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前任无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凭本事赚来的钱

前任无双 跃千愁 3217 2019.07.16 08:00

  彭希已经走到了案前收起地图,“连续两地的现场都遭到了凶手的破坏,唯独蕴霞楼没有,是因凶手上了表哥的当。而我们却入住了蕴霞楼,住进了表哥死的地方,这不正常。对于极力掩盖的凶手来说,一旦知情,一定会警觉,很有可能会再来,我们已经身处在了险境。”

  青琢:“有城卫人马暗中盯着这里…”

  彭希打断:“此獠穷凶极恶,冷酷无情,目中无人,你以为他会怕城卫吗?那两具留下的城卫尸体,就足以证明他压根没把城卫给放在眼里,有城卫盯着,你以为他就不敢来了吗?”

  青琢:“可昨天到现在都好好的。”

  彭希转身,“你忘了我说的,凶手很有可能是孤身一人,没有势力傍身,触觉并不灵敏。我们再逗留下去的话,岂不是等着对方发现?让你立刻就立刻,天黑之前赶快走,不要再废话。”

  “是。”青琢只好应下,有点尴尬。

  谁知不太言语的车墨出声了,“一切都是你的猜测,若是真的,我倒想见见凶手是何等人物。”

  显然都对彭希貌似自己吓唬自己的行为抱有怀疑,一切都是他个人空口无凭的貌似猜测。

  彭希扭头看来,沉声道:“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发现不对还硬碰,是愚蠢行为。车墨,这里以我的意见为主,你若想违背誓言,我无话可说!”

  车墨脸颊绷了绷,不吭声了。

  青琢快步而去,然走到楼梯口时,彭希喊道:“交代下去,分批撤离,不要惊动潘凌云,就说出去办事,做好布置,不要让潘凌云知道我们走了。”

  青琢惊讶,“此地有危险,不告诉她吗?”

  彭希:“要钓鱼就得有饵,她不做饵,难道要我们自己做吗?只要把鱼钓出来了,洛天河这个神仙境界的人物怕是不亲自出手都不行了。”

  他之前翻看弄来的案情资料时就有所怀疑,才做了手准备,劝潘凌云来此居住,现在从车墨口中确认了,自然要顺水推舟继续下去。

  青琢和车墨方知这位劝潘凌云留下没安好心。

  “明白了。”青琢应下,迅速离去……

  城主府内,横涛守在一堆案卷前翻看着,仍在梳理琢磨案情。

  “报!”一名甲士来到,奉上一份书信,“总官,有一封您的匿名信。”

  “匿名信?”横涛略眯眼,伸手要了信到手,先施法检查了一下,才打开了密封,扯出了一张信纸,只见上面赫然写着一行字:凶手欲再往蕴霞楼!

  看到内容,真假不知,但横涛瞳孔骤缩,已是缓缓站起……

  小驴子呼呼驰骋在风中。

  没有打扫卫生,最近秦仪那边似乎都不需要。

  也没有罗康安缠着,罗某人终于消停了一些,下班后接了诸葛曼便回去了。

  难得这么自在的林渊也没什么其他活动内容,规矩刻板的生活方式,就这么一路直接返回了一流馆。

  一进院子,便闻到菜肴烹饪的香味。

  炉灶前忙活的张列辰乐呵呵一声,“回来了?”

  “嗯。”停好车的林渊走来,发现灶台旁放置了许多清理好准备烹饪的荤素食材,还以为自己看错了,顿时有些讶异,“我没走错门吧?有客来?你这么抠门,谁能来?不应该呀!”

  跟张列辰认识不是一年两年了,他深知因为张列辰的抠门,已经导致没朋友,很少见到有客的情况,能来这的大多都是病号。

  他当年经常跑到关家蹭吃蹭喝,不就是因为在这里吃不到好的么。

  张列辰鄙视,“说话没大没小,我高兴,犒劳下自己,不行吗?让你跟着沾光,你还有意见了你。”

  林渊再扫了眼那些罗列的满满当当的食材,有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的感觉,万分好奇道:“看你喜上眉梢的样子,莫非有什么喜事?”

  张列辰乐呵呵点头,“不错,喜事,大喜事。”

  林渊惊异道:“要嫁人了还是你那座青山来了?”还真忍不住四处看了看,没发现任何异常。

  张列辰也四处看了看,一手倒着锅里的勺子,一边侧身,低声道:“今天发了笔大财。”

  发财?林渊越发奇怪了,“就这医馆,能发什么财,捡到钱了不成?”

  张列辰嘿嘿着,锅里菜肴倒腾出来装盘,挥手引来清水冲锅,“还真跟捡到了钱差不多。”伸手朝林渊比划了一下,“十万珠!值不值得庆贺一下?”

  十万珠不算个小数目,至少对这医馆的生意来说,林渊狐疑,“怎么回事,说说。”

  张列辰挥手将污水从锅里翻出,双手动作连连,又一菜下锅,摇头着,万分感慨的样子,“我是真没想到啊,秦仪的电话号码居然这么值钱,我这是守着钱箱子而不自知啊!”

