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借钱

庆春令 蒋星梦 2056 2020.06.24 12:39

    安清回到家里,直接去了坏老头的屋里。

  屋里有子言,大胡子,安宁,三人看到安清齐齐起身。

  安清手里握着一个精致的盒子,伸出手打开小盒子,里面躺着一枚金色的丹药。

  子言起身,用剩余的两根手指拿起嗅了嗅,惊喜开口:“是回魂丹!”

  看向安清,眼里闪过震惊,这女子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在短短两个时辰,就找到了世间千金难求的救命神药。

  大胡子同样难以置信,江湖中人,都知道回魂丹珍贵难求。

  安宁不知几人的心理,看到安清手里解药,十分开心。

  给坏老头服下回魂丹,几人眼睛都盯着坏老头,神色不一。

  “他眼皮动了!”大胡子突然激动喊道。

  他们三人在牢房里是分开的,悬挂城门却是一起的,不难看出来,伤的最重就是这老头了。

  从始至终,就掉着半口气而已。

  “坏老头!坏老头……”安清眼里一喜,扑上前急喊道。

  安宁也上去,神色十分激动。

  其余两人听到安清的称呼,眼里闪过诧异。

  也许是坏老头这三个字太深入,老头子眼皮翻滚了几下,慢慢睁开眼睛,入眼的是安清和安宁,眼里十分震惊,瞪大眼睛,嘴唇哆嗦的喊出:“活着就好……小心……”

  “噗……”说着就噗出一口暗黑的血,眼睛不甘的闭上,手指伸直,似乎想要抓住安清安宁二人。

  话还没有说完,人就又昏过去了。

  “快看看……快……”安清顺手抓住子言,声音带着一丝颤意。

  子言仔细查看了一番,看了眼安清,眼里闪过暗淡,开口:“如我之前所说,毒血吐出一部分,但毒未清尽,他会进入无尽的沉睡,绝命散毒性太强,那怕是一点,都会要了人命,刚刚只是回光返照。”

  如果没有回魂丹,坏老头应该已经死了,现在掉着一口气,已经是奇迹了。

  安清闭了闭眼睛,掠去眼中的伤痛,看着昏迷不醒的坏老头,想到坏老头刚刚的话,心里有一丝抽痛,坏老头其实是爱他们的,她到现在都不知道坏老头叫什么名字。

  她和哥哥甚至都不知道,坏老头到底是不是她们的爷爷。

  “希望你能治好哥哥和坏老头,”安清微微弯了弯腰,她对子言有救命之恩,他回报她是应该的。

  “我会的!”子言微微颔首,如果没有这姑娘他早就不在人世了,他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

  安清说完就离开了屋子,独自一人回到屋里。

  日子平淡无常,除了多了两人,没有什么不同,安清自从找到坏老头,就再没有出去过,成日里也不说几句话,除了发呆就是睡觉,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只有安清自己知道,她在等待暴风雨来临,那场毁灭性的灾难。

  “扣……扣……”门外传来敲门声。

  大胡子和子言一怔,这几日平静极了,眼里闪烁着警惕,二人身上的气息瞬间发生了变化。

  开门的是大胡子,看到门外是一个又肥又丑的胖子时,不由一愣,这人这看着不像是探子。

  “呵呵,那个……我好像找错人了!”王富贵看到大胡子的面貌,吓了一大跳,心里直咯噔,干笑着解释。

  大胡子听了直接没搭理,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找错人了!”大胡子冲着子言一笑,二人不由松了口气,这几日太过平静,这种平淡的日子让人贪恋。

  没过多久,门又响了,两人脸色一变。

  大胡子开门,发现还是那胖子,脸上一冷,不由一吼:“你到底找谁?”

  王富贵吓得直摇头,随即又想起什么,结巴:“我…我问下,你认识一个叫…安清的人吗?”

  安清前几日说的就是这里,他都问了几天了,都说不认识,这片他都快打听遍了。

  老大那日含糊报了个地址,他也没听大仔细。

  “安清?”大胡子一愣,打量着王富贵。

  “是…是啊!”

  “进来吧!”安清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老大,你真在这儿啊!可让我好找。”王富贵听到安清的声音,肥肥的身子顺着门挤进来。

  大胡子被挤到一旁,嘴角一抽,这就是典型的狗仗人势吧!

  王富贵边说边打量着院子,发现还有一个陌生人,不由问道:“老大,这俩是你家亲戚还是你找的下人啊?”

  说完打量了几眼大胡子,不由撇嘴,这人太不顺眼了,长的太吓人。

  安清顿了一下,说:“亲戚。”

  安清的回答,让子言和大胡子一愣,随即心里划过淡淡的温暖。

  “哦,”王富贵恍然大悟,随即嬉皮笑脸跟着安清,缠着安清问东问西,见安清不搭理他,觉得无趣,在院子里瞎转悠,熟悉熟悉环境。

  “你家很有钱吧!”大胡子突然冒到王富贵眼前,笑呵呵的问,吃的这么肥,身上锦衣绸缎,家里条件肯定不差。

  王大富猛然看到一张大疤痕脸,吓了一跳,不满道:“你问这干嘛?”

  “那个,你能不能借我几个铜板?”大胡子实在受不了这身死人衣服了,关键是不合身,穿着忒不舒服了。

  王富贵听了直摇头。

  “这么抠门,几个铜板都不借,我又不是不还。”大胡子气急,想扇王富贵一脑瓜子。

  “看你说的,几个铜板不是钱啊,你那么有本事还问人借钱?”王富贵撇撇嘴,钱是小事,主要他看这人不顺眼,疤痕脸还吓他,他可是很记仇的。

  大胡子无语至极,要不是寄人篱下,他很想揍这胖子。

  王富贵转悠了一会儿,觉得无趣极了,跑到安清面前:“老大,要不要出去玩会儿,街上这会儿可热闹了!”

  王富贵是真心喜欢和安清在一起,因为安清不会看不起他,不会对他阿谀奉承。

  安清本想摇头,随即想到了什么,又点点头。

  安宁看到安清和陌生男子出去,心里有些担忧,随即又想,妹妹的眼光应该没那么差吧!

  大胡子看到安清出门,在院子呆了一会儿,也出去了。

  他得出去弄身衣服穿,他好歹也是有本事的人。

  子言犹豫了一下,带着安清给的银子也出门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