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前任无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一流馆(答谢百盟)

前任无双 跃千愁 3227 2019.06.15 21:25

  “到了!”

  又到一站,抵达不阙城的一群人欢呼声起,纷纷起身,惹来其它目的地的乘客回头羡慕,经了一次险都想快点抵达,怕途中再出什么不测。

  落魄男子依然很安静,站起的朱莉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伸手,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提醒,“不阙城到了。”

  落魄男子睁眼,略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跟个哑巴似的!朱莉腹诽一句,一转身对上了罗康安。

  罗康安有些尴尬,赶紧转身先走一步。

  鲲庞大的体躯徐徐靠岸,靠在了南坪山崖前,张开了大嘴,放由体内的人出来。

  往出口走的朱莉又回头看,发现那落魄男子依然靠在壁上一动不动,一副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直到那片区域的其他人都起身往外走了,那人才最后起身了,慢步跟在众人身后。

  怪人!朱莉心中嘀咕,回头走向出口。

  山崖上等候迎接的人翘首以盼,见到要接的人陆续挥手示意。

  罗康安第一个从鲲的巨口中跳了出来,守在出口迎接的白玲珑立刻快步上前,笑道:“罗生,又见面了。”

  “白助理。”罗康安哈哈大笑,两人认识,白玲珑亲自去仙都与他面谈过。

  白玲珑笑容不改,目光则在罗康安脸上顿了顿,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怎么感觉这位脸上有鞋印,回过神迅速伸手邀请,“罗生,会长亲自来接你了,请跟我来。”

  “好。”笑容满面的罗康安立刻跟了她去。

  站在出口处的横涛也挥了挥手,迈步踏上山崖的朱莉立刻笑着向他走去,见面略打招呼,横涛带了她去洛天河那边。

  现场接到人的,有人相拥大笑,有人把臂言欢。

  在不阙城下的人都下了后,鲲大嘴一闭,游转方向,迅速破空飞去,继续赶往下一站送人。

  与罗康安会面的秦仪感觉有些不自在,感觉罗康安的目光总往她身上不该看的地方撩,也许是今天的穿着的确太火辣了一些。

  本欲跟罗康安同车返回,罗康安不安分的眼神让她改变了主意,让人把罗康安安排在了另一辆车上。

  登车离去前,秦仪目光盯向了洛天河那边,想记住洛天河迎接的客人长什么样。

  之前洛天河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要让来者组建和负责不阙城的传播行当。

  老家伙思想保守,这次终于开窍了,她是做生意的,秦氏商会今后免不了跟那位朱莉小姐打交道,记住认下人,回头也免不了要找机会宴请结识。

  她看到了与洛天河笑谈的朱莉,是一个青春气息浓郁的女人,长的也挺好看,穿着如今流行的牛仔裤。

  真看不出来,这样一个女人竟敢在十三天魔的眼皮子底下靠近偷拍。

  洛天河转身上车了,跟着登车的朱莉突然回头,目光四处搜寻,似乎在寻找什么,最终锁定了目标。

  她此时才发现,那落魄男子竟然是个瘸子,一瘸一拐地走向了人群外围的一辆摩托车,那种体型很小的小驴子似的摩托车。

  小驴子上坐着一个笑眯眯的中年男子,一头长发披在后面随便绑了一下。

  落魄男子走到跟前,波澜不惊的面容上终于露出了笑意,“辰叔。”

  中年男子向后摆了下手,“上车,回去再说。”

  落魄男子抬起瘸腿跨上了车,不待他坐稳,中年男子已经驾着小驴子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

  小小两轮车,载着两个大男人,给人不堪重负的感觉。

  身子晃了一下的落魄男子双手扶了辰叔的双肩,一只手腕上露出了一只样式古朴的黑色宽体手镯,手镯上满雕的云纹中有一只船锚,像支箭头似的。

  目送的朱莉之后弯腰钻进了车内,先上车的洛天河笑道:“看什么呢?”

  朱莉摇头一笑,“没什么,很多年没回来,多看了两眼。”

  但心里还是感觉很怪,凭着职业的敏感性,感觉那个男人身上有说不出的古怪。

  顺着朱莉所看方向看去的秦仪没看到落魄男子的面容,等她看到时晚了些,只看到了一个皮大衣背影,略带侧颜,但“辰叔”她是认识的,不但认识,而且很熟。

  正因为认识辰叔,那个皮大衣背影令她久久凝视,难以回过神来。

  烈焰红唇,风拂肩头围巾还有波浪卷长发,凝视渐消失背影的明眸目光,深刻难动。

  她的助手白玲珑不知道她在看什么,也跟着回头看去,也看到了辰叔,随口一句,“一流馆的辰叔…”口中话忽凝噎,因为也看到了那个皮大衣背影,一个久违的名字在她脑海中闪过。

  心中嘀咕一句:他回来了!

  她慢慢回头看向秦仪,有点不知该说什么好。

  因为她是陪着秦仪一起长大的,对秦仪的许多事情都很熟悉。

  她很想问问那人,既然已经走了那么多年,为何还要回来,一些往事让人情何以堪?