  此话一出,林渊当场愣住了,想起了在秦仪办公室内的情形,那个彭希打来电话,白玲珑好奇彭希怎么弄到的号码,还质问过他来着。

  此时此刻,他似乎找到了答案,沉声道:“你有秦仪的私人号码?”

  张列辰耸耸肩,“你走后,我一直就有好不好,她换了号都会告诉我。”

  林渊依旧沉声道:“你把秦仪的号码给卖了?”

  张列辰瞥他一眼,“这样看着我干嘛?十万珠啊,就一个号码而已,傻子才不卖。”

  林渊顿时面无表情了,“这钱你也收的下手?听我的,立刻把钱给秦仪,这笔钱不属于你。”

  张列辰松了勺子,两手一摊,“我也是这样认为啊,我回头就联系了秦仪,说把钱给她,可她说她不差这点钱,让我自己留着。盛情难却,我也只好是却之不恭咯。话又说回来,区区十万对秦氏会长来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说罢继续手里的活。

  林渊冷冷道:“我看你是笃定了她不会要这钱,所以才会卖了她的号换钱吧?”

  张列辰不承认,“哪能,你小子想多了。”

  林渊:“我想多了?你是什么样的人你自己不清楚吗?”

  当啷!张列辰怒了,勺子直接扔了锅里,转身怒道:“小子,你吃我的住我的,你说我是什么样的人?我为你治伤,你中了封魔…”

  手影一闪,林渊一把捂住了他的嘴,脸黑了下来,“辰叔,张大爷,不该说的别乱说。”

  张列辰一把打开他手,“我收你钱了吗?救命之恩,你说值多少钱?”

  林渊很想说,你是看我没钱才不收吧?

  当然,这话也就是放在了心里,人家毕竟救了他的命,让准备落叶归根的他起死回生了,这份因果让他挺无奈的,遂叹气道:“辰叔,我没别的意思,只是你想想,这钱你要是收下了,人情可就欠大了,以后跟秦仪那边可就扯不清了。”

  张列辰奇了怪了,“干嘛要扯清?堂堂秦氏会长,愿意跟咱们来往,是看得起咱们,多少人巴不得贴上去还贴不上呢,这么大脸面,干嘛要撇清,你脑子有病吧?”

  “不是…”林渊算是服了他,唉声叹气道:“我说辰叔,秦氏刚牵连那么大的事,连你我都给抓了,你也不想想,这个时候愿意出十万珠买秦仪号码的人,能安好心吗?你把钱给我,我明天顺便给秦仪送过去。”

  张列辰两眼一瞪,大手一挥,“没门!我才不管来者安的什么心,我一市井小民,需要关心那些个吗?顾好自己就是好事,我凭本事赚来的钱,凭什么让我还?”

  这也叫凭本事?你本事还真大!林渊凝噎无语,好在早就知道这位是个什么样的人,也算是见怪不怪了。

  锅里飘出焦味,他给了句:“糊了。”

  张列辰挥袖一卷,一股清流从水井内飞来,注入了锅里,直接装了半大锅,转身又大袖一挥,大步而去,“好心做给你吃,还嫌弃上了老子,狼心狗肺的东西,不吃了!”

  林渊再次无语,略皱眉后,快步走去,抢先拦住了他,“辰叔,我错了,行不行?”

  “没诚意!”张列辰一把推开他,大步擦身而过。

  林渊转身喊道:“涨两百,一千珠,以后每月的食宿费给你一千珠。”

  张列辰骤然停步,转身面无表情道:“一千珠,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逼你,回头别又跟我喊太贵了。”

  林渊叹道:“我心甘情愿的。”

  “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张列辰哼哼唧唧的,又走回了,灶台边,将锅里的东西给清理了,又将其它食材给重新下锅,继续烹饪。

  看着他背影,林渊就不明白了,这位死抠死抠的,抠下的钱又不享受,那些钱财抠在手里干嘛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林渊也的确是拿张列辰没脾气,旧情不说,这次回来又救了他的命,张列辰对他的恩情他算是还不清了。

  当然,好话安抚也是有原因的,为了后面的问话。

  林渊又凑到了他跟前,貌似漫不经心道:“一个号就能出十万珠,有够大方的,什么人呐?怎么找这来了,怎么会知道你手上有秦仪私人号码的?”

  张列辰:“我哪知道,就这么突兀找上门了,说到秦氏还问了下你,我实话实说了,不过你放心,你和秦仪拉拉扯扯的事我半个字都没有泄露。他给我十万珠,我还不敢相信,担心有假。可那人说了,如假包换,随时可以去蕴霞楼找他。”

  “蕴霞楼?”林渊皱眉。

  张列辰轻飘飘瞥了他一眼,“是啊,蕴霞楼你应该知道的,城里有名的金贵地,你早年翻人家院墙不是还被赶出来过么。对了,之前出事的晚上,蕴霞楼好像也有份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