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爱情是条离间计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节 读书生活

爱情是条离间计 武辰 3193 2005.07.21 13:14

    1、

  李林吃完晚饭时已近六点钟。但此时,学校办的这间万人食堂里人还不多。一般的日子里,六点钟时,食堂里都坐满了吃饭的学生,然而现在才开学不久,北京今年九月的气温依然高居不下,毒辣的太阳依旧能够烤得人发晕。因此,即便到了晚上六点,刺眼的阳光也还很强烈——这根本不算是晚上。

  学生们下课后,都窝在宿舍看书、上网、或谈一些学校新近发生的趣事,很少出来走动。李林早早的便到食堂吃晚饭,只因为他今天要早些到自习室去占个好座位,不使自己继续坐在那个靠近教室后门边的“保留角落”。以前,他时常坐在那个角落看书,虽然门外很吵闹,不时有无聊男女学生的嬉戏之声从门缝钻入,一阵一阵的,好似积了千年万年后才从嘴中喷出一般,不但有着很高的分贝,而且异常难听。然而,即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他也能把书一遍遍的耐着性子看完,并且将读书笔记做得工工整整——这是他的天赋。

  李林是个很好学的学生。他读中学基本没花什么钱,家里支持他读书的费用仅只每月150元的伙食费,而即便如此,一年下来,他也能节省五六百元;考上大学后,学校又免去了他四年的学费,并且由于他品学兼优,每月还能获取百余元的奖学金。因此可以说,他的好学为他从中学到大学的这一段重要求学历程解决了不少费用。

  李林的父亲是一个地道的农民,与中国八亿多农民一样,靠那几亩田地过日子;他的母亲由于身体不好,经常生病,所以只好跨出家门,做点小生意,“免去”下田劳作之苦。老两口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生活。

  或许是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生活惯了,他来到北京这座大都市上大学后,也继续着他的习惯,过着“艰苦”的生活:每天早上很早便起床,到教室自习半小时,等到学校食堂人快散尽的时候,才从教室慢慢的摸到食堂,获得那所剩不多的早餐,并常常因为是最后一批吃饭的人,而获得更多一点,被食堂师傅“善待”。中午的时候则一反早上的做法,下课铃声一响,便急火火的奔向食堂吃午饭,往往成为食堂午餐服务的第一批“客人”——这么做,倒不是因为能如同早上一样获得多一点的食物,而是因为能够较早的解决午饭,腾出时间来去干其他的事情或午休;同时也能早点填饱肚子,让早已瘪下去的肚皮尽早充实起来。而到了晚上,如没有其他什么事情需要提早做,一般都是六点钟左右便吃饭,然后去教室自习。

  今天的六点钟相比于这个季节中的其他日子似乎来的更早,因此他现在吃完晚饭,然后赶到教室自习应该还不算太迟。

  他曾试着为自己做了多份作息时间表,但每一份都不那么完美,因为他似乎总有做不完的事情。细细盘算起来,至少有如下一些事情是每天必须要做的:早自习;吃早饭;洗衣服;上午课;吃午饭;午休;下午课;运动;吃晚饭;晚自习;看课外书籍。而除此之外,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也偶尔去学校机房练习计算机课上所学的内容,或者窝在宿舍听几个死党谈论学校里最近发生的趣事——但很少参与这些激烈的讨论。而这些事情总是占尽八小时睡眠之外的十六小时时间,因此他时常感觉很郁闷。

  虽然今天很可能不用再坐在那个靠近教室后门边的“保留角落”,但是在去教室的路上,他依旧思索着自习时如何才能避开那些无聊男女发出的刺耳声音。这么想着的时候,还真有几个“点子”让他啃了出来,或许可以用棉球塞住耳朵,或许可以比平时更为投入一些,拿笔边涂边看,将注意力集中到书本中来,更或许可以换到其他教室——这恐怕是他最不情愿想到的。

  思绪一顿,脚也停了下来,面前就是自习教室的大门,他跨了进去。里面已经坐了三五个人,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这回他可以找个远离喧嚣的座位坐下来静心学习了。于是,他径直走到了第四组的中间一个座位,前后均无人,省了被椅子课桌等物件移动声骚扰的可能。

