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门福妻有点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农门福妻有点甜

紫淤改苏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20.12.15上架
  • 17.26

    连载(字)

1280位书友共同开启《农门福妻有点甜》的古代言情之旅

学徒湖城空晚 见习林为伴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 我带你回家

农门福妻有点甜 紫淤改苏 2027 2020.12.15 15:18

  戌春三十一年夏,清河县破败的城隍庙一角。

  一个穿着破破烂烂,浑身散发着恶臭的女子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她的脸上遍布伤痕,一条条的像蚯蚓一般,弯弯曲曲的让人不忍直视。

  女子无时无刻都想着一头撞死,可是她不甘心,双腿被人打断,只有苟延残喘的躺在乞丐窝里。

  是的,像这种无人修缮管理的城隍庙一般都被乞丐占据了。

  女子便靠曾经她不屑一顾的乞丐们施舍,卑微的活着。可仅仅是保证自己不被饿死而已,至于吃饱那是不可能的事。

  “滴!滴!”

  “滴!滴!”

  细碎的小雨点便透过屋檐上的破洞落到女子脸上,噙染着那还没结痂的狰狞血痕。她莫名的感觉好冷好冷,深入骨髓的冷。

  可现在正时值六七月,就算天上下着小雨也冷不到哪里去。

  “柳修寒,连你也来看我的笑话了。”

  饥寒交迫间,女子似乎看见了被自己抛弃的前夫。

  回看自己这一生,还真是可笑至极。空有一身美貌和尊贵县令千金的身份,却被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耍的团团转。被算计着嫁给一个乡野猎户,不,现在应该称他为大将军了。

  前几日听乞丐们聊天才得知,清河县出了一个大将军。原是柳家村的一个猎户,好像叫什么柳修寒来者,听说还是个打虎英雄呢!

  苏锦瑟想着日子这几天也该回来了,柳家村的打虎英雄不是柳修寒还能是谁!

  当然那时的她还不知道自己的相公这么有本事,只不过大器晚成而已。再者那时的苏锦瑟只喜欢文人雅客,不喜柳修寒这等粗枝大叶的山野莽夫。

  还没有与柳修寒和离的那几年,苏锦瑟整日大吵大闹,只为一纸和离书。

  终于她的如意算盘响了,幻想着和自己朝思暮想的周郎花前月下,吟诗作对了。

  却不想周郎对她的承诺只是为了哄自己的妹妹苏锦心开心,她蠢钝如猪般傻傻的大老远跑到清河县找情郎。

  历经千辛万苦,苏锦瑟觉得她终于要苦尽甘来了。

  周府大门口等待着自己的是周擎宇和苏锦心的丑恶嘴脸,还记得他们高高在上的样子说着恶心的话:

  “你以为你还是清河县的第一才女吗?不过是残花败柳,锦心才是我明媒正娶的妻,要是你还愿意留下就当个丫环好了。”

  “姐姐,好好的农妇不当。非要上赶着给我当丫环,可折煞妹妹我了。”

  “锦心,说的也是。来人给我把这个泼妇打断腿丢到城门外去”

  可恨苏锦心这个毒妇,不仅要苏锦瑟这个姐姐站不起来,还要她容颜尽毁。被那些下人扔到乞丐窝,一呆就是三年。

  三年的青春就这样埋葬在乞丐窝里,幸得貌丑无颜没人敢对她使坏。

  呵呵!说到底现在落到这个下场也是她咎由自取,识人不清。

  “咳咳!”女子只觉得喉咙有些痒,她一咳嗽还带着血从嘴角溢出。

  眼前突然出现的人脸和记忆中的柳修寒渐渐重合:还是那般木讷,毫无情趣,整天板着一张臭脸。只是多了几分冷冽和肃杀之气。

  “柳修寒,我是不是要死了?”女子有气无力的问道。她觉得柳修寒此刻应该很开心,祸害了他前半生的人终于要死了。

  “阿锦别怕,你不会死的,我带你去找大夫!”

  柳修寒真的来了,快马加鞭的赶过来。头发都被雨水打湿了,更不用说身上的衣服紧紧的巴在身上,将他宽厚的身躯一览无余。

  看着奄奄一息的苏锦瑟,尤其是她那一张伤痕累累的脸蛋,柳修寒久久没能反应过来。

  当时,苏锦瑟应该很疼吧!

  本来打听到她流落街头,落魄到要住在乞丐窝里,他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没想到眼前这一幕让他更加后悔了,后悔签下那一纸和离书。

  苏锦瑟那么骄傲,那么要强的一个人啊,为了她自己才会去参军,在军营历练一步一步爬到今天的位子。

  如今自己军服在身,都是因为苏锦瑟不要一个碌碌无为的相公!

  “回家,我哪里还有家?”苏锦瑟此刻已然有些神志不清了,都是凭着本能说话。

  “苏锦瑟,你给我听清楚了。你生是我柳修寒的妻,死也是我柳修寒的妻!”

  柳修寒不知道苏锦瑟还能不能听见自己说话,毫不顾及的抱起她就往医馆赶。为了不让她昏迷,就一直说着掏心的话。

  有些话,再不说可能就没有机会了。

  “阿锦,你知道吗?虽然我们签了和离书,但没有报备官府,所以你苏锦瑟还是我柳修寒的妻。”

  “我,我这样的人不配!”

  苏锦瑟明显听见了柳修寒的话,她深知自己行将就木,配不上将军夫人这个称呼,何况她从前做的那些事也配不上柳修寒这个良人。

  “阿锦,大夫一定会把你治好的。”柳修寒安慰着苏锦瑟,也宽慰着自己的心。

  苏锦瑟微微一笑,尽力保持着那份体面。凝视柳修寒许久,才开口说:

  “我知道自己的身体,不用救我。我不想这样不人不鬼的活着,柳修寒啊柳修寒,我苏锦瑟欠你一句道歉。今生欠你的,来世再……”

  还字还没说出口,苏锦瑟的双手无力的垂着。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的柳修寒终于爆发了,不再刻意掩盖自己身上的杀气。双眼通红,神色憔悴不已。

  苏锦瑟,你怎么可以丢下我一个人?

  你倒好死了一了百了,活着的人怎么办?你让我怎么活,我的人生都是你给的啊!

  苏锦瑟,睁开眼看看我好吗?

  ……

  脸上的水不知是泪水还是天上的雨水,柳修寒抱着苏锦瑟就这样站在雨幕中,良久才失魂落魄抱着亡妻走向柳家村。

  二三十里地啊,一步一个脚印的走。路上的行人见着纷纷避之不及,生怕触了柳大将军的眉头。

  唯有柳修寒心心念念带着苏锦瑟回家,终那个熟悉的茅草屋近在眼前。他附身低头,在苏锦瑟耳畔温柔轻唤一声:

  “阿锦,我们回家了。”

  

举报

作者感言

紫淤改苏

紫淤改苏

开新书啦(* ̄▽ ̄)((≧︶≦*)

2020-12-15 15:1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