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门福妻有点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 反击

农门福妻有点甜 紫淤改苏 2110 2021.01.16 12:33

  王香香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苏锦瑟早就让柳小婉回去给娘说一声让她不要担心,说自己今天回了娘家,可能要住上三四天才回来。

  送走了柳小婉,苏锦瑟刚进门就对上王香香的大眼睛,她快步走到床边:“表妹,你终于醒来了。”

  “表姐,我刚才好像做了一个噩梦,梦里的白温玉和白东平好坏好坏,我好害怕啊!”

  王香香泪眼汪汪的对苏锦瑟述说着自己的噩梦,说到痛楚时,她直接抱着表姐哭。

  “没事,噩梦已经过去了。”

  苏锦瑟安抚着王香香,还在想要不要告诉她真相。

  不想当事人心知肚明,问道:“表姐,谢谢你。我知道那不是梦,而是真实发生的,那对兄妹现在在哪?”

  随即苏锦瑟带着王香香来到了隔壁包间,刚才她让小二帮忙把白东平转移到隔壁和他妹妹白温玉呆在一块。

  现在应该醒了,她们兄妹俩狗咬狗的样子应该很精彩吧!

  苏锦瑟想着,就推开了房门。

  果然白温玉和白东平一幅茫然的样子,显然是她推门的动作把这兄妹俩弄醒了。

  “你不是王香香的表姐吗?”白温玉认出苏锦瑟来,便扯高气扬的喊道:“还不快来给我松绑?”

  苏锦瑟盯着白温玉的双眼,缓缓说道:“你就是我绑的,我为何要替你解绳子?”

  苏锦瑟的话让白温玉面容狰狞,破口大骂:“你这个贱人,你为什么要绑我,小心我告你一个贩卖人口的罪。”

  “呵,我才应该要送你见官!”王香香的身影赫然出现在白温玉的眼前,“枉我把你当好姐妹,好吃好喝的都不忘你,你就这样对我?”

  白温玉见自己的真面目已经暴露在王香香面前,也不继续维持着和善的笑容。

  身边的哥哥白东平低着头一言不发,白温玉瞥了一眼,嗤笑了一声:“我可从来没有把你当好姐妹,而且我哥也不喜欢你。你只不过是我们兄妹俩改善生活的踏脚石而已,哈哈哈哈你个蠢猪!”

  王香香见白温玉不知悔改,居然骂她是蠢猪,还笑的如此张狂。心里的火气一下就窜上来了,真当她没有脾气吗?

  走上前,王香香对着白温玉倨傲的面容左右开弓,那巴掌声响亮的很。

  “你居然敢打我!”

  白温玉被捆住手脚,根本躲避不了王香香的巴掌,只能硬生生的受着。不过望着王香香的眼神就好像一条毒蛇一样,冰冷恶毒。

  “没有我王香香,你就是个乡下丫头,我怎么不敢打你。”

  听到王香香说自己乡下丫头,白温玉疯狂的挣扎着,想要挣脱手脚的束缚,“王香香,你只是个商女,凭什么说我?士农工商,你才是下等人。”

  王香香不再去看白温玉,反而看向了白东平,她极力控制自己不大人,问道:“白东平,一直以来我都知道你不喜欢我,一直在骗我,我还自欺欺人的骗着自己,说日久生情。可到头来……”

  说到后面王香香说不下去了,好在苏锦瑟给了她温暖的手。

  “王香香,我妹妹说的对。”白东平还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我肯陪你吃饭,就是你的荣幸,居然把我们兄妹绑起来,还强迫我做上门女婿。”

  “哥,你说的对。王香香根本没把我们当人,在她眼里我们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就跟她家的下人一样。”

  王香香现在才死心,只要他们兄妹有一丝悔改,可现在一个一个的推卸责任,说的话又恶心人,她要如何原谅他们兄妹的恶心行径。

  “白东平,既然你看不起我,我也没必要倒贴。至于白温玉你,以后好自为之,我倒要看看是谁那么倒霉会娶了你。”她说完后,拉着苏锦瑟就离开了。

  “你,王香香你个小人!”白温玉还在喊着:“快把我们松开啊,王香香你个烂人!快回来啊快回来……”

  直到看不见人白温玉才停止了喊话,她望着自己的哥哥白东平:“哥,我们现在这么办?没了王香香,我们很快又要回到以前的苦日子了。”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要不是你不小心没有看住门口,让人打晕了你哥,不然我早就得手了。”

  白东平只恨自己妹妹不争气,他离妻妾成群的生活只差一步了。

  “哥,这怎么能怪我!要不是你动作慢,我们至于现在被绑在这里,你是不是怜香惜玉啊!”

  “我怎么有你这个蠢妹妹,要不是你说保证这次拿下王香香,我会做出这种事,我可是有考科举的人。”

  “……”

  苏锦瑟和王香香并没有离开,她们一边吃着精致美味的糕点,一边听着白家兄妹在那狗咬狗。

  望着王香香吃的大口大口的,粗鲁而不顾自己的身份,苏锦瑟劝说道:“表妹,别伤心了。天底下还有许多优秀的男子,不全都是像白东平那样的。”

  王香香不知听没听进去,拉着苏锦瑟付了钱就走出了酒楼。

  “表妹,你慢点走。你表姐我现在是双身子的人,今天我可要睡在你家。”

  回娘家不过是为了应付柳母的说辞,这么晚了苏锦瑟自然要找个地方落脚。王香香家就是她的好去处,她还有事要跟她商量。

  “表姐,你有身孕了。恭喜恭喜,放心你想住多久都可以。”王香香立马就忘记了白家兄妹做的恶心事,拉着表姐苏锦瑟买了许多小孩子玩的玩意。

  可怜白家兄妹一直被困在包间,王香香可没付他们的钱。到了酒楼关门歇业的时候,小二见他们兄妹拿不出钱来,当做吃霸王餐的打了一顿,逼迫他们签了以工抵钱的契约,才放人走。

  有契约在,小二不怕白家兄妹不来上工。这其中自然有王香香的手笔,那些最脏的活交给了白东平,最累的活给了白温玉。

  有时王香香心血来潮,还会在楼上看着他们兄妹狼狈不堪的模样。甚至还会看到两兄妹打架,鼻青脸肿的根本看不出白东平居然是一个读书人。

  就连白温玉被王香香养的细皮嫩肉也被蹉跎成面黄肌瘦,一点看不出她是个十六七岁的姑娘。

  现在这些都是后话,现在苏锦瑟在王香香盛情难却下和她同睡一张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