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庆春令

蒋星梦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20.06.04上架
  • 11.59

    连载(字)

215位书友共同开启《庆春令》的古代言情之旅

见习macuy 见习mcj221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地狱般折磨

庆春令 蒋星梦 2105 2020.06.04 10:11

  一个透着阴森暗室中,四处透着阴冷,一个铁盆中响着噼里啪啦火光声,不远处的铁链刑架上挂着一个人,血迹斑斑,隐约看着像一女子。

  女子眼皮轻轻掀起一层,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白色的眼球,在眼眶里慢慢翻动,似要醒过来,却怎么也睁不开!

  感觉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想合住她的眼睛,可她却死死挣扎着。

  她怕,闭上了就再也睁不开了。

  她知道了,只要她的意念有一丝想要放弃,她便解脱了。

  可是,她不允许自己这么做。

  她的这条命,她比任何人都珍惜,比任何人都想要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是她这些年唯一的坚持。

  空气中弥漫着丝丝血腥味。

  “……”

  不知过了多久!

  好累……

  “这他娘的还是人吗?是女人吗?嘴他娘的比石头都硬。”

  骂骂咧咧的声音陆续传来,给阴沉的空气中添了一丝活气。

  “是啊!都审了一个月了,愣是没蹦出几句有用的话。”

  “老子手上不知撬开了多少张硬嘴,哪个刚进来时不是死鸭子嘴硬,一个个宁死不屈的,可是没几天,那个不乖乖的吐出来了,恨不得把祖宗八代都交代了。”

  “唉……谁说不是,要是再撬不开这女子的嘴,主子都快气疯了……”

  “疯?我看八成肯定得吐血。”

  “嘘!休的背后议论主子,小心呲……”

  那人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说着,两人同时闭上嘴巴,把目光转到铁链女子身上,瞬间变得阴冷恶毒,咬牙切齿……

  为了让这女子开口,他兄弟都折腾疯了。

  太难了。

  真是没招了。

  “要不,再泼一桶冷水,让清醒些。”

  另一名男子点头,有些丧气的提起一旁冰冷刺骨的水,向女子泼去……

  这不是普通的水,是加了盐和辣椒水,渗入伤口,可以让人痛不欲生!

  “嘤……”

  女子发出细微的痛吟,纤细的身躯忍不住颤抖,巨大的痛苦让她微微掀起眼皮,模糊不清的看着面前两人,忍不住轻轻扯了一下嘴角。

  她还活着?

  “他娘的,这是冲咱俩笑呢?”

  两男子看着女子,面色极其难看,这女的就是上天派来折磨他们的,笑得太慎人了。

  这时候还能笑出来,脑子没毛病吧!

  这骨头真够硬,不愧是杀手,还什么“金牌杀手”?

  “姑娘,你就招了吧!你这样活着多痛苦?就不想解脱吗?你不想早点和你亲人团聚吗?”一男子用自认为最亲和的语气说,真想说早死早超生,这样吊着比死还痛苦。

  这女子痛苦,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呀!

  女子一怔,瞳孔睁大了一些,干涩的朱唇:“亲……人……”

  是呀!她好想她的亲人,她的哥哥……

  可是这些好像都离她好远……

  她再也见不到了。

  “是呀!亲人,他们是谁?还有他们肯定给你留下什么东西了……”那人一见有些松动,赶紧诱哄道。

  心里十分激动,一定是药效起作用了。

  “没…了……什么都没了……”女子艰难的吐出,眼角滑出泪水,变成血珠滑落……

  “……”

  二人听了,气的吐血,这女人到底是什么做的,意志都摧毁成这样了,竟然还不说。

  这到底是人吗?

  “怎么办?再撬不出来,咱俩也是活到头了!”二人垂头丧气,语气带着惶恐。

  突然,传来脚步声,二人转头一看,顿时吓得哆嗦,跪下颤抖道:“奶嬷嬷……”

  “问出什么了?”

  “……”二人不语,大气都不敢出一下,身子害怕的颤抖。

  “没用的废物……”来人狠狠剜了二人一眼,接着就是利器划破皮肤的声音,那用刑的二人,白眼儿一翻,便没了气儿。

  铁链上的女子,努力掀了掀眼皮,可惜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心里隐约知道发生了什么,嘴角微扬,这俩杂碎死了,也算是替她报仇了。

  来人是位上了年纪的妇人,看着慈眉善目,仿佛地上的死人和她没有一丝关系,妇人看着意识混沌的女子,眼中微微复杂:“没想到你骨头这么硬,中了“情魂”之毒,还是一字不说,不愧是……,不过…终究不是个长命的!”

  “你…是……谁?”女子拼命挤出一丝意识,模糊的看着眼前人,想要看清楚此人,眼睛却如同千斤重。

  她知道想要杀她的人很多,可是这次,不是找她报仇的,反倒是问着一些无用的话,一些让她陌生又熟悉的事!

  她能感觉到,他们口中的“主子”,她不认识,甚至见都没有见过,又或者见过,只是她不认识而已。

  她不知道怎么招惹到这个“主子”,让这个“主子”如此恨她,那种“恨”不见面都能感觉到。

  这些人分明是冲着她来的,并不是让她出卖她主子,也不是打探她主子的机密。

  想到那个特别的主子,女子嘴角一扯,这么久了,怎么还找到她,用主子的话说,这次是“栽了”吗?

  心里有些恼怒,那家伙不是号称最聪明,她在这鬼地方被折磨一个月了,还没有找到她。

  如果她被折磨死了,那家伙不得哭死?

  不知为何,女子似乎感觉到,自己这次真的要死了,心里麻木,不知是解脱,还是不舍?

  妇人眼中一冷,冷笑:“想要知道我是谁?下地狱问去吧!那里一定有人知道!”

  说完对着身后的人说:“扔到地窖,处理干净了,且不可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是……”

  身后的人听到“地窖”二字,眼里闪过一抹兴奋,那里面好玩的东西可多了,每一样都让人痛不欲生呢!

  那妇人说完,深深看了眼女子,便转身离去。

  主子怕夜长梦多,即便永远得不到那东西,也要赶紧处理掉。

  没想到一个杀手,都到这个地步了,竟然还有人三番五次来打探营救,若不是主子聪明,混淆那背后营救之人,恐怕早就被发现了,还好这女子身份无人知道,不然她们还真不敢轻举妄动呢!

  想到这女子的背后之人,眉头一皱,还真不简单呢!

  心里隐约有些担心,随即又松口气,只要这人死了,主子就再也没有后顾之忧了。

  女子被扔到一个地方,犹如地狱,不,比地狱还可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