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门福妻有点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生财之道

农门福妻有点甜 紫淤改苏 2055 2020.12.21 12:51

  回门过后,苏锦瑟和柳修寒的情意又增进不少。两人之间虽不说情深似海,但也算是相敬如宾。

  柳家村的人不知道苏锦瑟的身份,只知道柳家大儿娶了一个娇滴滴、啥活都不会干的媳妇,就等着看笑话。

  结果,这小媳妇天天洗衣服,喂鸡的,不吵也不闹。模样生的还好看,身姿曼妙、唇红齿白的,可把村里男子的眼睛看红了。无形之中却让苏锦瑟成了柳家村小媳妇眼中钉,还有那些待嫁的姑娘。

  尤其是柳秀玉时不时地从柳小婉那打听,可是听到最后只叫心里窝火。这不连干活都没劲了,无精打采的坐在床边。

  望着窗外那遥远的柳家,苏锦瑟正和柳修寒在大门口你送我的、我送你的卿卿我我,柳秀玉就觉得更碍眼了。

  “秀玉,你看你又偷懒了。将来可怎么找婆家,还不快出来干活?”

  “娘你可别喊了,我马上就来了。”

  终柳秀玉不情愿的出了房门,心里一个恶毒的想法滋生着……

  转眼已是一个月过去,秋叶纷飞,整个柳家村都进入了农忙时节。就连作为读书人的柳如清也回到了家里忙活,柳小婉和苏锦瑟就负责在家做饭,一时之间柳家很是融洽。

  苏锦瑟曾拿出她的陪嫁首饰让柳修寒当了还债,可是他拒绝了。

  夜里,躺在柳修寒身旁苏锦瑟说道:“修寒,你想一辈子都当猎户吗?”

  柳修寒没有说话,脸色反而沉了下来。还好夜色已深,苏锦瑟没有看见。

  “怎么了?”感受到枕边人情绪低落,苏锦瑟有些后悔问这么白痴的问题。

  当大将军,有什么好!

  那些她不在的时间里,柳修寒是怎么一步一步的从一名无名小卒爬到威名远扬的大将军之位,这其中的要付出多少努力和鲜血,还要几分幸运。

  她的父亲就是为官的,苏锦瑟深知官位难得也难保。

  苏锦瑟暗自想着,她不应该奢求太多:这辈子柳修寒不做大将军也好,做一对平凡夫妻不好吗?

  “锦瑟,是我让你失望了。”柳修寒无奈说道,默默放开了握住苏锦瑟的手。

  苏锦瑟还是第一次感受到柳修寒有如此情绪,她心疼了:“修寒是我不好,无论你是不是猎户都不重要,我爱的是你这个人。”

  “嗯,你说的话我都相信。”

  柳修寒知道苏锦瑟是在安慰自己,心里一暖。他何德何能有此贤妻,唯有加倍的对她好才能报答苏锦瑟的情。

  “对了,二弟不是要考秀才了。地里的活少了他行不行,万一受累了在考场上就不那么好过了。”苏锦瑟考虑道。

  毕竟她记得上辈子的柳如清在考场上晕倒了,考的名次也不如人意。再加上干活身体亏损太多,很快就病的不轻,成了一个药罐子。再无缘考场,可惜了他的才华。

  既然现在苏锦瑟这个大嫂回来了,就让小叔子有一个健康的好身体。等柳如清考上了秀才,也可以拿俸禄减轻家里的负担。

  柳修寒思量一下才缓缓开口:“锦瑟说的是,明日我就让二弟在家温书,地里的活有我和爹干,无非是多忙三天。”

  “可是我怕你太累了。”

  夜色深深,苏锦瑟的话语轻飘飘的落在柳修寒的心里。一丝笑容浮现在嘴角,随既道:

  “锦瑟,男子汉大丈夫的怎么能轻易说累!”

  柳修寒他哪里懂柔情蜜意的情话,越说越不着调:“只要休息好了,第二天照样下地。”

  “噗嗤”一声,苏锦瑟笑了。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柳修寒也有如此有趣的一面,似乎苏锦瑟忘了上辈子的她恨不得看不见柳修寒,怎么会细心观察她的丈夫。

  “修寒,在娶我之前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苏锦瑟一边问着一边靠在柳修寒的胸膛上,感受着他炽热的怀抱:真想就这么一直下去,没有算计也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人。

  “没有喜欢的人,喜欢也只喜欢你。锦瑟,你知道的你是我第一个女人,也是唯一的一个。”

  这大概是柳修寒说的最动听的情话了。

  苏锦瑟细细品味着柳修寒的话,只觉得心里很甜很甜,就像吃了一碗糖水,甜味久久不散。

  “修寒,我也爱你。”苏锦瑟也开了口,诉说心中的绵绵爱意。

  现在她终于明白前世对周擎宇不过是执念太深,而心中所爱是枕边人。

  “锦瑟……你真好!”

  柳修寒深情的唤着苏锦瑟的名字,手却不老实的掀开被子。

  “修寒,唔……”

  “别说话,好好享受。”

  又是一夜春光旖旎……

  第二日,柳如清被大哥劝住了,留在家里温习功课。

  柳父柳母见二儿子没有下地帮忙也没说什么,但柳家地里的活要多干几天了。

  辛得老天有眼,这秋收的几天都没有下雨,柳修寒一家都收完了地里的粮食。

  等交完了税,也刚刚好够一家人吃的。现在苏锦瑟也和柳家人吃的一样,主动包揽一些家务,柳小婉这个小姑子终于看她顺眼了不少。

  “嫂,我看你给我大哥绣的那个荷包很好看。那个花样我可以绣吗,拿到镇上可以卖三个铜板呢!”

  柳小婉最近得了苏锦瑟的帮助,有了不少空闲时间拿来绣荷包和帕子。这也是柳家的一个赚钱路子,这时农忙过了柳父柳母也有自己的活编竹筐卖,好争取过一个好年。

  苏锦瑟听到柳小婉这么一说,眼神一亮。最近她闲下来的时间也多了起来,整好可以绣花和柳小婉一起去镇上卖。

  “可以啊,我这还有别的花样,不过我要和你一起绣,当然去卖绣品的时候也不能少了我这个大嫂。”

  苏锦瑟应下来,转身离开去拿样子图。她记得陪嫁箱子里还有一本百花图,给柳修寒荷包上绣的是鸳鸯戏水。

  今天收获好,柳修寒回来的早。太阳还没有落山,踏进院子他就看到苏锦瑟和柳小婉挨在一旁绣花。时不时还交头接耳一番,相处的十分融洽。

  柳修寒还记得苏锦瑟刚来到柳家的时候,这个三妹一幅臭脸。现在好了,他终于可以放心的出门打猎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