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门福妻有点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风雨前的温馨

农门福妻有点甜 紫淤改苏 2080 2020.12.26 12:54

  在千呼万唤中,中秋节终于来到了。柳家村的每一个人在地里干活都更加有劲了,谁都想早一点吃月饼赏月,一家人团团圆圆的。

  苏锦瑟也沉浸在团圆的气氛中,给父亲的早已拖人送了去。想必他们早就收到了,说不定那母女俩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吃过午饭后,柳母就开始为晚上的饭做准备了。苏锦瑟现在已经不进厨房了,秋收后,地里没那么多活。

  柳母就让苏锦瑟和柳小婉一块绣荷包毕竟她们绣的花样好看,说不定能赚几个大钱。

  院子里,苏锦瑟穿针引线,柳小婉在一旁有样学样。一旁劈柴的柳修寒脸上不显喜色,但眼神却出卖了他自己。时不时地往媳妇那瞟,还被自家小妹看到了。

  心里那个羞……

  夜幕降临,一轮明月挂在半空,柳家人搬好小板凳,坐在院子里吃着月饼赏着月亮,好不乐哉!

  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月饼的清香,不管家里贫困还是富贵,月饼是要吃的。自己做的也行买的也行,总之不吃月饼就不算过中秋节。

  月色灿灿,苏锦瑟看夜色,而柳修寒看她。世间万物,似乎他此刻的眼中只有他的妻,那个沐浴在圣洁月光下的苏锦瑟。

  他的妻,美丽的不可方物!

  苏锦瑟只属于柳修寒一个人,他望着她终下定了决心,决定不再做猎户了。

  其实柳修寒知道苏锦瑟是不属于这里的,可他贪婪的想要和她在一辈子,直到他们离开人世的那一天。

  不,是生生世世。

  不知不觉柳父柳母、柳二弟和柳小妹都离开了,院子里只剩他们夫妇二人。

  两两相望,说不清道不明的柔情蜜意在二人之间蔓延开来。

  “我,我……”

  柳修寒张了张口,心里只恨自己嘴笨读书少,说不出什么烂漫的话。

  苏锦瑟眉眼带笑,食指搭在柳修寒的唇瓣上,轻声道:“小心他们听到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感情就是这般妙不可言的,明明他们成亲才一月有余,现在看来就好像多年的老夫老妻一般默契,不用说多余的话,对方就知道了。

  “今晚月色真美,锦瑟你也很美。”柳修寒想了半天,还是准备夸夸他的媳妇。

  真是个呆子!苏锦瑟心底念着,脸色微红,被自己的相公夸赞就像吃到了糖心里一般美滋滋的。

  她故意走近挨着柳修寒,挽着他的胳膊顺势靠在他的怀里。

  “是啊,月色很美。”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希望我们每一年都可以如今天一般赏月话家常。

  “锦瑟……”感受到怀里的温度,柳修寒抚摸着苏锦瑟的秀发,喃喃低语:

  “锦瑟,我从见你的第一面就喜欢你了,想要和你过一辈子你知道吗?”

  苏锦瑟微怔,柳修寒还有这样柔情的一面。

  再世为人,还是头一次有人说这样的白话,毫不掩饰对自己的爱意。苏锦瑟笑了,发自内心的笑。

  “这么说你是见色起意了。”

  苏锦瑟不过是想取笑一下柳修寒,但他很紧张的为自己解释:“不是,就好像上天注定的,见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我的妻子。”

  尽管柳修寒说见自己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可是苏锦瑟不敢相信。上辈子自己作天作地,贵为将军的柳修寒还回来找自己。

  原来不是柳修寒不爱苏锦瑟,只是那时的她被那些花言巧语蒙蔽了双眼,再也看不见他的好,他难以言语的爱。

  听着柳修寒的话,苏锦瑟心如刀割。她好后悔,如果自己没有回到十年前,那么柳修寒大将军会不会娶妻生子。

  要知道上辈子他们可没有夫妻之实,自然也没有孩子。

  “哼,万一我变丑了你还会喜欢我吗?”苏锦瑟还想起上辈子见柳修寒最后一面时,自己好丑好丑。

  柳修寒忽然一本正经的望着苏锦瑟的眼睛,“锦瑟,即使你变丑了我也喜欢你,只因为你是我的锦瑟啊!”

  柳修寒,你怎么那么好!

  好的让我配不上你,自行惭愧。

  苏锦瑟想着,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好端端的哭什么,别哭我心疼。”

  柳修寒把苏锦瑟搂的更紧了,他心疼的手指都颤抖着。

  “只是风吹沙子进眼睛了。”苏锦瑟随口说了一句。

  “秋风凉,那我们进屋休息吧!”柳修寒笑了笑,握着苏锦瑟的手儿不放开。

  苏锦瑟小脸一红,任由柳修寒拉着他回屋。

  “修寒,我们来生个娃娃吧!”

  “都听你的。”

  烛影摇红,又是一夜春光无限好……

  清晨一阵阵铜锣声唤醒了沉睡的夫妇二人,柳修寒知道村里有大事发生了。

  等他们一家人穿戴整齐就往村中心的大柳树下走去,出了家门后看见的村民们都是朝一个方向走,都在往那里去。

  苏锦瑟想破脑袋终于想起了足以让柳家村人恐慌的事了。村长一会就要宣布今年要提前服徭役,柳修寒连在家过新年都过不了。

  要是以前的自己巴不得柳修寒出门,可是现在的苏锦瑟想明白了。她舍不得自己的丈夫出远门,大冬天的不知道被分派在哪里干活。

  “别担心,有我在。”柳修寒感受到手心传来的温度带着些许湿润,苏锦瑟的手紧紧抓着自己的手,他知道是自己的妻子紧张的冒汗了。

  你很快就要出远门了,不在我身边了。我能不担心吗?

  这话苏锦瑟只敢在心里说说,她才不会抢村长的活。

  果然就如苏锦瑟记忆里的那般,村长见人来的差不多了,便扯着嗓门大喊:

  “没来的人大家相互说一声,朝廷今年要招一批人去边关守城。每家要出一个人,名额不可以像往年一样用银子抵,半个月后官差就要挨家挨户的带人走了。”

  村长话刚说完,人群就炸了。柳修寒一家人默契的退出了人群,直到回到家柳父柳母才瘫坐在院子里,柳小婉也无精打采的。

  眼前的画面似乎与苏锦瑟记忆中的画面重合,只不过现在担心柳修寒的人多了她一个。

  柳小婉是女子,而柳如清一介书生,柳修寒也不会让自己的老爹去服徭役。

  冬天还没有来,徭役这事却如同鹅毛大雪飘落柳家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