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回到秦朝做圣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心念通达的彭越

回到秦朝做圣人 耳不二 2066 2019.06.11 11:30

  困惑再多,只在原地空想也是无济于事。

  而今日渐黄昏,已是不宜下山。嬴泽打算第二天先去一趟张县县城,然后再是回到郝家商船停靠处。

  前者是主动出击,后者则是守株待兔。

  既然此时是与那些消失的孩童有关系,商船自然也就是嬴泽最后的线索所在。

  翌日清晨,朝晖透过薄雾,斜射在嬴泽三人的脸上。

  原来嬴泽只是想着一人去完成这些事情,让彭颜留下来照顾受伤的彭越。可这彭越的惊人自愈能力着实吓了嬴泽一跳。仅仅是一天一夜的时间,在嬴泽简单的治疗下,这彭越虽说不能肆意挥洒大刀,但正常行走却是没有任何问题。

  难怪那天夜里负伤走了那么远的路程,还能爬到树上,施展出那冲天而降的迅猛一刀。

  猛人就是猛人呀!

  嬴泽只能在心中不断的感慨着,然后同意三人一起去查明此事。对于嬴泽而言,他是想要为那些平白无故死去的人们说上两句公道话,而对于彭越而言,则是诸多恨意加附其身。

  “彭越,你可曾想过山谷那些人亦是如山寨那些人般无辜?”路途上三人话语不多,嬴泽也就随意聊了起来。

  彭越神色如常,脸上依旧是肃然之色,“想过。可在那个时候,我依旧会出手。即便再是穷凶极恶之徒,也会牵挂,可有些时候事情做了就得承受其后果。他们当中可能有许多人都不知情,但他们也称得上是帮凶,也定然会因此而获益。既然他们有所获,便应该有最坏的打算,甚至付上性命。”

  “我走上打家劫舍这条路虽然也是迫不得已,可既已做了,那我便时刻准备将脑袋放在腰间。我一直都有如此的想准备。我狠的不是那些人将寨子屠杀个干净,而是恨自己识人不明,恨那远叔背叛,也恨自己辜负了弟兄们的信赖。”

  嬴泽很是认真的听着彭越言语,他听完后只能在心中再次感慨猛人二字。且不论这彭越的想法好坏与否,可他如此思量最起码的会保持通达的心念,以致做事一往无前。

  一路下来,嬴泽对于彭越性情的了解也算是更多了些,也因此更为信任彭越。这个高大魁梧的男子,配合上那一脸的络腮胡,令人看着就是个粗人。可嬴泽从他的言语谈吐中不难发现,这彭越的心思颇为细腻,目光也是无比长远。

  临近正午,三人终是来到了张县城池之下。然而,城门口下却是聚集了一大批人,城门亦是没有打开。

  “这是怎么了?哪有城门在这个时辰还紧闭不开的?”嬴泽上前随意问了个知情人。

  “我们大多人也只是想要入城购置些许用品,不过刚刚县城正卒说此时城中正在捉拿那喜好吃人的妖魔,还需要时间才能打开城门。”

  “喜好吃人的妖魔?此刻正在城中?”

  “对啊!听闻这妖魔最是喜欢吃孩童的血肉,城中已有十几户人家的孩子遭了殃。这天杀的妖魔啊,该死!”

  嬴泽三人听着此人的骂骂咧咧,神色不一,但都隐约察觉到此事的古怪。

  “都回去吧!那妖魔甚是凶悍,为顺利捕杀妖魔,今日是不会打开城门了,你们明日再来。”

  城头之上,一名正卒对着城下众人喊道。一众黔首在不满和抱怨中渐渐散去。

  嬴泽也是带着两人离开城门走到了一旁。

  “公子,这县城中怕是有古怪。”彭越见嬴泽一副游侠打扮,其实一直想要以兄弟口吻称呼嬴泽。可嬴泽先是帮助了彭颜,又算是救了他彭越一命,加之连彭颜都称嬴泽为公子,彭越也就只能如此称呼了。

  “哦?你如何作想?”嬴泽饶有兴致的看着彭越。

  彭越双眸一凝,低声而语,“这怕不是在掩人耳目罢了。”

  “继续。”

  “这妖魔之事大多是用来蛊惑无知黔首而已,此间县城直接关闭城门,显然是另有所图。不知公子可曾注意到那妖魔喜好什么?”

  “吃人肉,还是孩童鲜嫩的血肉。”

  “是的,世间哪会有如此巧合之事!”

  彭颜听到这里也是插了几句话,“说起来,我也曾在齐郡、阳城郡遇见过类似的事情。有的说是惹怒了山神需要孩童献祭,有的说是被河妖卷入水中,也有如今张县这般说是妖魔吃孩童的。难道......”

  嬴泽远远地望着那城门,“都是换汤不换药啊!这些人可真是胆大妄为。”

  显然,这事情多半也是牵涉着孩童一事。依照彭颜说说,这种类似的事情在齐地多有发生。看来在郝家背后操控之人,除去强抢之外,倒是会施展些神神怪怪的手段,来掩饰其肮脏的目的。

  彭颜与彭越两人都是想到了此事与消失的孩童有关,而嬴泽则是想到了更多。倘若这张县当中真就暗中藏着一些无故消失的孩童,那此事是否与那张县县令有关联呢?若是没有,又为何能够凭借着虚无缥缈的妖魔一事就关闭城门一日呢?

  有些事情嬴泽甚至不太敢继续往下深思。他有些害怕自己看到的东西太多,会对大秦越发失望。

  “我一直都未曾想过他们会把孩童藏匿于县城当中,这真是令人意外啊!”

  听着彭越的话,嬴泽微微叹了口气,“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看来那些人深谙此道。”

  “公子有何打算?”

  “原本想着既然县城已进不去,我们就该直接去商船那边守候。但是现在我该注意了,有些事情还是得主动出击来得快些。”

  彭颜叔侄二人不解的看着嬴泽。

  “他们今日急急忙忙的关闭城门,想来是要尽快把那些孩童运送出去。现今赶走了无关黔首,他们应该会趁机行事的。那我们也就顺着他们的心意,也随之行事吧。走,我们去给他们备一份大礼!”

  彭越自打那一晚上起,就开始观察嬴泽。嬴泽当时避开他那迅猛一刀或许是有些运气,可在接下来嬴泽有条不紊的思路行动,确实是让彭越暗暗赞叹不已。

  这个一身破破烂烂穿着的少年,完全有些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