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修仙在诸天神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帮你们出主意,怪我咯?

修仙在诸天神话 熊猫侃大山 2103 2019.06.27 08:30

  这韩湘子来此的目的,本是为了阻拦艳彩用图章娱乐众人。

  他的本意是好的,只是脑子转不过弯来,有点一根筋,加之天生嘲讽嘴。

  致使好心办了坏事,平白无故与众人站到了对立面。

  老实说,看在韩湘子可能是艳彩未来的夫君份上,加上原剧的一部分因素,萧锦年并不想对他怎样。

  相反的,他对后期的韩湘子还挺有好感的。

  毕竟还算有担当,充其量实力不济,无力回天罢了。

  只是,原剧毕竟是演员扮演,在这段剧情中,嘲讽众人的时候,有点搞笑夸张成分。

  而今换到实实在在的世界。

  韩湘子满脸不屑的表情,张口闭口高尚人格,情操无价的腐生口吻。

  最重要的是,韩湘子群嘲就算了。

  还一手指到了他的鼻子上,这让萧锦年看的真是好生不爽,所以才用出了段子反驳他。

  却不想,这韩湘子临走还不老实,又丢下一句嘲讽,骂众人草包——尤其还是对着萧锦年说的。

  这真是叔叔可以忍,婶婶不能忍啊!

  萧锦年当然不能忍,叫住了韩湘子,道:“既然公子张口闭口,我等是不懂音律的草包,不如我与公子较量一番如何?看看谁到底才是不懂得音律的草包。”

  “当然可以……”韩湘子看了看他,张口就要应下,不过好似想到了什么,他扫视了眼萧锦年上下,道:“你想怎么个较量法?”

  “同是学习音律的人,自然是用音律来较量,我与公子各自用箫或者笛子吹奏一曲,让在场众人评判孰高孰低如何?”萧锦年说道。

  “哼。”韩湘子却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样,冷笑的看了眼众人。“方才你们如此欺辱于我,我怎么知道你们会不会串通好来骗我,倘若我吹的比你好听,他们却有意偏向于你,那我岂不是输定了?”

  萧锦年一头黑线,大哥你未免太高看我了,我特么哪有这本事,换成小富婆艳彩还差不多,忍不住道:“那你可有好的主意?”

  “我……”韩湘子沉吟起来。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有个清脆的女声插了进来,道:“既然在场的人存在有失公允的可能性,那你们干脆请全镇的人一起参与评判如何?这样便不会有有失公允的可能了吧?”

  萧锦年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正是艳彩,忍不住看了看她,妹子你也太会找存在感了。

  艳彩笑吟吟的回看向他,俏皮的眨眨眼。

  萧锦年回以一个白眼,这妮子真有意思,刚刚还和韩湘子争得脸红脖子粗,如今却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

  还把全镇的人一起请来,你咋不把整个国家的人请来呢。

  合着表演的不是你是吧。

  心里是如此想着,萧锦年倒也没有反驳她的意思。

  十几个人面前也是吹,几百个人面前也是吹,无所谓了。

  韩湘子却是思考起来,他在福来镇生活许久,全镇的人哪个不知道他的音律水平。

  哪怕在附近城镇,他也是小有名气的那种。

  而眼前这个人,看起来面生的紧,不像本地人的样子。

  最重要的是,这人虽然口口声声自己是喜欢音律的人。

  可喜欢音律的人,随身竟没有携带乐器,这是哪门子喜欢。

  如此想来,这人就算会点乐器,可能也不过是业余水平而已。

  地利人和,皆在自己这边,自己如何会惧他。

  想到此处,韩湘子心中一喜,就要答应下来,不过想了想,他便又顺口问了一句。“不知这位公子如何称呼?”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韩湘子也不是傻子,问问这人的名字,看看是否是附近知名的人,避免阴沟里翻船。

  “萧锦年。”萧锦年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很直接的道。“敢问公子又是如何称呼?”

  虽然萧锦年早就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可没办法,这个世界的他们按照根果因缘,还属于陌生的存在,自然需要互通姓名。

  这也是人们礼尚往来的一种交流方式。

  见萧锦年很坦然的将名字说出来,韩湘子愣了愣。

  他还以为这人会故意说个假名字呢。

  再不济也会犹豫一会,不想却是如此坦然,倒是他小人之心了。

  想到此处,韩湘子心头火气稍减,神情平淡许多,便也很大方的将自己名字说出。“你叫我韩湘子就是。”

  萧锦年点点头,表示明白,随后问道:“方才艳彩小姐所言,韩公子觉得如何?”

  韩湘子仔细的想了想,附近城镇中,并没有什么姓萧的有名的乐师,心中大定,道:“我觉得可以,不知萧公子想什么时候较量?”

  “唔……”萧锦年沉吟起来,看了看艳彩,见她正玩弄着小辫子,笑脸盈盈,问道:“不知艳彩小姐打算如何邀请全镇的人?需要多长时间准备?”

  “我何时说过要帮你们邀请全镇的人了。”艳彩却是一副你在逗我的表情。“我只是帮你们出个主意而已。”

  萧锦年一头黑线,忍不住嘟囔道:“原来只是艳彩小姐出的主意啊,我还以为小姐已经有了打算了呢。”

  “帮你们出主意,怪我咯?”见萧锦年这副模样,艳彩嘴角勾起,觉得这人真是太好玩了,浅浅的梨涡浮现,道:“不过,我虽然不能帮你们把全镇的人找来,却也能找来镇内有头有脸的人物,只是嘛……”

  “只是什么?”萧锦年见她话语还有余音的样子,不由问道。

  “只是,我觉得你们如果只是单调的较量,不免有些过于无趣了些,不如加些赌注如何?”艳彩笑说道。

  听到赌注二字,韩湘子面色一变,他常年兜里比脸还干净,一穷二白,哪里拿得出银子。

  萧锦年的脸色倒是淡然一点,他本来的情况和韩湘子差不多,同样一穷二白。

  可因为昨日吹响那管玉笛的原因,艳彩给了他二十两黄金,这些钱足够他奢侈一阵子了。

  区区赌注而已,了不起就是一两黄金顶天了,他给得起。

  “扑哧。”见韩湘子闻钱色变,艳彩扑哧一下笑出了声。“瞧你那表情,放心,本小姐还看不上你那点银子呢,我要说的赌注不是这个。”

  韩湘子不由松了口气,不是银子,他就放心了,道:“那小姐的意思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