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爱情是条离间计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节 邂逅美女

爱情是条离间计 武辰 3270 2005.07.21 18:03

    2、

  回到寝室的李林一脸的严肃:眉头紧锁,嘴巴微抿、头部与水平方向保持75度角,非常呆讷。踢倒了过道里的塑料水桶也没在意。他走到床边把书本码在床头后便蒙头大睡。

  其实蒙着头是睡不着的,因为呼吸不通畅,极其容易让身体感到不适。李林此时也是半睡半醒——他仍然在思考那个问题。半个小时后,他调整了睡姿,将被子里的头伸了出来,不知道这是否意味着他已经想清楚了问题,或者只是无意识中的伸展身体,使其能够得到更好的休息。

  在此之前,他也问过自己无数次这个问题,但每次都被自己强势的“回答”给解决掉了。然而这一次与以往有些不同,他需要回答的已不仅仅只是“读书是否有用的问题”,而且还需要回答“数个月后的自己如何快速融入社会”。这让他很苦恼。

  如果说读书是否有用的问题,在知识就是力量的回答之下可算是完美解决了,那么如何快速融入社会则有着相当的难度,因为这个问题的答案学校没有教,身在农村的父母也解决不了,而虽近在身边的同学们也自然不愿意与其讨论这样枯燥的问题。

  第二天早晨,李林醒的很早,不到6点就起了床。被烦恼问题捆饶了大半晚上的他决意去操场上运动一下,希望借助身体上的活力赶跑脑海中的疲惫。于是,他穿了短裤球鞋,来到了运动场。

  这时候的运动场上人还不多。刚开学不久,大家还习惯着暑假在家里的懒散习惯,赖在床上,享受早晨最惬意的睡眠。李林放眼望去,绿的草地让他感到非常振奋,精神一下子高涨起来。于是,他进入了跑道慢跑起来。

  跑步是项很有意思的运动,李林一直这么认为。他喜欢上跑步的原因之一,就如前文所说,能够让身体产生活力,赶跑脑海中的疲惫。这种最单调最机械的运动往往最能训练一个人的毅力、灵活与思维。跑步贵在坚持,毅力能在坚持下被训练出来;而由于身体长时间往复做着一个动作,因此对于灵活度也就有着非常细致的要求;再者跑步不是简单的重复,那其实更应该算作是一项思维对体力的挑战,在这个时候包括身体、耳朵、眼睛等可以感触的身体部分都“缺少”了可以被感触的对象,因此,大脑的活动会越发的频繁。

  五圈下来,李林感觉有些累了,因为早上没吃早饭,空腹运动很容易疲劳。他只好到跑道边上休息。正走着的时候,一位正跑步的女生与他撞了个正着,他因为已经累的厉害,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而那女生也似乎没站稳,依着惯性也往前倒了下去,正好趴在了李林的身上。

  李林很恼火,但是这时的他几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好闭着眼睛试图用手撑坐起来。而那女生倒好,趴在他身上半天没有站起来。李林张开眼睛细看一下,发现这位摔倒的女生很像他的一位表妹,她有着细黑的眉毛,看起来很有生气;鼻子也让人感觉到一股伶俐劲;而那有如瀑布的头发则让人体会到了女人温柔的一面。

  正用力时,却发现裆下有点疼,李林急忙抽手去探。但手还没伸到裆下就被另一只手给甩开了,紧接着女生甩了一句“你耍流氓!”这下可把李林给急坏了,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噌”地一下站了起来,似乎裆下的疼痛也被这紧张的空气给赶跑了,连声向女同学赔礼道歉。

  但奇怪的是,那位让李林产生幻想的女生此时却止住了生气,只拿眼睛把面前的这位男生上下打量,最后还咯咯的笑了起来,直笑到腰也弯下去了。李林百思不得其解,正疑惑着的时候,那女生开口了。

  “刚才压到你的敏感位置了吧?”她嘴角的笑意还没有散去。

  “不知道,反正感觉有点疼,你怎么压下去后半天都不起来呢!我刚跑了好几圈,正准备去跑道边上休息一会呢,一点力气都没有,被你这么一撞,我都快散架了!”李林一边抱怨着,一边拿眼睛偷看她,这动作没使她不好意思,反倒让李林浑身上下焦躁起来,以至他连“撒谎”都用这么直接的语言。

  “我也是不小心呢,刚才也跑了好几圈了,累的我倒下去后都不想起身了。”说这话时,她还收不住笑,顺延着刚才的笑脸,只把笑声给收住了,让人感觉“真诚”多了。

  看到这张脸,李林这出气也不太好撒,只好“咳、咳”地清了两声嗓子,用清脆有力的声音在时空上画断刚才与现在,好让他们之间的谈话进入到下一个阶段。

  “现在歉也道了,礼也赔了,还笑我啊?对了,还没问你名字呢!”李林自信起来,开始了进攻。

  “我叫刘芳!与校长一个姓氏!你呢?”

