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大时代里的小人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七章 故旧还是骗子?

大时代里的小人物 孟夏春晓 2257 2019.07.12 09:23

  看到赵立人对着名片不知道在想什么,柳源升气定神闲地端起茶杯,小口抿着茶水。

  他一点都不着急,只要赵立人脑子没进水,在知道自己的身份后,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果然,杯子里的茶水还剩一大半时,赵立人一脸热乎地说:“柳老板,失敬失敬啊,原来您是做大生意地,我赵立人刚才有眼无珠,对不住,对不住。”

  柳源升矜持地摆摆手说:“都是小打小闹,不值一提。”

  赵立人笑着说:“柳老板也太谦虚了,呵呵,不知道柳老板在哪发财?都做什么生意?”

  柳源升说:“什么赚钱做什么,赵老板,大陆的情况你最清楚,什么都缺,只要东西好,有多少就能卖多少。所以关键在于,货从哪来。”

  “柳老板能提供什么货?”赵立人心里暗骂这个老狐狸,一上来就将我的军。

  柳源升笑眯眯地说:“赵老板想要什么我就有什么。”

  赵立人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这个假洋鬼子,口气这么大,行,今儿非让你下不来台不可。

  “录音机、录像机、随身听、照相机,都是些小玩意儿,想必柳老板那边没问题吧?”

  这几样生意他已经眼馋很久了,可惜因为没有门路,一直插不上手。

  柳源升笑道:“小意思,录音机我可以提供夏普的,录像机和随身听我可以提供索尼的,照相机我可以提供柯达和徕卡的,赵老板还满意?”

  赵立人瞪大眼睛:“当真?”

  柳源升傲然道:“柳某人做贸易将近二十年,仁达也不是小公司,鄙人是不会砸仁达的牌子的。”

  赵立人连忙说:“我自然是信得过柳老板。柳老板,我能冒昧地问一下,您为什么要打听戒指的来历?”

  柳源升摇摇头说:“这是私事,无可奉告。”

  赵立人被呛住了,皱眉说:“柳老板,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吧?得,既然你不方便说,那咱们喝完茶,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柳源升没料到他脾气居然这么硬,一言不合就要翻脸,连忙道:“赵老板,莫生气,喝茶喝茶。”

  赵立人抱着胳膊无动于衷,说:“我赵立人虽然喜欢钱,可要让我为了钱出卖朋友,对不起,我做不到!”

  柳源升愣了愣,随即苦笑连连:“赵老板啊,误会了,误会了!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强龙,只是个生意人,来大陆求的是财,不是来结仇的。”

  赵立人还是摇头:“对不住柳老板,您要是不说,我立马扭头就走。”

  柳源升没办法了,放下茶杯,望着盒子里的金戒指,轻轻叹了口气:“好吧,赵老板,实话告诉你,这枚戒指很特别,它的工艺和样式跟家母戴的那枚简直一模一样,当初第一眼看到时,我还以为家母的戒指丢了呢,否则怎么会在几千公里外的京城出现呢。后来我发现,这枚戒指虽然看上去跟家母那枚很像,可花纹和雕工还是有细微差的,总的来说,比家母那枚更好。赵老板,我想见见做这枚戒指的大师傅。”

  赵立人心里打了个突,脸上却不动声色道:“柳老板,您会不会认错了?”

  柳源升摇头说:“绝对没认错,而且这枚戒指的成色很新,是最近才做好的。赵老板,无论如何请您帮忙,事后鄙人必将重重酬谢。”

  赵立人不置可否地笑笑:“柳老板,不知道你找这位大师傅干什么?”

  柳源升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位大师傅应该姓冯,他是家父故交,家母的首饰都是找他专门定制的。”

  赵立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也太巧了吧,这人不会是个骗子吧?

  柳源升看他脸色,就知道自己果然猜中了,于是趁热打铁说:“赵老板,如果您觉得为难,只需要帮鄙人带个话,接下来的事情我自己来办。”

  赵立人心里犹疑不定,既想跟柳源升搭上线,又怕被柳源升阴了,左右为难,眉头都挤成一团。

  柳源升继续劝道:“赵老板,这个忙对于你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不管成不成,柳某人交定你这个朋友了,以后你想要什么进口商品,找我柳某人。”

  赵立人一听这话,恨不得立马点头答应,可理智却告诉他,不能这么做。

  “柳老板,您的意思我明白了,容我考虑考虑。”

  柳源升见他没有一口回绝,顿时大喜过望,说:“OK,OK,我在首都还能呆几天,住在首都饭店,赵老板如果想好了,可以打我电话,电话我都写在了名片背后,也可以直接去饭店找我。”

  离开茶馆,赵立人捏着手中的名片有些不知所措,在大街上徘徊了一会儿,他没去找冯老头儿,而是直接往北大去了。

  “赵哥,你怎么来了?有事?”下午最后一节课结束,孟春晓刚出教室就看到赵立人一脸焦急地在走廊里走来走去。

  赵立人给他使了个眼色,孟春晓让田建新几个先去吃饭,拉着赵立人来到走廊尽头。

  “三儿,出大事了!”

  孟春晓吓了一跳,连忙问:“咋了?警察要抓你?”

  “呸呸呸!”赵立人往地上啐了几口唾沫,“晦气!不是我,是冯老爷子!”

  “冯老头儿被抓了?为什么?”孟春晓抓着赵立人肩膀问道。

  “哎呦,疼疼疼,松手!”赵立人呲牙咧嘴,“冯老爷子没被抓,是有人要找他。”

  孟春晓松了口气,没好气道:“你这人,不一下子说清楚点。找就找呗,至于这么大惊小怪?”

  赵立人急得直跺脚,说:“哎呀,三儿,急死我了,是个港城人找他,而且还是顺着首饰这条线摸到我头上的,你说我能不怕吗?”

  “港城人?首饰?”孟春晓也不淡定了,皱着眉问:“他找你了?”

  “对啊,就刚才,还是孙常胜搭的桥,我到了后才知道正主不是孙常胜,而是柳源升,就那港城人。”

  “你们说啥了?”

  “他就向我打听打首饰的师傅,说是他爸的老朋友,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让我给冯老爷子带个话,想跟他见一面。不过……。”

  “不过什么?”

  赵立人咽了咽唾沫,小心翼翼道:“三儿,我说实话你可别生气。”

  孟春晓不耐烦道:“赶紧的,啥时候这么婆婆妈妈的了。”

  “他答应事成之后,能给我们提供录音机、录像机、随身听、照相机这些进口货。”

  “你答应了?”

  “没有!我说我考虑考虑。噢,对了,这是他给我的名片。”

  孟春晓接过名片看了一眼,嘀咕道:“仁达贸易公司,董事长,柳源升,不会是个皮包公司吧?”

  (求推荐票,谢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