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前任无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不用

前任无双 跃千愁 3296 2019.07.07 08:00

  赵元辰:“多虑了,没什么好怕的。走吧,今晚就走,去周氏那边避避风头,那边我会安排人接应你,剩下的事情你就在那边遥控指挥,等秦家垮了再回来,自然是风雨之后见彩虹,曹兄你的风景会格外美丽。”

  曹路平:“好,谢赵兄帮衬。”

  赵元辰:“不用谢,应该的,以后不阙城这边还需要你助我一臂之力,记得把事情处理干净,不要留下什么尾巴。”

  “明白。”曹路平挂了通话,仰天呼出一口气来,终于松了口气。

  他刚才并未决定倒向哪边,在试探赵元辰的反应,赵元辰这般安排正合他意,否则继续留在不阙城会很危险。

  现在他终于做出了决定,彻底倒向周氏。

  做出此决定的原因也很简单,他看出来了,周氏和潘氏联手了,面对这两家的联手,他越发感觉秦氏没了胜算,完蛋就在不久之后,他没理由随秦氏陪葬,自然要良禽择木而栖。

  转身走到了门口,招呼了一声,“把人带过来。”

  外面应了声“是”,而他也走到正位上坐下了,摸着自己的光头等待着。

  不一会儿,伍薇来到,被人推进了厅内。

  见到曹路平,伍薇战战兢兢地上前,礼貌一声,“曹爷。”

  曹路平呵呵一笑,“伍薇,事情干的不错,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再应付那个罗康安了,你的活干完了。”

  伍薇闻言怔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稍显了精神,弱弱着试着问了句,“曹爷,您答应的事,是不是?”

  对方许诺过,只要事成了就放了她男朋友,然后给他们一笔钱,让他们离开不阙城,但不许再回来。

  事实上为了安她的心,这边已经先给了她十万珠,说好的总数是一百万珠。

  曹路平对手下抬头示意了一下,“把她男人带来吧。”

  手下应声而去,很快推来一人,一个手上缠着白纱的人,一个被剁掉了一根手指的男人,正是伍薇的男友温良,夜场的人习惯称呼他为小良。

  此时的温良脸上难掩惊惧之色,再见女友,又浮现一抹希望。

  伍薇忍不住上前扶了他,“温良,你没事吧?”

  温良牵强着摇了摇头,被活生生剁去了一根手指,哪能没事。

  伍薇目光也落在了他的手上,眼眶红了,但也没多说什么,回头看向曹路平,问:“曹爷,我们可以走了吗?”

  曹路平:“不急,我答应了给你们一百万就不会食言,再等等,容我筹钱。”

  伍薇忙摇头道:“谢曹爷,钱,我们不要了,我们保证,此去不会再回不阙城。”

  哪还敢等下去要钱,能活着离开就不错了。

  她之前最担心的便是这边食言,担心事后不会放过他们,所以她才想找罗康安帮忙,谁知罗康安那个人渣既想占便宜,又不想付出钱财以外的代价。

  曹路平哦了声,“话可要说清楚,这笔钱是你们自己不要的,可不是我仗势欺人。”

  伍薇忙道:“我们心甘情愿放弃。曹爷,我们可以走了吗?”她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温良不知所谓的钱是怎么回事,不过估计大概是拿钱办事,遂也跟着点头,表示愿意放弃那笔钱。

  曹路平:“好,那就多谢了,请回,恕不远送。”

  “谢曹爷。”伍薇和温良一起躬了躬身后,转身就走,脚步快速,恨不得插上翅膀快点离开这里。

  谁知没几步,曹路平的声音在后方响起,“慢着。”

  前面立刻有人伸手拦下他们,两人心惊肉跳的止步,皆慢慢转身看向正位上的光头,伍薇胆颤道:“曹爷莫非要食言?”

  “多心了。”曹路平摆了摆手,“只是有件事情想问问你。”

  伍薇略松了口气,“曹爷尽管问,伍薇知道的绝不敢瞒半个字。”

  曹路平嘴角露出一抹古怪笑意,“伍薇,那个罗康安能被你搞定,我想知道,你在他那里过了夜,究竟有没有跟他睡过?”

  此话一出,伍薇条件反射性的否认,“没有。”又赶紧看向温良,连连摇头,“没有,真的没有。”

  温良已经是胸脯起伏着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嘴唇颤动,似乎想问什么又说不出来。

  曹路平奇怪道:“那你那天在他那过夜,都干了些什么?”

  伍薇竭力辩解道:“就是和他聊天,帮曹爷打探他的情况。”又回头对上温良,“你相信我,真的没有。”

  温良的手有些颤抖,让他如何能相信。

  曹路平问他,“小子,她在别的男人家过了夜,说聊天聊了一夜,你信吗?”

  温良紧绷着嘴唇。

  伍薇再向男友解释,“我是为了救你而去虚与委蛇,真的没发生那种事情。”

  温良忽满脸悲愤的给了一句,“我宁愿死,也不要你用这种方式救我!”

  伍薇哭了,流泪了,知道这事解释不清了,对曹路平道:“曹爷,我们可以走了吗?”

