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活死人

庆春令 蒋星梦 1929 2020.06.21 10:56

    二人进了院子,就坐在石桌旁,也不敢进屋子,生怕一不高兴就被主人赶出去。

  二人被凉了半天,安清才屋里出来,看都没看二人,直接无视。

  大胡子对于安清的淡定已经习惯了,冰冷男子面无表情,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安清没什么厨艺,是安宁弄了简单的午餐。

  看到安宁要给另外两人盛饭,安清淡淡的声音响起:“只盛我们两人就好。”

  安宁手一顿,最终只盛了两碗饭。

  大胡子听了,眼里的亮光瞬间熄灭,揉了揉肚子,他自从被抓后,就没吃过一顿好饭,若不是他身体好,这会儿早饿的爬不起来了。

  “咕咕……”两道饿肚子的声音响起。

  一道是大胡子的,一道是年轻男子的。

  那冷冰冰的面孔微微一红,果然,饿肚子是不能控制的。

  大胡子看着安清,这姑娘太铁石心肠了,他们都是伤患,都不照顾一下。

  不过他不敢说,他怕多说一个费字,安清就会把他扔出去。

  安清若无其事的吃饭,一点没打算搭理二人。

  “清……”安宁第一次被人盯着吃饭,那眼神让他都不好意思咽口里的饭,太直勾勾了。

  “他并不是一出生就如此吧!”冷冰冰的男子突然说话,声音带着一丝沙哑,像是嗓子受过伤。

  安清吃饭的手一顿,没有搭理,随即继续吃饭。

  “如果我没有猜错,他是中了毒,让他智力下降,行动受阻……”那男子继续道,几句就把安宁的情况概括,十分准确。

  安清放下碗筷,终于正眼看向男子,面貌普通,那怕是浑身脏兮兮的,也掩饰不住他满身伤痕,尤其是那两手间三根露骨的断指,看着异常慎人。

  “你有办法?”这人确实有两下子,哥哥从头到尾只说一个字,其余就是动作慢些,他就看出大概。

  “在下会些医术,尚有几分把握!”那人看着安清,语气认真。

  安宁没有说话,看了安清一眼,继续吃饭,只是微微颤抖的手指泄露他此刻的情绪。

  安清打量了男子几眼,起身盛了一碗饭,放在男子面前,说:“吃吧!”

  然后端起碗筷继续吃饭。

  男子一愣,随即嘴角微微弯了一下,用剩余的两根手指吃饭。

  这姑娘算是让他留下了。

  大胡子看了,不由咽了咽口水,这就叫手艺人到哪都饿不死,强硬挤出笑容:“也赏我口吃呗!”

  “没有,离我们远点!”安清说的干净利落。

  大胡子的脸彻底跨下去,动了动嘴,最终默默地蹲在墙角,眼神时不时朝着安清这里瞟来,在角落里不停地咽口水。

  在心里骂那年轻男子没良心,他好歹也搭救了他一把呢!也不知道替他求求情。

  安清吃完饭,就回了房间,心里想着,要不要让男子替坏老头看下。

  大胡子看着桌上的残羹剩饭,急忙跑过来,阻止安宁要收拾的动作,讨好道:“那什么,您忙了一天了,赶紧回屋休息吧!锅碗我来刷,保证弄的干干净净的。”

  安宁听了,看了大胡子一眼,还能不明白大胡子的意思,转身回去。

  大胡子见了一喜,剜了断指男子一眼,又骂了一句没良心,开始扫盘剩菜剩饭,边吃心里边泪崩,脸不厚不行啊!

  安清双手抱胸,靠在门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大胡子,冷清的声音响起:“脸够厚啊!”

  大胡子一顿,转头看着安清,把嘴里的饭菜咽下去,假装没听懂安清的话,乐呵呵:“是啊!我被蜜蜂蛰的最惨,脸都肿的不像样了。”

  这年头,活着都不容易,脸面算什么,他都不记得这东西丢了多少年了。

  安清嗤笑一声,看向断指男子,开口:“你进来一下。”

  断指男子听了起身,和安清进了屋子,看到床上躺着一位老者,正是安清从乱葬岗背回的那个,瞬间明白了,过去替老者查看,正想伸手,似乎发觉他没有手指,眼里闪过一抹嗜血的寒意,随即消失。

  转头看向安清,沙哑道:“劳烦姑娘找三根细线!”

  安清瞬间明白,突然觉得男子应该是位大夫,那些人弄掉他的手指,目的再明显不过。

  安清找了三根细线,绑在坏老头的动脉上,递给断指男子。

  男子用剩余的两根手指接过,仔细捏住细线,过了好一会儿,眼里闪过一抹难以置信,很快消失,看向安清,道:“他是中了一种毒,叫绝命散,此毒中了若没有解药必死,也许是命不该绝,血蜂毒液与此毒相克,正好压制住一些,才使得没有继续毒发身亡,不过这种毒过了十二时辰便无解,必须在十二个时辰内服下解药,否则就算有解药,救回来的胜算也很小!”

  男子怕安清听不懂,特意说的很详细。

  安清沉默了一会儿,“那就是没有办法了?”她说昨夜哪些人怎么撤离的如此干净利落,原来是料定人定会死透。

  男子对于安清的镇定有些诧异,犹豫了一下道:“办法尚有一丝,如果可以求得一颗回魂丹,或许可以让他暂时保住性命,不过是个活死人,你要想明白。”

  也就是说,人活着,却一直无法醒来,就是他们口中的活死人。

  回魂丹,这世间只有三粒,极其珍贵奢侈,关键时刻能救死人一命,一粒已经被人服用,一粒在当今圣上手里,另一粒不知所踪。

  安清不语,紧紧咬住唇瓣,那样和死人有什么区别,她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男子看到安清这样,眼里闪过暗淡,医者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那也比死了强,活着总有办法的!”大胡子探着脑袋说,看到安清一记冷眼过来,立即怂了,“我去刷碗!”

  说完赶紧溜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