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前任无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一来就挨骂

前任无双 跃千愁 3197 2019.06.23 08:00

  白玲珑快步进了秦仪办公室,对秦仪沉声禀报道:“家里来了消息,周氏当家的外甥赵元辰,还有潘氏当家的小女儿潘凌云,悄悄抵达了不阙城。”

  周氏商会和潘氏商会,哪家的实力都比秦氏强,也是昆广仙域内实力最强的两家商会,正是城主洛天河提及的那两家本就掌握了巨灵神一定的经营权的商会。

  秦仪从办公桌后起身,走到窗前抱臂胸着,盯着远处的城际线,“是冲秦氏来的,我们向仙域递交的竞标申请应该被他们察觉到了。看来,今晚不阙城播放平台成立的晚宴上,两位贵客免不了要和我碰面了。”

  白玲珑神情凝重,“来者不善!”

  秦仪冷哼,“这里是不阙城,还轮不到他们撒野。”

  白玲珑担忧道:“我们不怕,只是那个罗康安太过张扬,要不要暗中再加派些人手保护?”

  秦仪略摇头,“不用了。在有人暗中保护的情况下,他若连这点坎都过不去,那要他也没什么用了。”

  白玲珑:“林渊怎么办,跟在他身边会不会受连累?”

  秦仪:“没到鱼死网破的地步,那些人还不至于在不阙城公然放肆,对他动手也没任何价值,他不会有什么太大危险。”

  白玲珑迟疑,“是不敢公然放肆,就怕暗中做手脚,我的意思是,给罗康安当助手的事要不还是缓一缓吧?”

  秦仪:“没那个必要。我不是养花的,我希望他是一棵参天大树,堂堂正正的站在我面前。他若挺不直腰,他自己愿意吗?灵山背景强大,他在灵山过的太安逸了,从现在开始必须改变。想成为一棵大树,见识一点风雨是必须的,不用太过护着,让他长长见识吧,有了见识会变的,我愿意等他!”

  目光触及窗外正有人清理的那间办公室的情形,想起了什么,伸手到口袋拿出了林渊的工号卡,递给白玲珑,“给他。”

  有事逼来,她暂时没了心情和林渊玩,盯着窗外自言自语,“周氏和潘氏以势压人不可避免,我秦氏也无路可退,既然要开战,那就打!”

  盯着窗外的目光变得明亮而坚定……

  罗康安一脸狐疑地打量一间新的办公室。

  林渊拿到了自己的工号卡,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办公室。

  亲自带来的白玲珑笑问:“怎么样,还满意吧?”

  林渊:“我没太多讲究。”

  他不讲究,可罗康安纳闷了,搞什么鬼,这分明是一颗单独的果子做办公室,比他的条件还好,究竟谁是谁的助手?

  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回到自己屋后,门一关,立刻摸出了手机联系上了一人,“徐兄,是我,有点事劳你帮忙。也没什么大事,帮我查个人,对,查人。名叫林渊,还在你们灵山,说是还未毕业的,帮我查查他的情况,尤其关注一下,看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背景。唉,一言难尽。对对对,麻烦了,放心,咱们谁跟谁,回了仙都我做东!”

  收了手机,往沙发上一趟,郁闷着……

  好不容易捱到下班了,找到林渊,要一起去快活,可林渊拒绝了。

  罗康安瞪眼:“不去?咱们可是说好了的,我今天做东的,看不起我?”

  林渊不想跟他出去鬼混,“我约了中午那个关小青。”

  “呃…”罗康安愣住,旋即嘿嘿道:“理解,理解。我也约好了那个诸葛曼,本还想一起呢,既然是不便打扰,那今天咱们就各玩各的?”

  林渊点头,两人遂一起离开了秦氏,下了班在秦氏外面等人。

  等了没多久,明显重新打扮过的诸葛曼,风姿绰约,举手投足透着妩媚,上了罗康安的车。

  “兄弟,不陪你了,我们先走了。”罗康安挥着手驾车而去,一旁的美人亦笑着朝林渊挥手。

  林渊忽偏头,略眯眼,注意到不远处有两辆车,像是跟了罗康安的座驾而去。

  是怎么回事他不关心,他奇怪的是关小青怎么还没出来?

  继续等着,等到天快黑了,只见三辆银色车驾从旁而过,看到了一辆车内的秦仪。

  车窗半开后面的秦仪,也只是与他对视了一眼,之后车窗便合上了,一路远去。

  等到已经没什么人再从秦氏出来了,还不见关小青,觉得奇怪了,按理说不可能啊!

  他记得关小青之前还特意找他确认要一起下班的,不应该轻易忘记才是。

  想了想,他返回了秦氏,找人打听到了关小青上班的地方,也找到了当班值守的人员。

  结果让林渊讶异,“中午刚过就收拾东西走了?”