  曹路平欣赏着这一幕,他在别人面前当狗,总得从其他地方找点平衡回来,喜欢这种将人玩弄于股掌间的感觉。

  闻言笑了,挥手,“送他们走吧。”话中意味深长。

  他的手下心领神会,拉了两人准备带走。

  谁知这时的屋内却传来一阵嗖嗖声,曹路平等人察觉到屋内有黑点闪过,继而又被一步一步的脚步声吸引。

  曹路平等人循着声音回头看去,只见屋内的楼梯上走下一个怪人,一张假脸,身体笼罩在一袭黑斗篷内。

  林渊来了一会儿,站在楼梯拐角处看了小男女的一场戏,此时步步走下。

  曹路平心中暗惊,有人闯进了他的老巢,他居然一点动静都不知道,慢慢站了起来,故意大声喝道:“不知是何方朋友来访?”

  这是对外发出的警讯,谁知屋外却没任何动静,令曹路平惊疑不定,什么情况?

  他这么大的声音,外面的人不可能听不到的。

  忽然,外面涌入的风中,带了些许细微的血腥味。

  他下意识感觉到麻烦来了,从卷入秦氏、潘氏和周氏的事开始,他就有此担忧,知道自己在铤而走险,只是没想到危险会是以这种诡异方式出现。

  来者来的神不知鬼不觉,还有那目中无物的从容,更是令他内心惴惴不安。

  伍薇和温良也扭头看着,双双感觉到了气氛不对,来者的装扮至少在他们两个的眼里有些诡异瘆人,眼睁睁看着来者一声不吭,一步步走下楼梯。

  “嗯!”曹路平偏头示意了下,欲试探一下来客深浅。

  他的两名手下相视一眼,突一起闪身而出,扑向来者捉拿。

  唰唰阵响,好好的两个人,就在接近来客的瞬间,突然在空中四分五裂,竟连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身碎的连本人都猝不及防。

  伍薇和温良给吓得和恶心的够呛,有点不敢看了。

  曹路平两眼骤眯,看到虚空中有血珠停顿了一下再滴落的刹那情形,意识到了来者的前方布有极为锋利的无影丝线。

  滴滴电话声响起,也不知谁打来的,然此时谁还有心思去接听电话。

  曹路平挥手,两把明晃晃的匕首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又偏头“嗯”了声。

  两名抓住伍薇和温良的人相视一眼,目中有几分惊惧,忽不约而同似的,同时撒开了伍、温二人,纷纷射向门外,准备先跑再说。

  曹路平怒眼扫去,震怒!

  然震怒瞬间又化为了震惊,唰唰几声,逃逸的两名手下步了之前二人的后尘,同样四分五裂地砸落在了地上,鲜血迸射,惊得伍薇和温良向厅内退了几步。

  不但是杀手跟前布有杀招,连门口也有?曹路平迅速以法眼环顾四周,心中惊惧不已,不知是什么鬼东西。

  此时的厅内只剩下了四个人,除了伍薇和温良,就是曹路平和不速之客。

  曹路平一双匕首戒备在身前,预防那神出鬼没的东西,同时大声道:“朋友究竟是何方神圣,曹某不知何时得罪过?有什么道,不妨摆出来划清是非!”

  林渊身形微飘,掠过了地上的血腥落地,抬手貌似指向了曹路平,手腕上的镯子丢溜溜旋转。

  四周破风声来,曹路平大惊,听风辨位,挥动匕首欲破网,谁知“真真”几声,匕首双双断裂。

  曹路平反应也快,断匕刹那脱手而出,以呼啸之势射向林渊。

  林渊手影一闪,屈指一弹,当当两声,弹飞的断匕撞飞了另一枚,同时另一只胳膊一撤,手腕上的镯子加速旋转。

  “唔…”曹路平发出一声闷哼,稍作挣扎便不敢再动了,实在是这无影的怪东西太恐怖了,也不知是何法宝,竟令他一身的修为无用武之地。

  光头上、脸上、手上、脖子上已经勒出了血线,身上衣服也有勒痕。

  曹路平喘息着尽量语气诚恳,“朋友,曹某真不知何事得罪过你,若有,那是曹某有眼无珠,容曹某赔个不是,曹某略有薄财,愿用以赔罪。”

  突然出现,从头到尾没吭声的林渊终于出声了,声音沙哑着,“不用。”

  曹路平又诚恳道:“曹某在不阙城还有几分势力,只要朋友用的上,只要朋友愿意高抬贵手,曹某愿效犬马之劳。”

  伍薇和温良紧张在一起,没想到能见到这一幕,也没想到高高在上的曹爷会有这种害怕求人的时候,没想到突然冒出个人竟将曹爷视同蝼蚁般,举手投足间便是一片死伤哀降的情形。

  而屋外,却安静的能听到虫鸣。

  两人也害怕,也想逃,但之前四人的死法,令两人腿在哆嗦,真不敢轻易妄动挪步,不敢跑,怕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林渊多了几个字,“不用,看不上。”

  曹路平愤声:“朋友非杀我不可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