松懈的样子,转身搂着祁雨儿不想动了,挺撒娇的样子。

  昨天没睡好,今天还参加了演出,晚上又参加了宴会,的确有些疲倦了。

  “洗洗早点休息吧。”祁雨儿拍了拍她后背,推了她往里间去。

  刚把人推进里间,忽发现阿衡僵住了步伐,她顺势看去,只见里间的沙发上端坐着一个人,一个穿着黑斗篷的人,不过帽子已经倒在后背,面容清晰可见,正是林渊。

  两人震惊,没想到林渊出现在了她们的房间里,要不是认识面容,屋里突然冒出个人,阿衡差点没惊的叫出来。

  也正是为了防范这个,林渊放下了帽子,也露出了真容。

  两人随后做出了反应,一前一后的快步过去,阿衡拎了拎裙子,两人双双单膝跪下了,轻声道:“拜见王爷!”

  显然都明白,不能声音太大惊动外面的守卫。

  两人都低着头,内心里依然惊疑不已,这房间应该被搜查过,门外有守卫,窗户外面的楼下应该也有人盯着,真不知道王爷是怎么进来的。

  当然,两人对此也不算太吃惊,王爷的神通广大无须怀疑。

  林渊冷冷盯着她们两个,目光锁定了阿衡,抬手招了招。

  抬眼偷看的阿衡立刻拎着裙子起身了,几步到了他跟前后,又单膝跪下了,低声道:“王爷。”

  祁雨儿则站了起来,轻悄悄地走到了林渊的一侧束手而立。

  端坐的林渊略俯身,问阿衡:“巡演队伍离开了,你们也应该离开,为什么留下?”

  阿衡顿时紧张了,不知该如何回答。

  祁雨儿也紧张了,瞬间心弦紧绷,有紧张到冒冷汗的感觉,双手十指紧握成拳,首先是为妹妹感到紧张。

  林渊伸手,勾起了阿衡的下巴,与之对视着,“回答我。”

  阿衡目光躲闪,不敢直视他的目光,想说是因为朱莉的挽留,但多年的淫威所致,不敢在林渊面前撒谎,一旦被识破,她知道撒谎的后果是什么,又不敢再沉默,只能是颤声道:“很久没见到王爷,陡然遇见,奴婢难耐思念之情,想…想…呃…”

  话没说完,林渊已经站了起来,也顺势一把掐住了阿衡的脖子将其给提起。

  阿衡下意识双手抓了那只掐住自己的手,想掰开,但最终还是没敢那样做,可脖子却感觉要被掐断了,一张脸快速涨的通红,无法呼吸,整个人颤抖着,漂亮的面容被掐的有些扭曲,以恳请和哀求的目光盯着林渊。

  “跟了我多年,连规矩都忘了,谁给你的胆子?”林渊低声而喝。

  阿衡被掐着脖子无法回答,也无法辩解,两道清泪从眼角滑落。

  噗通,满脸惊恐的祁雨儿跪下了,也已泪流,伏地连连磕头,“求王爷大发慈悲,妹妹是因为太想念王爷了,求王爷高抬贵手,妹妹对王爷一片赤诚,真的是太在乎王爷了……”很快便已泪流满面。

  泪流满面地爬了过来,爬到了林渊脚下,磕头哀求不止。

  林渊掐住脖子的手有发力的趋向,阿衡的行为的确是激怒了他。

  但看着阿衡的眼,想起了当年墙板被打开时看到的那双眼,想起了那个黑痩的丫头跪在地上给伤重的自己喂水食的情形。

  哪怕是这样,阿衡的眼中也未流露出任何埋怨神色。

  最终,林渊松手一推。

  阿衡倒地,剧烈咳嗽,但还是第一时间尽量捂住了自己的嘴,不敢让自己咳出太大的声音,同时剧烈喘息着。

  祁雨儿不敢站起,连忙爬到了阿衡的跟前,扶着妹妹查看。

  两个多年来相依为命的人皆泪流满面。

  好一会儿,缓过来的阿衡又赶紧爬起跪趴在地,憋着声音哭泣道:“奴婢知错了。”

