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门福妻有点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 赶集

农门福妻有点甜 紫淤改苏 2209 2021.01.04 13:12

  苏锦瑟和柳小婉已经送走了一个大顾客,可是柳修寒的摊位前还是无人问津。毕竟不是日常消耗品,一只好的竹篮篓子可以管好几年,甚至是十几年。

  “坚实的篮子七文钱一个,有需要的可以看看,看看又不要钱。”

  柳修寒并不气馁,只要从他摊位前走过的客人他都要这样吆喝几声。

  然而等苏锦瑟和柳小婉带着空的篮子过来,柳修寒还是没有成交一单。

  但他习惯了,以往他也卖不出多少,剩下的五文一个卖给镇上的杂货店。

  “走吧,收摊了!”柳修寒一边说着一边收着篮子,“你们先逛一逛,我去把这些竹篮处理了,就去找你们。”

  “你找的到吗?”苏锦瑟有些怀疑,今天人那么多。

  柳小婉挽着苏锦瑟的胳膊,替柳修寒说道:“嫂子,别担心。我哥都来多少次了,再不逛,等集散了就不好玩了。”

  苏锦瑟任由柳小婉拉着,在她看来这个小姑子还是小孩子天性。

  柳修寒目送着两人离去,这才背起整理好的竹篮向杂货店走去……

  另一边苏锦瑟还是第一次逛这么热闹的市集,以前在清河县时苏父拘着她不让她出门。只能在家听着女夫子上课教女红,就算出来也被苏父派人看管着。

  明明身边有丫环在,苏父也不会让她去市集上逛。

  “你是我的女儿,怎么可以去杂乱无序的集市上买东西,要买就去店里那才符合你县令千金的身份。”

  苏锦瑟还记得苏父当时的话,可是现在她嫁到柳家村,他一言不发,也没有派人看看她的生活。

  回门的时候,苏父也没有问她一句,在柳家还习惯吗?只有一张冷冰冰薄薄的银票,等着苏锦瑟。

  但凡苏父过问一句,上辈子的她也不会落魄到睡乞丐窝,躺着等死。

  要说她心里不恨吗?

  恨,可又会恨到哪里去呢?

  终究还是自己的亲爹啊!

  “嫂子,嫂子,你发什么呆?”

  柳小婉看见一朵珠花好看,问了苏锦瑟的意见。她问了好几遍都没反应,一回头才发现苏锦瑟在想事情。

  “放心我哥一会就来了,不用太想他。”柳小婉打趣苏锦瑟,又问她:“你说我该买这朵粉色的,还是那朵大红色的。”

  “大红色的喜庆,粉色的娇嫩,看你怎么选咯!”苏锦瑟就不给柳小婉选,让她取笑自己。

  柳小婉从苏锦瑟的眼睛里读出了:你自个慢慢选吧!

  “嫂子,我再也不取笑你了。”柳小婉挽着苏锦瑟的胳膊撒娇,“你可是天底下最好的嫂子,帮我看看嘛~”

  苏锦瑟不由的被柳小婉说笑了,小姑子对她不满的画面还历历在目,现在却这个样子,她能不开心吗?

  “喜欢,那都买下。大红色的过年走亲戚戴着玩。”

  苏锦瑟又道:“今天我们荷包都卖完了,那钱你就收着,就当是给你的奖励。”

  “嫂子,你也有做荷包啊!”柳小婉惊讶的张大嘴巴,她觉得手里的粉色珠花有些烫手。

  “我才绣了一两个荷包而已,那钱你就安心收着。”苏锦瑟给了柳小婉一个安心的眼神,转头便对摊位的老板说:

  “老板,把大红色的还有紫色的珠花给我包起来,当然我小姑子手里的也算。我买的多,能便宜点吗?”

  “好,就算你十五文。”

  不过是她们卖出一只荷包的钱,苏锦瑟没有讨价还价爽快的给了钱。

  等拿到了剩下的珠花,她见柳小婉还没回过神来,便直接把那朵粉色珠花直接插到柳小婉的头发里,还夸道:

  “三妹人比花娇,不知你这朵鲜花会花落哪家?”

  柳小婉被苏锦瑟说的小脸绯红,头埋的低低的,不敢去看旁人脸色。

  总算是扳回一局了,三妹看你以后还取笑不取笑我。

  苏锦瑟得意洋洋,不想一抬头迎上柳修寒黝黑深邃的眼眸,似乎热闹的集市上唯有她们夫妇二人。

  那是一双包涵炽热深情的眼睛,火热的真情让苏锦瑟感到一股暖意在身上流动。

  “你可有看上的?”柳修寒走到苏锦瑟面前,握住她的小手才心安。

  不知从何时,他老是做一个噩梦。梦里的苏锦瑟不似这般温柔,他们之间只有无尽的争吵。

  “有啊,我看上你了。”

  苏锦瑟的温声细语拉回了柳修寒的思绪,他望着眼前人与梦中人如出一撤的脸蛋,总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到底梦里是真实的,还是现在温柔体贴的苏锦瑟只是他柳修寒一场美梦。

  “修寒,你怎么啦?”苏锦瑟感受到柳修寒有片刻的失神,便问着。

  “没什么,我们去买些盐。家里的酱油也快没了,娘说还要买几个小鸡仔。”

  柳修寒越是这样说,苏锦瑟就越觉得他有心事,现在人多眼杂的,晚上再和他好好聊一聊。

  柳小婉买到了自己惦记好久的珠花,也不到处瞎逛了。老老实实的跟在柳修寒和苏锦瑟的身后,帮忙拿东西。

  三人走走停停,等买完了必需品,在镇上吃了顿小馄饨。柳老头的牛车上已经有几个村里人坐上了,都是大包小包的。

  他们一见到柳修寒三人,其中一个便喊道:“你们三个来的刚好,柳老头就可以走了。”

  苏锦瑟看了车里一眼,人才坐了三个,不过东西一大堆。剩下的位子刚刚够坐三个人。

  “要不我们等下一趟?”柳修寒询问苏锦瑟的意思。

  “不了,早一些回去你好休息,明天你还要出远门。”苏锦瑟说了,拎着东西就上了牛车。

  柳修寒忽然想起来梦中的苏锦瑟死活也不愿跟村人挤一辆牛车,还说出许多难听不堪入耳的话。

  如果眼前的美好只是一场梦,柳修寒是不愿醒过来面对那个爱作妖、不讲理的苏锦瑟。

  等他们都上了车,柳老头就赶着牛车回柳家村。回去的路上柳修寒心事重重,苏锦瑟也不敢问。

  倒是柳小婉和其中的一个大婶聊的很欢乐,但那大婶没眼力见的说起了柳秀玉:

  “我知道秀玉那丫头平时和你玩的好,虽然她做了错事,也是可怜。翠花婶已经让村长给她们母女写下断亲书,还没过门就住到柳大林家去了。唉,要是她爹还在,是不是会不一样。”

  柳秀玉,你也是罪有应得。不要妄想不属于你的,也不至于会被断亲,连娘家都没有。

  苏锦瑟想着,她上辈子也是罪有应得,所以她下场凄凉。

  不过她并不准备放过周擎宇和苏锦心这一对狗男女,她重活一世不仅要和柳修寒白头偕老,也要那对狗男女不好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