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门福妻有点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疑惑

农门福妻有点甜 紫淤改苏 2096 2020.12.17 13:03

  柳修寒新婚之夜是睡在婚房的,他没有碰苏锦瑟,但还是早早的起来为苏锦瑟备好热水。把她要穿的衣服整理好放在边上,这才出去吃饭。

  柳父柳母自然不指望高门大户的小姐来给他们敬茶,还是如往常一样吃完早饭该下地的下地,该洗衣服的洗衣服。

  就连柳小婉也在忙碌着,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活。现在柳家最闲的莫过于还在被窝里睡觉的苏锦瑟了。

  睡到日上三竿,苏锦瑟才悠悠醒转。这一觉睡的太安逸了,她好久没有这么舒服的躺在床上过。

  望着床边叠好的衣服,苏锦瑟莞尔一笑:回到现在,真好!

  换好衣服,苏锦瑟坐在梳妆台前,看着十八岁的自己,多久没看见自己的脸了。

  自从被苏锦心毁了容貌,苏锦瑟就再也不爱照镜子了。她知道自己有多面目可憎。

  这一世,她发誓要让那对狗男女也尝尝沦为乞丐的滋味。

  不过眼下,她还是先让柳家人对自己改观吧!

  旁边的木架子上放着清水,苏锦瑟她试过了是温的。洗好脸,她开始梳发打扮,台子上的胭脂水粉都是极好的。

  可惜以前的苏锦瑟不珍惜,直接打翻在地。后来才知道那是柳修寒借来五两银买的,为了还钱大雪天的进山,遇到大虫九死一生,空有打虎英雄的好名声。

  苏锦瑟摸着粉膏,心底却是甜蜜的。重来一次,她终于知道柳修寒无言的温柔。

  体贴入微,居然连发簪都给自己准备好了。就是嘴笨,不会说那些动听的情话。

  她随意挽了一个发髻,斜插那根刻着并蒂莲花纹的银簪子,这才打开大门,迎接她全新的人生。

  一切都还来得及,这一次她决定要和柳修寒好好过日子,白头偕老。

  见着新房里有了动静,柳小婉才不情不愿的喊一声:“嫂,还不过来吃早饭了。”

  要不是柳母早上拎着她的耳朵,说不要忘记叫你嫂子吃饭。柳小婉才不想和这尊大佛说话,当然她才不承认苏锦瑟这个大嫂。

  听到柳小婉的声音,苏锦瑟又转身回了房间,翻翻她的陪嫁箱子。拿出些胭脂水粉和一匹颜色艳丽的布便去找柳小婉了。

  “三妹,这是嫂子给你的见面礼,你可要收下。”

  柳小婉愣在原地,想接又不想接的。她知道苏锦瑟手里拿的都是好东西,不过她不敢相信大佛会这样大方的送给自己。

  “嫂子,这真的是给我的?”柳小婉问着。

  胭脂水粉还好,可那布匹明显贵重,看起来比自己身上穿的粗布麻衣还要软乎,颜色看起来鲜艳极了。

  “女孩子就要打扮的好一点,嫂子给你,你就接着。”

  苏锦瑟不容柳小婉拒绝,直接放到她怀里就去堂屋吃饭。

  柳小婉还愣在原地,可怀里满满当当的东西提醒她不是在做梦。

  苏锦瑟吃完早饭,才发现她失态了。都快要到中午了,下地干活的柳父柳母也该回来吃饭了。

  “三妹,你中午饭做了吗?”苏锦瑟走到屋子,见柳小婉两手空空,知道她是收下了。

  柳小婉感觉这大嫂好像怪怪的,可她又说不出来。

  “做好了,大嫂你还饿吗?”

  见柳小婉转身就要进厨房盛饭,苏锦瑟出声制止:“我不饿,家里有糖吗?”

  “有,我知道了嫂子要喝糖水是吧!柜子里有糖,自己弄去,不要倒太多了,那可是我爹娘种地的辛苦钱。”

  苏锦瑟也不和她解释,直接进厨房开始起锅倒水。可惜的是她不会生火,只好把目光望向靠在门边的看好戏的柳小婉。

  “我还以为大户人家也会教女儿家怎么生火?”柳小婉半带讥讽的嘲笑着苏锦瑟,似乎忘记她刚才收了人家的礼。

  “还请勤劳能干的三妹给嫂子生火。”苏锦瑟像哄小孩一样,哄着柳小婉。

  不过这下是真的哄对方向了。

  柳小婉紧绷个小脸,但嘴角止不住的上扬,说着:“嫂子真笨!”话刚说完,就迈进厨房给苏锦瑟打下手。

  等水开了,柳小婉猛然醒悟。她不是来看好戏的,怎么上手帮忙了。

  “三妹,一会麻烦你送饭的时候,这糖水也带着。今天日头不大,正好可以喝点甜的。”苏锦瑟叮嘱道。

  柳小婉点点头,只觉得嫂子改性子了。她可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爹娘,他们离抱大孙子的日子不远了。

  这不等糖水冷下来,柳小婉就舀到瓦罐里,带着装好午饭的篮子风风火火的走了。

  小姑子如此积极,苏锦瑟也就放心的让她去了。

  田间忙碌的柳家夫妇看见自己的小女儿提个瓦罐往地里走了,这才放下手里的活坐在阴凉处休息一下。

  “小婉,怎么想起给我们送水来了。你爹带的够喝,下次别带了。”柳母问着。

  柳父眼巴巴的盯着小婉手中的碗,直接接过一饮而尽,道:“还是甜的,女儿懂事咯!真甜,再来一碗。”

  柳小婉赶紧给柳父添上一碗,又给柳母倒了一碗,一边忙着一边说:“这是嫂子煮的糖水,我帮忙生火了。”

  嫂子!

  不就是大儿的媳妇,那个苏县令的女儿会进厨房?

  柳父柳母眼中皆是震惊,随后又释然了。虽然昨天不太愉快,现在看来应该是想明白了。

  柳小婉等柳父柳母吃完饭,便提着篮子回家洗完洗。

  没曾想居然碰到了她的好姐妹柳秀玉,柳小婉哪里知道这人是专门在这等她的。

  “好巧啊,秀玉你也刚送完饭回来。”柳小婉先打了声招呼。

  柳秀玉篮子里的不过是些野菜,她刚在柳修寒那碰了一鼻子灰。现在专门在这等着,好打听柳小婉大嫂的情况。

  毕竟昨天那么大的事,他们一家对这个新媳妇没有气才怪。

  “是啊,小婉也送饭回来了。”柳秀玉先接着柳小婉的话,又关切的问道:“你家里还好吧?”

  柳小婉知道她的意思,便回答道:“好的很,大户人家的小姐还不是得讨好我。今天她给我送了一些胭脂水粉,还有一匹好看的布……”

  额,我不是来听你说这些的。

  柳秀玉知道现在不是时候,寻了个借口就走了。等过几天她亲自去柳家看瞧个究竟,省得现在听柳小婉炫耀得了什么好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