  祁雨儿也跟着跪伏在地,“谢王爷,谢王爷不杀之恩。”

  林渊慢慢负手身后,居高临下漠视着两人。

  他今天来,也没打算杀阿衡,现在杀了阿衡,在不阙城的影响小不了,阿衡之前是跟他照过面的。

  但坏了规矩,教训是免不了的,也必须要给予教训,让长长记性。

  阿衡不是第一天跟他,当知道他们这些人干的都是提着脑袋玩命的事,这种错误是不允许的。

  还有就是观察,若刚才阿衡的眼中有任何怨恨神色,便不能留了,阿衡就算能离开不阙城,也活不了。

  结果证明,这女人对自己的忠诚还在。

  林渊问:“还有谁知道我在这里?”

  祁雨儿忙哭着摇头,“没有。”

  阿衡亦哽咽道:“除了我们姐妹,没有告诉任何人,也不敢告诉任何人。”

  林渊:“对我在这里的身份,你们知道多少?”

  祁雨儿怕阿衡回答不对,抢着说道:“昨晚遇见时,只听朱莉说您名叫林渊,是秦氏的员工,其他的奴婢不敢打听。”

  林渊语气森冷道:“朱莉好好的会告诉你们这个?”

  祁雨儿:“看朱莉跟您熟悉,妹妹好奇问了句是谁,仅此而已,绝没有再多问一句任何其他的话。”

  事实没错,但阿衡当时问朱莉的原话并非如此,她略作了一些掩饰。

  林渊:“你们怎么就留下了?事情经过从头到尾详细说来,不得有任何隐瞒。”

  “是。”祁雨儿应了声,当即把事情经过详细说来,该遮掩的还是遮掩了。

  有没有保住妹妹的性命是另一回事,但的的确确是在不知不觉中保了朱莉的性命。

  相对来说,或者对仙界的许多人来说,霸王都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林渊听后,沉默了一阵,“你们应该知道我们干的是什么,面对的风险是什么,我暴露了,我可以脱身,要命的是你们自己,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当儿戏。都起来吧。”

  “是。”两人先后爬起,依然是心有余悸。

  林渊:“既然跟那边说好了留下,那就把戏演完,事后立刻离开,不得作任何逗留。”

  “是。”两人应下,阿衡略咬了咬唇。

  林渊:“从今天开始,你们不需要再经过中间人与我联系,留一个联系方式给我,有事我会联系你们。”某个环节已经暴露了,没了再对二人遮掩的必要。

  “是。”两人再次应下。

  祁雨儿赶紧去手写了一个电话号码,双手奉给林渊。

  直接联系?阿衡眉眼间闪过喜色。

  两人知道躲过了一劫,情绪也稳定了下来,一番周全后,阿衡低低一声,“姐姐,去准备热水。”

  阿衡点了点头转身,而阿衡自己则流露出含情脉脉神色,款款走到林渊跟前,双手去解林渊斗篷的系带。

  林渊抬手拨开了她的手,淡然道:“不留宿。”

  阿衡双手僵住,凝视着他,最终慢慢放下了双手,略低头退开到一旁。

  很快,姐妹两个出门了,说是想去外面透透气。

  趁着两人引开了守卫,林渊就此悄然脱身而去……

  关小白又到了一流馆,信守承诺,又给张列辰送来了一箱东西。

  只不过这次连箱子都留下了,还帮忙搬进了屋里。

  关小白借口还有事,未留下喝茶。

  张列辰送人之际,林渊又从箱子里钻了出来,储物戒里翻出一堆东西倒进了箱子里,然后隐没在了角落里。

  关了院子大门的张列辰进了堂屋,打开箱子看了看里面的东西,嘴角勾了勾,关了箱子,背个手慢悠悠出去了,回了自己房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