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回到秦朝做圣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所谓的儒家中庸

回到秦朝做圣人 耳不二 2107 2019.07.09 20:21

  按照历史的进程,这孔鲋也是个反秦分子,不过作为儒家子弟,其行事倒是更为讲究。他既是孔子的嫡系血脉,又是博览群书的大儒,如此身份如此才学自然是引人注目。

  早在秦一统天下时,始皇帝便是亲自授诏召集孔鲋入咸阳宫中,欲对其封官进爵,甚至想要孔鲋直接管理宫中一众博士。然而孔鲋直接就拒绝了始皇帝,但基于始皇帝的威严,还是令其弟子叔孙通入宫当了博士。之后的孔鲋便是隐居了起来,不问世事。

  当然,对于暗水房对于始皇帝而言,他们些所谓的隐士其实仍旧在监控之下。只不过始皇帝向来自信也甚是宽容,只要他们并未直接做出些反秦之事,始皇帝并没有直接找他们麻烦。而嬴泽却是清楚的知晓,在后世的秦末汉初之际,恰是这些隐士纷纷出现,都在狠狠的砍伐着大秦这株巨树。

  此时嬴泽听孔鲋先是提到了大兄嬴扶苏,又是直接把事情聚焦到了童男童女一事上,心中感慨不已。他既是感叹于大兄扶苏公子的威望,也是对这些能人义士有着不一样的看法。

  果然啊,这些隐士可都没有闲着。

  “敢问孔先生,你是否直接参与了此事?现今与那张耳、陈馀又是何种关系?”

  既然孔鲋都开门见山了,嬴泽也就一针见血的把话题深入了进去。

  头发花白的孔鲋正坐着,双手平平的放在了双膝上,抬头挺胸间直面了嬴泽的目光,“如此神速便是知晓了他们两人的名号,这便是那传闻中的暗水房吗?端是厉害啊!嗯......你为何发笑,难道......”

  孔鲋尚未说完话,便是见到嬴泽嘴角上扬,笑意显露。

  “嘿,你老人家可真是睿智无比,单是看本公子的神情就猜出来了。其实呀,直到你现在承认他们的名字后,我才算是真正确定了背后之人。别的暂且不说,此事还是得谢谢你的,与你交谈甚是愉快。”

  的确,嬴泽虽然在水珠讲述了一些详情后,便是认定了背后行事之人就是张耳与陈馀。可这并没有直接的证据,即便是百分之百的肯定,归根结底也不过是猜测而已。当然,在孔鲋直接迎他入竹屋且说出了童男童女的事情后,也在一步步确认了嬴泽的猜测。不过直接的确认还真得从孔鲋刚刚的话语得出。

  孔鲋眉头皱纹不由多了几丝,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尽管他修身养性已是数十年,可一见面便是被这十来岁的少年给摆了一道,心中的郁闷还是直接表露在了脸上。

  “倒是老夫小看你了,继续吧。”

  不消片刻,孔鲋主动出言,脸上的怒意也是消失殆尽。

  嬴泽心中啧啧称道,且不论这老头内中怒意如何,可这养气的功夫倒是挺厉害的。

  “张耳与陈馀曾亲自来找过老夫,并将他们的计划向老夫一一说明。他们一行所为之事既伤天和又悖人伦,老夫不愿参与此事便拒绝了他们请求,不过念在曾与他们有些交情也就提了几句,以完善他们的计划。不论如何,此事老夫也算是参与其中了。”

  孔鲋神色有些黯然,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东西。嬴泽倒是有些理解孔鲋当下的心情,他并不想要沾染太多的无辜鲜血,却又是碍于人情无奈而为之。这倒是让嬴泽莫名想起了商鞅和公叔痤的故事。

  不过理解归理解,事情还是得另说。

  “这便是你们儒家的中庸之道?”

  孔鲋双眸一瞪,高傲的蔑视着嬴泽,“你这般无知小儿也敢妄论我儒家之中庸?”

  “哦?为何本公子就说不得你儒家了?是谁曾说过三人行必有我师?怎么,先生你是要倚仗自己多读了几卷书便要止住我口,还是想以孔子后裔的身份来代表儒家压我?”

  嬴泽毫不客气的反驳着,甚至还隐隐占据着一丝上风。孔鲋神色微惊,尚未言语之际,嬴泽又是追问道,“儒家自孔子创立以有数百年,先后经过孟子、荀子等大儒发扬光大已经是当世显学,连墨家也是难以匹及。你虽身为孔夫子的嫡系后裔,但发扬儒家如此宏大之事担子太重,不去扛也就罢了,难道连安分传道授业教化他人一事也做不到?呵,什么‘修身治国平天下’,什么‘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你这修身的第一步都尚未做好,不过是枉费了这么多年时光,白白糟蹋了一卷卷圣贤书。”

  “你们儒家的‘德’、‘仁’、‘义’、‘宽恕’等品质你都学到狗身上去了?哪一本圣贤书可曾教你去夺取一百名孩童的性命?你可去看过那一颗颗被挂在树上的人头?你可曾想过会有多少黔首因此痛心疾首乃至丢去性命?”

  “你们这些人啊,总是想着如何推倒大秦重建故国。推就推嘛,还非得说什么'天下苦秦久矣'、'苛政暴秦人人诛之'这些狗屁话,还天天终嚷着什么为了天下黔首之安乐。说的好像我大秦倒了,你们就能让黔首过上多好的日子一样。不过都是一片私心而已,何必喊的如此冠冕堂皇。你们也不仔细想想,六国当真只是亡于我大秦铁骑之下?你且好好想想,你那曾经的故国是何等模样,当时的齐地就比现在要好上十倍百倍吗?”

  “齐国亡了,齐地还在,齐国故人还在,他们大多仍在安安稳稳的活着。可他们却是要因为极少数喊着要复国之人而付出巨大的牺牲。以他人性命来成全自己的野心,这是你们的儒家所追求之事吗?你的良心何在?你还有脸面去见儒家先贤?呵,你且好好想想吧!”

  本来嬴泽不过是在气头上想要反驳几句,可说着说着,嬴泽胸前的怒火却是悄然炸开了。这是他自从来到这大秦之后,亲眼看到了更多人与事之后的体悟。而刚刚那一百名孩童的死其实是彻底的惹怒了嬴泽,只不过是他把怒火给强行压下罢了。此时见这孔鲋内心虽有挣扎,却仍是一脸高傲的模样,嬴泽的愤怒也就再度炸开了。

  此时的孔鲋浑身颤抖,为了让自己的身板挺直不至于就此垮下,他的双手已是撑在了案几之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