  见秦仪久久难回过神来,白玲珑不得不提醒一句,“会长,罗生还在车内等着。”

  秦仪目光收回,给了句,“走。”侧身坐进了车内。

  车启动后,她靠在窗前又点了支烟,红唇轻含着烟嘴,青烟袅袅,看向窗外的目光透着迷惘。

  副驾驶位的白玲珑不时回头看看她……

  一流馆,不阙城内的一家医馆,老板就是辰叔,辰叔本名张列辰。

  老板有事,医馆今天关门了。

  小驴子载着两人直接从医馆侧门进去了,停在了院子里。

  迈腿下车的落魄男子环顾庭院里的格局,“不阙城没什么变化,你这里也没什么变化。”

  张列辰将小驴子放在了一屋檐下,随口道:“就怕物是人非,一晃三百年过去了,林渊,你变化大吗?”

  林渊正是落魄男子的名字,“也许长了点见识,但未必自在,还是回来投奔你来了,希望辰叔收留,工钱好说。”

  早年,他还是不阙城的流浪少年时,是一流馆收留了他,相处多年,在一流馆做打杂小厮多年,知道这位的抠门。

  “不谈工钱就好说。”张列辰乐呵呵。

  林渊苦笑,观察着四周,“冷冷清清,不像有其他人,这么多年就你一人,没再请个人?”

  张列辰晃荡着大袖向他招了下手,“生意不好,怎么请?”

  林渊跟了去,跟着进了屋,发现还是印象中的老格局,只是多了些带人间味道的东西。

  也就这百来年,某地人间古风渐去,掀起了新风气,仙界耳濡目染,渐受影响。

  屋内随手倒茶时,张列辰斜眼盯着林渊一瘸一拐的腿,问:“当年被秦道边打断了腿赶走的,不会一直没医治残废到现在吧?仙都的‘灵山’可是整个仙界首屈一指的修行学院,不至于连你这个都治不了吧?”

  林渊:“不是。刚受的伤。前朝余孽偷袭仙都,躲避不及,被波及了。正好请你帮我看看。”

  张列辰喝着茶,“有必要拖着伤腿跑来吗?灵山不给你这个学员治吗?”

  林渊:“天资有限,在学院混的不好,不愿求人。大半个学院都毁了,乱糟糟的,不知前朝余孽还会不会搞事,人心惶惶,好多人急着离开,我也不例外,怕死,干脆先回来了。”

  张列辰放下茶盏,带着他进了医馆的诊疗室,转身挥手示意。

  林渊很自觉,脱下了皮大衣,又脱下了靴子,最后褪下了裤子,露出了两条光腿。

  瘸腿的大腿上一条很长很深的血口子,伤口被大长条透明胶体给封着。

  张列辰盯着伤口观察了一阵,伸手揭起透明胶体,突唰一下,直接将整块透明胶体给撕了下来。

  林渊吃痛,闭了下眼,腮帮子绷了绷,就这些,没有多余的反应。

  张列辰抬眼瞅了瞅他反应,“不愧是仙界首屈一指的学院出来的学员,跟以前比的确不一样了。”

  林渊:“没什么不一样。”

  张列辰:“拉倒吧,换了以前,一点小伤肯定大呼小叫的。”目光忽凝,见到血流不止,觉得不正常,伸手指沾了点血在指尖搓了搓,又放在鼻子前嗅了嗅,神色有些凝重,“不能止血,受的什么伤?”

  林渊:“不清楚怎么回事,当时情况太过纷乱,只知纷乱中被人划了一刀。”

  张列辰后退几步,大手一挥,储物戒内飞出一只圆形盾牌状物体,飞到了林渊的头顶盘旋。

  随着张列辰施法驱指一点,圆盘上一道扇形光柱迸射而出,紫色光芒笼罩了林渊。

  光照下,林渊整个人近乎变得透明,血脉、经络和骨骼清晰可见,特别处从腿上的伤口开始,有金色纹路铺张,如不规则的金色蛛网般顺着血脉和经络扩张至了小半个身躯。

  很显然,这不正常的金色纹路源自伤口处,然后扩散开来。

  “封魔鸩!”张列辰讶异,面色变得凝重,盯着林渊的双眼,“此毒掌控在仙庭的手中,除了针对邪魔外,寻常是禁用的。你是被仙庭的人打伤的。你干了什么,竟被仙庭下此毒手?”

  林渊眼中闪过意外,没想到对方一眼就看出了自己中的是什么毒,皱眉:“如此说来,混乱中误伤我的人是仙庭的人?”

  张列辰挥手收了迸发紫色光芒的法器,“你还是返回仙都找灵山的人出面索取解药吧,此毒只有仙庭豢养的鸩禽能解。”

  林渊:“既然是封魔鸩,我中了此毒,你觉得我能对仙庭解释的清吗?”

  PS:一个小时百盟!谢谢,谢谢大家捧场,看到粉丝榜上的盟主名单,一个个都是老伙计,大男人感动了一把。一年两年三四年……大家还在,真好,愿人长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