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庆春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不一样的二人

庆春令 蒋星梦 1886 2020.06.22 12:33

    “这回魂丹十分珍贵,现在世间恐怕也只有两粒了!”断指男子解释,他平时不是多话的人,今日说的够多了。

  “如果,我能找到,你有把握让他醒过来吗?”安清看向男子,直觉告诉她,这男子的医术应该不低,哥哥的病虽不是绝症,但也和绝症差不多,这人能说有几分把握,这天下能有几人?

  但是,她前世并没有听到,有那个神医是断指的呀!

  难道这男子前世死了?

  男子沉吟了一会儿,道:“也许能,不过需要时间,多久我无法肯定!”

  这世间的一切都是生生相息,一切都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好,回魂丹我会找来!”安清看向坏老头,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放弃的。

  回魂丹珍贵她当然知道,当今圣上那颗她无法弄到手,但是剩下那颗,她知道在那里,或许有点希望。

  那颗,就在洛湛的手里。

  看来今夜又要去一趟洛府了,想到洛湛那个奇葩,眉头微微皱了皱。

  安清给断指男子找了一套安宁旧衣服,又扔给男子十两银子,示意男子自己买药治病,毕竟他自己就是大夫。

  安宁进来看着坏老头,神色流露出淡淡的忧伤,在他眼里,坏老头虽然严厉,辱骂他们,但却从未真正伤害他们兄妹。

  这点他一直都知道。

  安清不语,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从屋里出来。

  出来就看到看到大胡子手里拿着一把菜刀,对着一个水盆在脸上比划着,脸上的胡子就刷刷往下掉。

  大胡子感觉有人注视,转头看了一眼,手微微一顿,解释:“那个,借用一下刀啊!”

  这才发现,他没经过主人同意,就用人家东西了。

  “明天出去重新买一把回来!”一想这刀刮过胡子,安清就觉得隔应极了。

  大胡子手一抖,面部狠狠抽了一下,他如果有钱买刀,至于拿个菜刀吗?

  “我没钱!”大胡子几下就把胡子修理完了,生怕安清一个不高兴,夺下菜刀不让他用了,转头可怜巴巴的看着安清。

  安清看到大胡子的真容,眼里闪过一丝意外,但很快消失不见,只见原来脏乱浮肿满脸胡子的人,露出一张粗犷的黑脸,尤其是一边的半张脸,有一道犹如蜈蚣的疤痕,几乎占据了他半张脸,咋一看,十分吓人。

  这样一看,还不如留下胡子,那样起码看不到疤痕,看着正常些。

  安清也知道大胡子为什么选择把胡子刮干净,因为留下胡子和刮干净后,绝对是两张不一样的面孔,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大胡子看到安清表情,没有多大意外,这姑娘在乱葬岗都面不改色,他脸上的疤痕就算是再恐怖,也吓不到眼前的姑娘。

  刮了胡子,那些人都认不得他了,他这副尊容已经藏了很多年了,连他自己都快忘记自己长什么样子了。

  “姑娘放心,我虽不是什么好人,但也绝对不是他们口中的杀人恶魔,这次承蒙姑娘相救,在下感激不尽,姑娘放心,我绝对不会给姑娘惹祸,如果姑娘有用的着我地方,在下一定竭尽全力……”

  大胡子噼里啪啦说了一堆,却发现安清好像根本没在意,不由苦笑,这还是他第一次向人这么表达忠心呢!

  而且,他说的可都是真心话,如果没有安清,他这次必死无疑。

  安清对于大胡子为人怎样不感兴趣,何况她也不是一个轻易就能相信的人,走神之际,一个屋门出来了一个人。

  二人都不由一愣。

  如果不是那三个断指还在,他们都怀疑院里进来生人了。

  只见那人长了一张眉清目秀的脸,眼神忧郁,皮肤很白,像是很久没有见过太阳一样,站在阳光下,像个儒雅少年。

  “我叫子言,以前我戴了人皮面具,很难识破,这是我的真容!”言外之意,就是不用担心有人会发现他。

  安清皱眉,把人皮长期贴在脸上,不用真容见人,这人不会有什么麻烦吧!

  “姑娘放心,我的真容无人见过,就算见过,那人也已经不在了,我平日喜爱药草,这次也是医术惹得麻烦,绝非什么杀人魔头!”子言苦笑解释,眼里不带一丝感情。

  安清点点头,这样最好,在脑海里搜刮了一下,没有听过子言这个名字,如此看来,这人医术应该很高吧!

  “我叫大胡子,”大胡子想了一下说,他以后就叫大胡子了。

  “你以后就住这间屋子吧!”安清对着子言指了一间屋子。

  这院子一共三间屋子,哥哥一间,自己一间,子言就和坏老头住一间,也方便照顾,毕竟他是大夫。

  “好,”子言点头答应,似乎对住哪里没什么要求。

  “那我呢!”大胡子指着自己急问。

  “柴房!”安清觉得这个大胡子有些不同,经历了那么多事,还乐呵呵的,不知是伪装还是本性。

  大胡子脸色微变,没敢多说什么,谁让他现在无用呢?

  寄人篱下,可不就得听话吗?

  犹豫了一下,又问安清:“可以借我几个铜板吗?我想换身衣服!”

  从死人堆里扒下的衣服,穿着可真不舒服啊!

  “没有!”安清说的干净利落,如果不是赶不走,她会让此人留下?

  大胡子泄气,似乎想到了这个答案,不由看了一眼子言,虽然衣服不太合身,但好歹干净啊!

  这待遇啊!简直不能比较。

  不过也没有多说,衣服而已,赶明他就换身,正好给他们显示一下身手,免得老看他像废物一样。

  安清没有再搭理二位,默默等着天黑。

  记得投票啦啦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