  李林摸出桌子抽屉角落里的一块抹布,察了察桌椅上的灰尘。由于这一组的桌椅每排均是双座,为了避免大意的时候弄脏衣服,所以他将旁边一个座位上的灰尘也察去了,同时也算为自己“开拓”出一片较大的学习空间。完毕之后,他坐了下来,摊开书本,拿出钢笔和笔记本,认真学习研究起来。

  半个小时纹丝不动的学习,对李林来说一直都是小case。但是这一次,他却有点犯难,因为旁边那几个“不规矩”的同学开始“聒噪”起来。而这一次的话题不是别的,真是让他头疼的“事业、人生”问题。

  “现在哪讲什么文凭不文凭的,我一位什么文凭都没有的朋友不就去了东莞一家广告公司做客户经理么,成天什么事情也不干,但是却可以享受每月数千元的待遇。”其中一位年长一点的同学愤愤的说。

  “不会吧!这怎么可能,当个官至少要会点东西吧,广告公司里的客户经理怎么说也可以管好几个人了。不可能!”另一位听得瞪大眼睛的同学发出了疑问。

  “怎么不可能,现在广告公司这块,缺的就是头脑灵活的人,读大学出来的人还不一定干的了这事呢!”这倒是句大实话,留分头的小帅哥反驳说。

  说到这时,瞪眼睛的同学似乎有点明白了,但是仍然怀着疑问说:“现在这趋势有点吓人,倒霉的是咱们学校竟然连点公关关系课程都不教。我真担心以后出了校门,除了会依着书本说两句带着讨人厌的学生味道的官话外,就什么都不会了!”

  此时的李林也跟着他们的谈话思绪陷入到了无穷无尽的思考之中。或许那留分头的小帅哥说的就是事实,只是如他一般的这些还未步出校门踏入社会的学生体会不到。但随即他便否定了这一想法——读书怎么会无用呢?从小到大,他凭着聪明和勤奋,一步一步的升入了大学。上大学这四年来,他每时每刻都记着入学时自己对自己说的话:既以第一名进入这所大学,也要以第一名毕业于这所大学。正想着的时候,旁边几位同学的聊天声音又高了几分贝,打断了他的思绪。

  “不过也是,现在这社会啊,光靠咱们学的这点书本知识,根本没办法应付,除非继续上学读书深造,或者尽早踏入社会多磨砺,否则等到四年毕业后步出校门至少得两年时间再打磨!浪费时间。”这话出自那分头小帅哥的口,着实让李林吃了一惊。

  学校里的这类分头小帅哥多是有名的花花公子。家里经济条件好,自身形象也不错,因此颇受校园内外的女生们欢迎。每逢周末,便是这群小帅哥的好时光,一来有时间带着女生去校外灯红酒绿的市区里“过瘾”;一来可以实现他们“尽早踏入社会提前接受磨砺”的想法。事实上,后者更有着象征意义,因为即便是周末,学生离开学校不回来,也是要经过申请审批程序的。为此,小帅哥们多以外出实习、寻找兼职等理由加以搪塞,而事实上,他们申请外出,不过是想与合意的女生过两天“逍遥日子”。

  对此,学习上抓的很紧的李林也知道一点,这与他几年来所在寝室里的好事同学不无关系。每逢周末,小帅哥们一有所行动,不到半天时间,消息便能在这伙人中传开来,而且准确到:女生姓什名谁、身高多少、长发与否、皮肤如何、三围尺寸、衣着打扮、言谈举止以及是否有“前科”。近十项下来,也够谈上个半天时间的。而在两天过程中,还不断会有最新进展情况通过各种渠道汇聚过来,这更增添了参与者的积极性,犹如那吃不着胡萝卜的驴子一般,誓要听个究竟。于是,关于这类话题的闲聊时间也会加以延长,并且频率上也变得相对均衡,基本上周末两天中的早上、中午、晚上饭毕之后均会有一次长谈。这样一来,即便在寝室呆的时间很少的李林也有机会了解一些了。

  分头小帅哥们用以搪塞校方的外出理由,用在此处如此贴切,这是李林感到吃惊的原因——莫非世界上真的只有他自己最傻,傻到相信了读完学校的几本教科书,出了校门踏入社会便能应付自如。

  心情很矛盾的李林也不愿再继续学习了,因为这关系到“事业与人生”的头等大问题在没有理清之前,他是绝对也坐不住的。

  犯难之下,教室里那几个闲聊的同学也收拾着东西,准备离开。李林一看手表,已经10点多了,只好也收拾东西离开了教室。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