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再世为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重生之再世为后 织尔 3195 2019.02.23 18:52

  翌日,穆风然睡醒之后又看见怀枝泪眼汪汪的在床边趴着看自己,心中不觉有些无奈,拍了拍她的手说了几句安抚的话,就起身梳妆。

  边梳妆边听怀枝抽泣的说着已经告知了穆府她无碍的消息,太子也早早就出门不知去哪里,还说小姐晕倒那日情况紧急,匆忙之下遗落了一支发簪,穆将军让下人转交给小姐。

  穆风然打开木盒,的确是自己那日佩戴的发簪,底下还有一张薄薄的纸,是父亲的字迹。

  已派人去大理寺查明情况。

  穆风然轻轻舒了口气,说到底父亲还是信自己的。

  把玩手中的发簪许久,状似不经意的提到“再过十日就是大理寺卿家二小姐的及笄礼了吧,可给我下了请帖?”

   “自是下了的,娘娘是要去么?”

  “陈二小姐的亲姐姐安平郡王妃是我的嫂嫂,我该去看看的。”

  “说来也巧,大理寺卿家的嫡二小姐和庶三小姐是同一天出生的,但嫡庶有别,庶三小姐的及笄礼怕是办不了了。”明月笑嘻嘻的为穆风然端了杯粥说道

  “庶三小姐,莫不是叫陈梓瑜?”怀枝在一旁问道“就是殿下回来那日从阁楼掉落,被殿下救下的那个女子?”

  “好了,总是议论旁人,你们两个也不怕隔墙有耳。”

  上一世,陈府送了个庶出的女儿做妃子,是打了嫡小姐的脸,陈梓瑜是个心气高的人,这及笄礼怕是有好戏看了。

  能去给陈梓瑜找找不痛快,是穆风然很有兴趣的事情了,就这样想着,穆风然不禁笑出了声,只笑了一下,就突然愣住。

  “昨日殿下说我变了,你们说,我是真的变了么?”见二人没说话,穆风然看了看门外站着的下人无奈的笑笑自顾自的说“是变了的。”

  变得自己都不认识了。

  —

  这十日穆风然几乎未曾见过殷洵,只有一次,他来问过大理寺卿嫡次女的及笄礼她去不去,得了她的回答后,殷洵派了一部分护卫给她,不曾多说什么。

  吩咐怀枝备好礼后,就带着下人去往陈府。

  太子妃亲临陈二小姐的及笄礼,是给足了陈家的面子,听闻太子妃要来,京中贵女几乎来了个遍,这也正是穆风然想看见的。

  “九月三日,皇帝去祁川避暑,十月二十一日回来,十一月九日下达退位诏书,次年二月初南下前往旧都。”坐在马车内,穆风然细细算着日子“今天是九月二十六,距离皇帝回来还有五天,就剩五天了”

  若是在皇帝回来之前就能找到殷泓的罪行,能找到他与南国通敌的证据,若是这样,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

  父亲就不会死,念安也不会被腰斩,母亲也不会自裁,她再劝父亲解甲归田,穆家就不会有事了。

  她会坐稳皇后之位,陈梓瑜也不会再在她面前嚣张跋扈,怀枝也不会死。

  若是能这样,就在好不过了。

  “小姐,到了。”穆风然想的入神,听见怀枝的声音才回过神来“咦,那好像是罗府的马车啊。”

  穆风然下了马车,就看见罗清若笑眯眯的冲她打招呼,好像是身后丫鬟提醒,她才反应过来要行个礼,穆风然不禁失笑,对她说了句可,也让刚到的人都起身。

  由陈府小厮带着入了后院,本来叽叽喳喳的吵闹声也因为内侍的一句“太子妃娘娘驾到”而雅雀无声,片刻过后便是问安声,穆风然坐到上座后方让人起来。

  “娘娘能亲自来小女的及笄礼,真是让臣妇受宠若惊。”说话的是陈府的正夫人海氏。

  穆风然淡淡的笑了笑,扶起海氏“夫人这是说的哪里话,嫡小姐是郡王妃的妹妹也就是本宫的妹妹。”

  太子妃都说了这样的话,下座的夫人们自是应和,不多久,及笄礼就开始了。

  可等了良久,却不曾见陈梓玥到来,穆风然淡笑着喝了口茶看着众人议论纷纷,侧身对怀枝说“这好戏,就要开始了。”

  终于,礼乐奏响,一身黑红襦裙的窈窕女子漫步走来,穆风然瞥见海氏的脸色变得不好,不出所料,走来的人是陈家的庶三小姐,陈梓瑜。

  “陈梓瑜,你好样的!”及笄礼过半,一声尖利的女声打破了原本奇怪的气氛,穆风然心中冷笑一声,

  来了。

  只见来人也是一身黑红襦裙,气势汹汹的朝着中间的陈梓瑜走来,待得众人未反应过来之际,只听“啪”的一声,鸦雀无声。

  早就听说陈二小姐性格骄纵,脾气火爆,今日果真是涨了见识,当众掌掴庶妹,真是痛快。

  “玥儿!你这是做什么!”海氏气急败坏的说道。

  “是她,若不是她昨日给我送了让人昏睡的汤,我怎会耽误这么多时辰?!”陈梓玥指着陈梓瑜的鼻子骂道

  只见后者泪眼汪汪的小声回到“姐姐怎么能这样说呢,妹妹是看姐姐晚了时间,怕让陈府被人笑话,这才不得不先代替姐姐进行及笄礼。”

  “你胡说!你个庶出丫头有什么资格代替我?”