  “嗯。”值班的姑娘点了点头,她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王执事没宣扬那事,关小青也碍于颜面没多说,因此没什么人知道原因,只知关小青走的时候脸色不太好看。

  出了秦氏,林渊骑着小驴子奔驰在这森林城市内,在渐暗的天色中沐浴着万家灯火,凭着记忆往西城而去。

  城很大,花了足足一个来小时,才抵达了西城坡区。

  说是坡区,其实算是一片大范围的石头山坡,不少人家开凿了洞穴定居。

  大多人家除正面有门窗,里面的房间其实是没有窗户透光的,此地有点不阙城贫民窟的意味。

  从上到下一排排的人家,从下到上几条路蜿蜒曲折而上,有些人家的屋顶上就是路。

  林渊选了最左边的那条路蜿蜒而上,停在了山坡中间位置的一户人家门口。

  门口台阶上坐着一穿背心的汉子,狮子头似的卷发,下巴上还刻意蓄了把山羊胡子,正对瓶口吹酒。

  放下酒瓶,看着停在了跟前的小驴子。

  林渊盯着对方辨认了一下,忽笑了,问:“这是什么打扮?”

  狮子头样的汉子正是他的故友关小白,看着他,猛站了起来,“林子?真是你?”

  林渊停车下车,笑道:“小青没跟你说吗?我以为你应该能猜到是我会来的。”

  啪嗒!关小白酒瓶一扔,爽朗着哈哈大笑,上前就照林渊胸口捶了一拳,“开始以为是你来着,可小青回来一说,说被你给欺负了,我又怀疑上了。”

  林渊愕然,“欺负?我什么时候欺负她了?”

  关小白抓了他胳膊,“小丫头胡思乱想的,肯定是有什么误会,别理她。走,屋里坐。”

  见到对方亲自跑来了,之前喝酒的郁闷心情顿时烟消云散了,能亲自跑来,肯定就不是那回事。

  屋内听到外面的动静,一上了年纪的妇人跑了出来观望,妇人正是关小白的母亲陶花。

  关小白喊道:“娘,你看谁来了,林渊来了。”

  林渊发现陶花跟记忆中比起来老了不少,一晃毕竟三百年过去了,当即笑着挥手,“伯母。”

  “哼!”陶花一声冷哼,转身扭头就进去了,还砰一声关了门,摆明了拒客。

  “……”林渊无语,没想到自己成了不受欢迎的人。

  门也没栓,关小白近前就一把推开了,回头对林渊道:“我娘这个人你也知道,是这一带出了名的泼妇,别见外。”

  连儿子都这样直言不讳,陶花为人可想而知。

  林渊当然知道陶花的为人,的确是这一带出了名的泼妇,连关小白的父亲都被威慑的沉默寡言。

  林渊记得当年经常能听到陶花骂关父没出息,看看人家再看看你、瞎了眼才嫁给你之类的。

  而关父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跟人吵也是生活所迫,多争一点是一点。”林渊回了句,环顾屋内环境,发现挺干净。

  其实之前为了迎接他来,已经提前收拾过了。

  关小白闻言忍不住上下打量他一番,啧啧道:“出去见过世面就是不一样,说话都不一样了。”

  “我泼妇?”里间的陶花又蹿了出来,指着林渊鼻子骂:“小林子,你摸着良心说说,我当年待你怎么样?一流馆那张抠门,没给你吃过好的用过好的,可我家再穷,哪次有了好吃的,我哪次不是让小白把你给喊上,哪次不是等你来了再一起吃?我把你当半个儿子对待,可你如今倒好,有出息了,看不起人了,竟欺负到我女儿头上来了,你还有没有点良心,良心被狗吃了?”

  一来就挨趟骂,招谁惹谁了?林渊被骂的没脾气,也是哭笑不得,无奈道:“伯母,您这话从何说起啊,我什么时候欺负小青了?”

  关小白阻止道:“娘,这事肯定有什么误会。”

  林渊拉了他,“没事,先说清这事,不然我还真呆不住了。小青说我欺负了她?她人呢?”

  “等着。”关小白扔下话去了里面,砰一脚硬踹开了一扇门,把闷屋里卧在床上的关小青硬给拽了出来。

  在有些人眼里看来,也许不算什么大事,但姑娘家家的觉得委屈了,眼睛都哭红肿了。

  陶花一脸心疼模样。

  见到林渊,关小青似有些忐忑。

  林渊苦笑,“小青,说好了下班后一起来的,下班后我在外面等了你好久,不见你人,到你办公场所一打听,才知你先跑了。究竟怎么回事,我怎么就欺负你了?”

  关小青支支吾吾,有些话能对家人说,不好对外人说。

  关小白生气了,“死丫头,之前不是说的挺气愤么,如今人来了,怎么不说了,究竟怎么回事当面说清楚,别在那含含糊糊的恶心人。”

  陶花横道:“说,有娘在,不用怕他,大不了不在秦氏干了。”

  逼迫之下,关小青委屈着嘟哝了一句,“我被调往秦氏的矿区了。”

  林渊狐疑,“这调动有什么问题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