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打劫

庆春令 蒋星梦 2063 2020.06.09 13:01

  “你刚刚说什么?”安清眼里一冷,冷冷出声问道。

  那是一个身着华丽,裹着一个胖嘟嘟的身子,一个脑袋和猪头差不多大,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一脸肥肉看不到脖子,总之一眼看过去,都胖的没形了,很胖的一个人。

  那胖子触及安清冰冷0的眼神,不由一颤,随即懊恼,不就是个乡野丫头,怕个屁。

  “怎么?难道你也是傻子,听不懂人话?”那人更着脖子,被安清盯的浑身不舒服。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响起。

  动作快的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那人感觉自己的半边脸都疼的麻木了,捂着脸不可置信,气的发抖:“你……”

  安清看了眼手,掏出手帕擦了擦手,似乎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淡淡道:“你说的对,我就是听不懂人话!”

  这胖东西是人吗?

  “你……你……”那人气的说不出话来,特别是看了安清擦手动作后,差点一口腥甜上来倒地不起。

  “这姑娘谁啊!敢打王大富的儿子,那可是连城的地主儿子?王富贵!”

  “瞧,王大少爷快气死了!”

  “……”

  有好多人都围在门口看戏!

  安宁也从愣神中应过来,不可置信的看着妹妹,妹妹这是打人了?是因为他吗?

  眼底波动着担忧,想要开口,又怕被人笑话傻子,再次激怒安清。

  安清眸子微微亮了下,地主儿子?不就是钱多吗?

  “你敢打我?”王富贵捂着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儿,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我没有打人!”安清摇摇头,表情十分认真。

  王富贵傻眼,这叫睁眼说瞎话?有一瞬间他想撸袖子打人,又怕打不过。

  脸气成猪肝色:“你当我是傻子吗?我不是人吗?你刚刚打的不是我吗?”

  来了个霸气的三连问。

  安清还是一副淡淡的表情,怜悯的看着王富贵,叹气:“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这人是个典型的二傻子吧!

  大肥猪胖傻子。

  “噗嗤……”

  有人忍不住笑了出来!

  王富贵在这条街很有名气,为人傲慢,爱说大话,见人脸上就差写“我最大”,“我最有钱”的样子,平时只要有人马屁拍顺了,绝对好处多多。

  背后人都给他起了个外号“王大傻子”。

  偏偏地主家就这一个儿子,还老来得子,就算脑袋不太灵光,也没多大事,毕竟家里有的是钱,再多养几个“大傻子”也绰绰有余。

  看这体格就知道,那平时有多吃香喝辣,才能“富态”成这样,走到路上,马路都嫌重的慌。

  “你……”王富贵词穷,从来都是人捧着他,这种待遇都未有过,想开口骂安清,又怕另一边脸疼,心里委屈恼恨极了,死死瞪着安清,恨不得把安清揍的满地找牙。

  安清伸出手,对着王富贵理直气壮的说:“赔钱吧!”

  王富贵瞪大眼睛,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连脸疼都忘了,喊道:“赔什么钱?你有病吧!”

  心想他今天真遇到傻子了吧!

  而且还傻的不轻。

  安宁不解的看着妹妹,不安的扯了扯安清袖子,示意安清差不多得了,事大了不好收拾。

  “你刚刚骂了我和我哥哥,必须赔偿,侮辱费!”安清随口扯了一个罪名。

  “什么侮辱费?你刚刚还打了我,信不信我找人打死你!”王富贵感觉自己快气死了,恨不得把安清给一脚踹飞了。

  这世道,真是什么人都有啊!

  “信,赔钱,不然我打光你的牙!”安清赤裸裸的威胁,以她的身手,对付这些人就像踩蚂蚁一样。

  哎,她还真是学坏了呢!

  王富贵一听赶紧捂住嘴巴,不知道为什么,他绝对相信这话是真的,真是出门不利,早知道今天出门多带几个小厮了。

  “你们谁把她给本少爷打趴下了,本少爷一人赏十两银子!”爹说了,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就是大爷。

  果然,有人一听,眼睛就亮了,看着安清蠢蠢欲动。

  安宁脸色一变,本能的挡在安清前面。

  安清心里一暖,扯过安宁,冷冷的看着众人,朱唇起:“想断胳膊断腿的就上!”

  这种场面若是忍让退缩了,这些绝对能骑在你的脖子上拉屎,正好练练身手,她也一肚子气没地发泄呢!

  前世,她那么卑微的活着,换来的是变本加厉欺辱。

  她不止一次的想用拳头说话,把欺负她的那些人打的满地找牙,奈何她没有那本事,现在不一样了,谁敢在她面前得瑟,先打一顿再跑。

  众人一听,不知为何,瞬间觉得自己胳膊腿凉飕飕的,有缩脖子的,也有不服气的。

  有两个不信,冲上来就要撕了安清,毕竟十两银子魔力太大。

  安清身子一动,轻松撂倒两人,一个胳膊断了,一个腿断了,讽刺的看着二人:“记得问那胖子要医药费,迟了就成残废了!”

  说完看着王富贵,伸出手说:“赔偿费,一百两,少一两我废了你!”

  众人“……”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啊!

  王富贵傻眼,看着地上痛的嗷嗷的二人,又看冷冰冰的安清,顿时觉得自己刚刚没亲自动手,是最明智选择,默默地从怀里掏出银票,乖乖递给安清,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安清把银票夹在书里,冲着王富贵扬了扬手中的书,问:“谁是傻子!”

  王富贵脸气成猪肝色,气的吐血,硬是憋出一句话:“我是傻子!”

  又在心里补了一句:“这里的人都是傻子!”

  今日是那个王八蛋给他出的馊主意,说多读书就是温文尔雅的公子,能考状元,姑娘就喜欢读书公子,哭着喊着要嫁!

  这骗傻子呢吧!

  安清一听满意了,给了王富贵一个算你识相哦眼神,拉了拉呆愣的安宁,“哥哥,走了!”

  安宁脑袋还是有些懵,他没看错吧!

  他妹妹刚刚“打劫”一百两银子,还是在光天化日之下,那人乖乖的双手奉上?

  还有,他妹妹什么有这么好的身手了?刷刷两下,就把两个大男人给撂倒了?

  安宁脑海里有一连串问号????

  实在不敢相信,她妹妹打劫了!

  有种做梦的感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