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修仙在诸天神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渐行渐远的笛声

修仙在诸天神话 熊猫侃大山 2197 2019.06.14 17:47

  还记得母亲说过,世间只有那人能吹响玉笛。

  也只有那人会这首曲子!

  旁人是决计吹不响玉笛,也不会这首曲子的。

  若是母亲所言不虚的话。

  那么眼前这人岂不正是他……

  真正验证了自己的猜想,艳彩反而有种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感觉。

  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吗?

  又或者……柳暗花明又一村?

  就在她感觉已经找的很累了的时候,打算放弃了的时候。

  这人却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眼前的萧锦年,吹奏的曲子,和十几年前的那人,吹奏的分明是同一首,分毫不差。

  尽管笛声蕴含的情绪有所不同。

  十几年前的那人,吹奏的笛声中似乎讲述了一对男女,相知相守相爱却没有久相伴的故事。

  欢快的笛声中,夹杂着爱恨缠绵,以及浓浓化解不开的哀伤遗憾。

  而萧锦年,吹奏的笛声中,尽管夹杂的情绪很多。

  有哀伤,有寂寥,也有追思,和怀念。

  可相较于那人,萧锦年的情绪虽多,却没有那么深切。

  他仿佛走马观花的看客。

  也好像桥上看雪的旅人。

  更好似将白纸泼墨上色的画师。

  只是故事的第三者,记录人。

  却不是故事的真正经历者!

  不像那人,吹奏的仿佛就是自己的人生。

  起先,关于吹出同样的曲子这点,艳彩也有过怀疑。

  十几年过去,说不定这萧锦年是那人新收的弟子也不一定。

  毕竟,这会已经是十几年过去了。

  那人若是凡人的话,是不可能依旧保持在少年模样的——

  依照时间推算,现在的他应该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叔才对。

  虽然说那人出现的时候,脸上被模模糊糊朦胧的光晕笼罩,艳彩无法看清那人的容貌。

  可也知道,那人绝对不是这么年轻的少年人。

  最年轻也该是青年人,而不是少年人。

  可是母亲分明说过,能吹响玉笛的人,有且只有那人一个。

  所以说,萧锦年确实就是那人。

  而且,艳彩忽而想到了一点,要知道,她当时可是在东海海底见到的那人。

  而凡人,怎么可能有这种手段能自由进出东海呢。

  也就是说,十几年前的那人——也就是眼前的萧锦年,并不是人。

  而是神仙或者妖族,甚至是魔!

  所以,十几年过去,他的容貌才会一点没有变化。

  至于,笛声的情绪不同,似乎也并不能代表一切的样子。

  毕竟它是会随着吹奏者心境,环境的不同,进而变化的。

  十几年的时间,能遭遇很多东西,他的心境有了变化倒也不足为奇。

  难怪,自己这么多年在凡间寻找无果。

  原来,自己一开始找寻的方向就错了。

  可是……好像也不太对啊。

  那人那时候展现的气质,是很成熟的那种。

  可眼前的萧锦年,分明就是个涉世未深,气质普通的稚嫩少年人。

  尽管长得很英俊,可除了英俊之外,一无是处!

  而且,如果他真是神仙,自己应该看得出他的法力深浅才对。

  可眼下的他,分明是个毫无法力的普通人。

  这世上哪有人越活越过去,越活越没用的,更何况是神仙或者妖族了,他们只会越老越成精。

  讲不通啊。

  而且,他为什么不认识自己的样子?

  要知道,无论是神,还是妖,即便是魔,都有远超凡人的能力。

  关于自己的记忆这方面,休说是十几年了。

  即便是几百年的时间,也不能让他们忘记。

  除非是无用的吃喝拉撒睡之类的小事!

  而艳彩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十几年前那人,吹奏笛子给自己听的事情,会与吃喝拉撒睡之类的小事划上等号。

  还是说,故意装着不认识自己?

  可这根本没必要啊。

  既然不是故意,那会是什么?

  难道他失忆了?

  或者得罪了什么大能,遭受过暗算?

  想到此处,艳彩眼前一亮,忽而恍然。

  如此一来,就解释的通了。

  这个萧锦年,就是十几年前的那人,也就是她苦苦找寻十几年的人。

  只是不知是什么原因。

  或许是遭人暗算了,导致法力全失进而失忆,也正是因为这样,自己看不出他的法力深浅,

  让他忘记了自己,甚至忘记了自己不是人的事实。

  当然,艳彩心中还有个说出来会有些好笑的想法,好笑到即便是大大咧咧如她,也会有些不好意思。

  那就是自己变得更加可爱漂亮了,所以他没认出来,嘻嘻嘻。

  想完这一切,明白萧锦年就是自己要找的人的其中之一后,艳彩渐渐安下心来,心神也逐渐迷醉到悠扬的笛声之中。

  再次听到这一首曲子,不知不觉已时隔这么多年了呢。

  甚至说,那段美好的记忆,可能也只有自己一个人拥有了。

  之所以说是其中之一,是因为艳彩除了要找能吹响玉笛的人之外,还要找到能吹响短箫的人。

  因为艳彩母亲临终前曾说过,能够吹响短箫的人,便是她未来的夫婿,是上天注定的缘分。

  夫婿,虽然艳彩还不甚明悉是什么意思,可她潜意识里,就极度抗拒这所谓上天,莫名其妙给她安排的东西。

  我的命运我做主!

  我的夫婿只能由我自己决定!

  而艳彩之所以将短箫毫无顾忌的拿出来供他人吹奏,是因为她已经打定主意。

  寻到能够吹响短箫的人后,便把短箫送给还那人。

  权当了结那什么狗屁的上天注定缘分!

  但是这管玉笛,不知是什么原因,艳彩的潜意识中,却很不愿意将它拿出来随意供外人吹奏——

  虽然说她很渴望找到那吹响玉笛的人就是了,比找到吹响短箫的人的更加强烈的渴望。

  而恰巧的遇到了萧锦年后,她在心中那特殊的感觉驱使下,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终是拿出了这管玉笛。

  好在,她赌对了。

  至于十几年前那人离开时,充满哀切的说着,切莫再寻找能吹响玉笛,能吹出这首曲子的人的话。

  艳彩压根没往心里去。

  且不提她着实喜欢那首曲子。

  单单是十几年前未成熟时的叛逆心理作祟,就让她无法听进那男人的话。

  因为母亲也是这么说的,让她不要去寻能吹响玉笛的人。

  如果只是一个人说倒也罢了,不找就不找。

  可你们两个人都这么说,那就让她有点不爽了。

  你们让本小姐不找就不找?

  那本小姐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若是你们不说倒也罢了,本小姐肯定不会想要去找。

  可你们说了。

  嘿,那就对不起了。

  本小姐还非要找到能吹响玉笛,吹出这首曲子的人不可!

  于是,凭着这股子不服气的劲,一晃十几年过去,艳彩便也找了十几年。

  在艳彩看来,她找吹响玉笛的人是主要的目的,找吹响短箫的人则是顺便的而已。

  虽然花龙表哥多次劝说她,那人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可在没有真正确认前,她是无论如何不会相信的。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而今终于让她寻到了。

  艳彩心中不自觉感慨万千。

  陷入思绪中的艳彩没有注意到的是,笛声不仅仅徘徊在她的院落中。

  还穿过院落,渐渐的朝着外面飘散而去。

  ……

举报

作者感言

熊猫侃大山

熊猫侃大山

新人新书求收藏求推荐!大改重发,书名对不上了,哈哈,60天才能改。

2019-06-14 17:4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