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门福妻有点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 使坏

农门福妻有点甜 紫淤改苏 2119 2021.01.15 12:42

  柳小婉很快就跟上苏锦瑟的脚步,并且她还发现自家的嫂子像是在跟踪着什么人。

  “嫂子,那不是你的表妹和她的朋友,我们要不要去打给招呼?”她轻声问着,忽然发现苏锦瑟跟踪的人就是她俩。

  苏锦瑟回过头来,朝柳小婉轻嘘了一声,默不作声的跟着王香香和白温玉走进了酒楼了。

  虽然不清楚发什么什么事,柳小婉还是二话不说的跟在嫂子身后。

  小二一见苏锦瑟二人进酒楼,就上前招呼:“二位客官,二楼可是包间。要上去可要先交一两订金,还是要在下面用餐。”

  苏锦瑟懵了,看到小二拦住她这才意识到白温玉要做什么坏事。

  “小二,刚才上楼的两位小姐知道吗?我要她们旁边的包间,先上几个招牌菜吧!”苏锦瑟话音刚落,就多给了小二银子。

  小二见苏锦瑟拿得出钱,也不看她穿着打扮直接把她们二人带到了二楼的包间,这才转身离去好让后厨炒菜。

  等小二走了,苏锦瑟望着一脸迷茫的柳小婉解释道:“三妹,你应该认识我表妹王香香,第一次照顾我们生意的大主顾,有人要对她使坏。你会帮我和我表妹的对吧?”

  柳小婉点了点头,她记得王香香是个有钱的小姐,长的还可以。就是第一次的见面太辣眼睛了,现在她的脑海里还会浮现王香香头戴一朵大红花招摇过市的情景。

  “那我应该怎么做?”柳小婉问道。

  “静观其变。”

  苏锦瑟说了一声,又把耳朵贴在墙上,试图听见隔壁的动静,幸好隔音不太好,她隐隐约约听见有男子的声音。

  原来隔壁包间里不止王香香和白温玉,还有一个男子。会是白温玉的兄长白东平吗?

  苏锦瑟思考着,很快那边就上菜了。

  “香香姐,我可是好不容易把我哥劝出来,你还不好好和他聊聊?”白温玉故意说着,又为王香香倒了一杯水。

  只是王香香沉迷于白东平,没有过多注意杯底还有些白色的沉淀物,直接喝了下去。

  “东平,我爹说了只要你肯当上门女婿,他就同意我们的亲事。”

  王香香这话,把白东平气的不轻。他可是一个读书人,还要考科举入仕途。

  上门女婿对他来说就是一个侮辱,家中父母只有白东平一个独子,他只有让王香香改变心意了。

  “不可能,我是不会去做上门女婿的。更何况,只要你不肯向你爹低头,他会拆散我们吗?”

  白东平冷着脸,望着王香香就像盯着一个猎物一样,现在就差收网了。

  王香香感觉此刻的白东平有些可怕,平日里那副温文尔雅的面容不见了。

  “东平,我爹就我一个女儿,我已经答应他了,只要你肯上门,他会资助你继续往上考。不然——”

  白东平打断了王香香的话,一步一步逼近她,“不然我们就一拍两散,你是不是想这样说?”

  王香香忽然觉得眼前好像有两个白东平,头昏昏的,心中咯噔一下想到了不好的事。再望着白家兄妹俩,她的心沉了下去。

  “你,你们在我水里加了什么?”

  “当然是让你安安静静睡上一个好觉的东西。”白温玉一改和善可亲的笑脸,脸上带着狰狞的笑:

  “王香香,你还以为你真是高门大户的小姐了。不过是一个商女,仗着家里有几个臭钱,还想逼我哥当上门女婿,你配吗?”

  王香香不敢相信白温玉居然这样想她,扪心自问她待她们兄妹二人有求必应,除了上门女婿这事。

  “东平,你不管管你妹妹吗?”

  王香香使劲攥紧拳头,指甲掐着肉让自己保持清醒。可是脑袋越来越沉,忍不住总想往后倒。

  白东平哈哈大笑,和白温玉使了一个眼色,就上前拖住王香香的身子,冷眼说道:“我当然管,你看她不是出去了吗?”

  王香香听到门被关上,这才意识到他们兄妹早就窜通好了,自己是羊入虎口,全身而退很难很难。

  “你可是真心喜欢我?”王香香忽而问道,其实她心里一直知道答案,可是不愿相信而已。

  “喜欢如何,不喜欢又如何?”

  白东平没有回答王香香,直接抱起她往床榻走去。

  王香香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她糊涂过了半辈子,没想到最清醒的就是现在。

  “如果我不是王家小姐,你还会多看我一眼吗?”王香香用尽最后一丝清明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可惜她再也听不到白东平的一声“不会”,药效发威了,整个人都沉沉入睡。

  王香香,等生米煮成熟饭,你们王家的一切都是我的了。

  我爱的不是你,而是你的钱,你们王家的钱。有了钱,我还装什么读书人,考什么科举,在家里好好享受。

  到时候娶上一二个小妾……

  白东平想的很美好,把王香香随手往床上一扔,看都不看一眼,准备欺身而上。

  门外望风的白温玉听到屋里有动静,还来不及窃喜,就感觉眼前一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好,你步子轻,里面还有个坏蛋。”苏锦瑟给柳小婉比了个大拇指,赶紧把白温玉拖到她们的包间里。以免让人看见。

  柳小婉轻轻朝身后的苏锦瑟点了点头,又抱着花瓶蹑手蹑脚的推开房门,看到坏人在欺负王香香,又是瓶子砸过去。

  见坏人被打晕了,柳小婉气喘吁吁的坐在床边,王香香衣服还完整的穿在身子,只是有些凌乱。她又好心的给拉平,给昏睡的人儿拉被子盖好。

  很快苏锦瑟也过来了,一脚踹着被柳小婉砸晕的白东平,嘴上不依不饶的骂着:“人渣!小人!伪君子……”

  柳小婉也上来踹了几脚,又把白东平五花大绑的和桌脚绑在一起。

  “嫂子,我们要报官吗?”

  “那会我表妹坏了名声,就不好嫁人了。”苏锦瑟摇了摇头,看了眼床上的表妹王香香。

  “那就这么放过他们了?”柳小婉踹了白东平几脚还不解气,又补了几脚。

  “还要看我表妹的意思,毕竟她才是苦主不是吗?”

  苏锦瑟说着,等小二端菜上来了,喊他把她们叫的饭菜端到这屋来。

  小二可吓了一跳,尤其是包间里还有个男子被绑着,被苏锦瑟忽悠了几句,他走出来时双脚还是软乎乎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