  穆风然见陈梓玥又想动手,忍住笑意微微提高了声调“二小姐如此动怒,怕不是觉得本宫的礼备的少了?”

  穆风然由着怀枝扶起来,走到陈梓玥面前,打开手中的盒子,里面是一对桃红的手钏,本就透亮的红色在阳光的照耀下更加耀眼,穆风然拉起陈梓玥的手将手钏替她戴上,夸赞道“殿下将这手钏拿给本宫时,本宫就觉得应该找个肤色白皙的,看看,你戴着果真是极好看的,喜欢么?”

  “臣..臣女多谢太子妃”陈梓玥呆呆的看着穆风然,说话都有些结巴

  倒是个性子单纯的。

  “三小姐也是今日及笄吧”穆风然拉着陈梓玥的手淡淡的看了一眼陈梓瑜,怀枝适时地打开另一个盒子,是一个桃粉的发簪“这是金玉阁新上的饰品,今日赐你做及笄礼,你喜欢么?”

  “民女谢太子妃娘娘。”穆风然满意的看着陈梓瑜跪拜下去。

  “既然嫡小姐来了,及笄礼就该着正式开始了吧?”穆风然松开陈梓玥的手,柔柔的笑问着海氏“说起来也不怕夫人您笑话,本宫自小就是个嘴馋的,听闻夫人为二小姐的及笄礼,特意着人买来了品臻坊的樱桃酥,就想等着开宴多吃几块呢。”

  “太子妃说的是”海氏一脸笑意的点头应是。

  这及笄礼,又重新开始了。

  世家的消息一向传的快,穆风然能知道今日也是陈梓瑜及笄,其他夫人们自然也是知道的。但陈府对外说是陈二小姐的及笄礼,自然主角就是陈梓玥,穆风然微笑的看着跟在陈梓玥身后的陈梓瑜,心中很是舒爽。

  想必她是恨极吧,计划了许久要抢陈梓玥的风头到头来却还是给别人做了陪衬,不过...也不算是毫无收获,穆风然弯了弯嘴角,至少,陈梓瑜今天算是在京城贵妇面前出了名呢。深宅内院那些个明争暗斗,正房夫人们谁心里不清楚,怕是今日这一出,世家贵妇们都知道了陈家的庶小姐是个为抢风头,给姐姐下迷药的人。

  如此一来,陈梓瑜想和前世一样做一个善良单纯的皮子,是不再有人信了。

  及笄礼结束后,海氏吩咐陈梓玥陪着穆风然在府中各处走走,待得一两时辰之后开宴。

  “玥儿妹妹可曾许了婚配?”穆风然的话刚问出口就见跟在一旁的陈梓玥唰的红了脸庞不免失笑“瞧我,怎么能这样直白的和你一个未出阁的小姑娘说这话”

  “回太子妃娘娘,母亲答应了宋家的二公子,婚期定在了下月初七”陈梓玥抿了抿嘴才支支吾吾的回到,话语间不似刚刚的张狂,倒有些小女儿家的娇羞。

  宋家?穆风然轻微皱了皱眉,倒是没听说过宋家。

  “陈夫人看中的人,定是人品相貌俱佳的”穆风然微微一笑,装作惋惜的叹道“可惜郡王妃远在湘南,不知能不能赶回来看嫡亲妹妹出嫁。”

  “姐姐写信说是可以回来的,还说会带着小世子一起来。”一听说到姐姐,陈梓玥眉眼都带了笑,像是真的很开心。

  “那真是太好了”穆风然挑眉,郡王郡王妃无召私自离开封地可是重罪,上一世她不曾注意过陈梓玥大婚,但也没有听说十月有人成亲,想必这个亲是结不了了的。

  这么说来,应该和郡王妃回京一事有关。

  郡王妃回京,是上一世她不知道的事情,穆风然懊恼自己上一世一心扑在殷洵身上,只想着把太子府的事情处理好,很少过问别的事情。

  不对…即使再怎么不在意,郡王妃回京她这个太子妃总该有所耳闻,上一世怎会一点风声也没有呢?

  隐隐约约传来了吵闹声,穆风然和陈梓玥同时往前方看去,一个丫鬟急匆匆冲她们跑来,给穆风然行了礼后靠在陈梓玥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见陈梓玥皱了皱眉,低声说“先把她们带去我的屋子,找两件没穿的衣服,告诉下人们谁也不许说出一个字。”

  那小丫鬟得了指令离开后,陈梓玥抱歉的笑着看了看穆风然,“娘娘恕罪,发生了些小事,臣女要离开一会。”

  “本宫看前面竹亭风景甚好,想去那做做,你有事去忙便好。”穆风然轻轻点头,表示理解。

  京中贵女众多,大家自小都是千宠万爱长大,必然有几个性子不和起了冲突的,这种事情在世家的宴会常见,不足为奇。穆风然倒是真的对那竹亭感兴趣,带着怀枝往竹亭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