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死人了

庆春令 蒋星梦 1905 2020.06.27 12:43

  安清让大胡子当了两天乞丐就不当了,乖乖呆在家里,不准外出,大胡子虽意犹未尽,但还是乖乖听话了。

  虽然他们隐隐觉得安清有事瞒着他们,也没多问,不知不觉,他们对安清异常信任。

  坏老头自从那日后,再没有醒来过,就像子言说的一样,像个活死人,如果不是那微微起伏的胸口,她都以为是个死人呢!

  哥哥似乎爱上了读书,她给哥哥买了好多书,哥哥没事的时候,便一直看书,眼中是她从未见过的满足。

  安清一遍又一遍的下决心,坏老头,哥哥,这辈子她会都会好好保护的。

  子言买了好多药材回来,每日都在折腾哪些药草,院子里飘着淡淡的药香味。

  日子平静而安逸,但终有打破的时候。

  “天爷呀!你这是怎么了?当家的你就这么走了……这是要我的命呀!我可怎么活呀!”门外巷子传来一阵嚎叫声。

  安清听了一怔,心里有些发抖,眼眸闪过灰暗,衣袖下的手紧紧握住。

  开始死人了嘛!

  院里的人都听到了,那嚎叫声撕心裂肺,还有孩子的声音,听着都让人绝望。

  夜晚的时候,安清终是没有忍住,偷偷去了死了人那家。

  是一家三口,现在就剩下母子二人,那孩子看着也就六七岁的模样,此刻怏怏的,面色发白,妇人也是如此,那模样安清太熟悉了,好像脑海里一下子多了很多那样的面孔。

  很显然,母子二人也染上霍乱了。

  “你是谁?”妇人猛然看到院子里多了一个人,还蒙着面巾,吓了一大跳。

  “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幸好门是虚掩着,她特意从大门进来,就是怕吓到她们。

  不想还是被吓到了。

  妇人不说话,搂着孩子瑟瑟发抖,旁边的火盆烧着冥币,随着风吹起,显得有些慎人。

  “这东西能救命,你们如果感觉不舒服,把它熬成水喝了就能好!”安清手里握着七星草,扔到那母子的脚下。

  那妇女一愣,反应过来冷冷地看着安清,显然不相信安清的话,加上听对方是个姑娘声音,不由胡思乱想,以为是她夫君生前相好的,破口大骂:“哪里来的小狐媚子,我夫君都死了,你还想害我们母子吗?”

  安清被骂的一愣,眼里涌起说不清的情绪,没有多说什么,转身离去。

  东西她送到,吃不吃,信不信不是她能决定的,何况她本就是冒着风险来的。

  那妇人见人走了,拿起脚下的东西看了一眼,发现是七星草,这东西她认识,有毒,不由冲着安清背影狠狠呸了几下,随手把东西扔到火盆里烧了。

  “娘,我感觉有些喘不上气了!”妇人怀里的男孩弱弱道。

  妇人一听,赶紧把孩子松了松,以为孩子是困了,犹豫了一下,把孩子抱到屋里,道:“你先睡会儿,娘还要给你爹守灵,过会儿娘过来喊你!”

  那孩子点点头,缩着身子似乎很难受的样子。

  妇人出去,看着夫君的棺材,心里很难过,眼泪止不住,孤儿寡母,这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呀!

  没哭一会儿,发现她自己胸口越来越难受,伸手撸了几下,其实她从昨天开始就不舒服了,以为是染了风寒,没有在意,想着明日夫君出葬后,她再喝点药。

  过了好一会儿,屋里传来声音,妇人一惊,颠颠撞撞跑了过去,发现她儿子滚在地上,一副很难受的样子。

  “儿子,你怎么了?”妇人抱着儿子颤抖的问,发现儿子热的像一个火球。

  “娘……我难受!”那孩子吃力的说道,脸色白的吓人,眼睛都睁不开了,浑身滚烫。

  妇人一听,急忙把孩子放在床上,“你等等,娘这就去给你熬药!”

  说完就跑出去,她家里刚好有风寒药,是她夫君前几日喝剩下的,好几次,都差点把药洒了,不知为何,妇人感觉她儿子和夫君快死的时候有些像。

  心里十分害怕,脑海里稀里糊涂,难道夫君嫌那边太孤单,想要带走儿子。

  等妇人熬好药,进到屋里,发现儿子背着身子一动不动,屋里静的吓人,只有跳动的烛火一闪一闪,添加了一丝诡异。

  “儿子,起来喝药了,喝完药就好了!”妇人发现孩子依然不动,不由蹙眉,过去想要扶起孩子,但在触摸到孩子身体时,顿时大惊失色。

  手不停地颤抖,好不容易把手指放在孩子鼻尖。

  没气儿了?

  妇人吓得跌坐在地上,像是失了魂魄一样,过了好一会儿,才发出撕心裂肺的声音:“不……”

  接着就捂着的头痛苦,甚至觉得自己哭的都快喘不上气了。

  安清睡下,迷糊间似乎听到了撕心裂肺的哭声,皱了皱眉头,不由微微叹了口气,心中隐隐有了答案。

  妇人抱着孩子的尸体,跑到她夫君的棺材前,痛苦的嚎叫:“为什么,你死了还要勾走儿子,她可是我们唯一的儿子啊!”

  妇人开始胡思乱想,她不明白,儿子明明好好的,怎么说没了就没了,她儿子平日里乖巧懂事,哪里磕了碰了都不哭鼻子,怎么就没了呢!

  就算是风寒,也没有这么快吧!

  她不由相信那些鬼魂之说。

  她感觉自己心中的天踏了,连她自己都快死的感觉,感觉胸口闷痛的厉害,她不知道那是不是心痛的感觉,全身无力,全身没有一处是舒服的,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开始发烧了,整个人迷迷糊糊的。

  这时候,她忽然想起了什么,眼睛紧紧盯着那个火盆,眼里有复杂…绝望…悔恨……

  眼睛慢慢闭上,倒在地上……

  求票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