  李林听到这个名字,似乎想起了些什么。但是他随即便转过了神,回答她说:“李林,我在男生宿舍3栋306室住!”这话一出口,他马上就后悔了——这不等于是想邀请女孩参观寝室么!

  果不其然,在他话完之后,刘芳就愣了一下,肢体不知道该如何摆放才好,因为她不知道该如何接下这话茬了。是说出自己的详细住地,还是笑而不答呢,这让她很为难。脸上的表情此时也随之变得复杂起来。

  李林这才细细的观察起了她,脸蛋很漂亮,漂亮到不知如何形容才好,直叫人想往脸蛋的缝隙里钻;而点缀在面部的眼睛,则清澈迷人,显出了女孩的温柔;身材适中,看上去充满了活力——这恐怕是她坚持运动的结果。

  两人都沉没了,然而双腿却不由自主的在跑道边的草地上度着。

  李林脑海里一边空白,此时的他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然而他不能那么做,他需要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邂逅”——他喜欢这种叫法。于是他极力的在脑海中搜寻,希望能够抓住一根线索,让他的思绪清晰起来。

  “我送你回宿舍吧!”李林刚崩溃掉的自信心在这句话出口之后,又昂起了头。

  刘芳也高兴起来,满口回答说:“好啊!”

  就这样两人一直慢慢的走到了刘芳宿舍楼下的大门边。刘芳有点激动了,喃喃的说:“真的很谢谢你!今天撞倒你真不好意思。”

  但是李林却听得真切,脸上一阵发烧,手也不知所措,本想伸手与她相握、互道再见,但是却怎么也找不到开口说话的感觉——木讷就这样写在了他的脸上。

  “你今天晚上去教室自习么,我也去的!咱们一起吧!”刘芳继续说了下去,但脸上已经泛起了一种不解的神情。

  “好啊,我今天会早些去的,那间教室你知道吧?!我在那里等你!”李林这才缓过神来。

  “好的!”两人就此道别,颇有点神交已久后道别的气氛。

  回到寝室的李林转而变得兴奋多话起来了,这一改他往昔的木讷习惯,让寝室其他同学颇为震惊。大家纷纷问他早上遇到什么事情了?是不是走了桃花运?或者捡到巨款了?等等。但李林就是笑而不答,顾左右而言他,这本不是他的习性,他也不常做卖关子的事情,但是这一次却运用的如此娴熟。

  “现在才7点不到,兄弟们就别吃饭了,来‘审问’一下李林老大今天到底怎么了?大家说好不好?”寝室里最爱热闹的“小道消息顾问”赵庆明起哄起来,将大家的情绪挑拨到了最高点。众同学开始搬凳子挪座位,纷纷围到了李林的床边。

  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反感,李林心里轻轻的笑意渗到了脸上,这成为了几个死党“严刑逼供”的重要把柄。

  他只好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同时他还伸手摸了摸裆下,打趣说那地方现在还是疼的呢!众同学都笑了起来。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当时就是找不到话说!”李林不好意思的说,一边拿毛巾一边找了衣服去了洗澡间。

  这话一出口便遭到了一群人的鄙视,大家都说他小气,不愿意“分享”更多的故事。

  不一会儿李林也洗完澡,穿了衣服,和大家一起上早课。从寝室到教学楼这段路的距离虽然不短,往常要走上15分钟左右,但今天却似乎只让李林的脚用5分钟走完一般。因为他思索着一些事情,比如今天晚上去教室自习时,该与刚才邂逅到的美丽女孩发生些什么?思考的时候,时间似乎总是过得快一些,无意中将距离、空间、思念、友情等或可度量或不可度量的事物缩小或扩大了。

  上午是三节数学课,李林听得一般,因为他在继续想着晚上的事情。作为他第一次如此正式的与一个女孩约会,他需要多作准备。50多岁的李老师硬朗的声音多次打断了他的思绪,将其拉回到课堂上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