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修仙在诸天神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不会阴沟里翻船吧

修仙在诸天神话 熊猫侃大山 2231 2019.09.11 11:13

  到底非凡人,艳彩脚力非凡,没一会儿,她就到了传音之人约定好的东海海畔处。

  在看见那个立于高耸海岩上,长发随狂风吹舞,闭目养神着的身穿绿鳞甲的男子时。

  “呼。”艳彩深深吐了口气,随后走了上去。

  “艳彩,你来了。”男子扭过头来,果不其然,是艳彩料想中的花龙。

  艳彩说道。“你找我什么事?”

  “没什么事就不能找你了吗?”花龙笑了笑。

  “如果你叫我来就是想说这些的话,那我可没兴趣听。”艳彩翻了翻眼,转身就要走。

  “哎,你别急着走啊,我是真的有事要找你。”花龙急忙上前几步,就想要伸手拉住她。

  闻言,艳彩这才停下脚步,不过好像想到什么,她的眉头不经意的蹙了蹙,手还是刻意的晃动了几下,避开了花龙伸过来的手。

  花龙看看艳彩那刻意的动作,有了片刻失神,而后才似是遗憾的道:“艳彩,你变了。”

  “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吧,不用抓我。”可能是为了掩饰自己表情的不自然,艳彩岔开话题说道。

  “呼。”花龙深吸口气,强行平复下心内莫名其妙的情绪,道:“我确实有件事要告诉你,我知道你父王死亡的真相了。”

  “真的?!”艳彩表情终是变了。“是什么原因!”

  ……

  后花园中,萧锦年正和蒂花两人下棋下得开心呢,前宅中却忽而闹哄哄一片,哭喊谩骂时而有之。

  “前面发生什么事了?”听到动静,萧锦年止下了落棋子的动作。

  “不知道。”蒂花摇摇头。

  “你去看看吧。”萧锦年道。

  “是,公子。”蒂花站起身行了一礼,就要转身离开。

  不过,蒂花刚刚转身,萧锦年就也站起了身,道:“蒂花,不用去了,我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蒂花疑惑的扭头看他,不明其意。

  但看见萧锦年视线一直注视着门口,她便也跟着看去,大门还关的好好的。

  可是,没一会儿,一声巨响,大门应声而开,一伙衙役打扮的人又是浩浩荡荡的闯了进来。

  “是,是他们。”看到又是熟悉的衙役,蒂花吃惊,骇然不止。

  扭头看看萧锦年脸色,却发现他的眉头也是紧皱不止。

  前几日小姐和公子善良,放过了他们,却不想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纠缠不休。

  “嘿嘿嘿。”这时,衙役中冒出了个猥琐的声音,一个有着八字胡须,头戴乌纱帽的县官走了出来,赫然正是梁靖。

  “这位公子,正所谓,山不转水转,咱们又见面了。”梁靖拱手施了一礼,道。

  萧锦年冷冷的注视着他,就好像看着一个死人,道:“你又来做什么。”

  “倒也没什么事。”梁靖摸摸八字胡须,得意洋洋,道:“就是前几日,韩湘子死亡一案,本官觉得你很有嫌疑,想请你回县衙,好让本官调查。”

  “我不是说过了吗?那事与我无关。”萧锦年道。

  “哎,公子此言差矣,人命关天,这事可不是你说了无关就无关的,得让本官说了算。”梁靖笑眯眯道。

  “你是执意要和我过不去了?”萧锦年眼睛眯了眯,此时的他,已不是几日前的他了。

  几日前的他,还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杀只鸡仔,手都会抖。

  现在的他,可是连续杀过两个妖怪的男人,是彻底见过血的。

  以他此时的心性,杀这个县官,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是绝对毫无压力的。

  不过,萧锦年也知道此时是初唐王朝,朝廷力量鼎盛,更遑论这是神话世界,朝廷有怎样的手段,他也不得而知。

  但有一点可以知道的是,朝廷也是有神仙坐镇的。

  最为著名的,莫过于魏征梦中斩龙!

  所以,莫要以为,修仙者就可以在凡间为所欲为了。

  也是直到现在,萧锦年才知道。

  刚穿越那几天,他的修仙之后为所欲为的想法是有多么幼稚可笑。

  所以如非必要,他也不想得罪朝廷。

  而之所以福来县这几月来,妖魔横行,却未有朝廷来人。

  萧锦年想想,便也猜出了大概,这梁靖在其中,肯定是出力不小。

  你能指望一个没有明断秋毫能力,且心胸狭隘的县官,会有为百姓着想的心态,死了人就往上报吗?

  更何况,自己就算出其不意,杀了这县官。

  可自己毫无功夫在身,这帮五大三粗的衙役,又该如何解决?

  所以萧锦年明智的放弃了这样的想法。

  “哎,公子又说笑了,非是本官和你过不去,而是这律法,这大唐律法和你过不去。”梁靖说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若真是清白,又何惧之有?”

  官字两张口,这梁靖一口咬死了是萧锦年杀了人,一时间萧锦年还真是毫无办法。

  萧锦年算是初步认识到,这神话世界因果的厉害了。

  早知如此,他当日就不该和那韩湘子赌什么约。

  甜头没赚到,白惹一身骚!

  见萧锦年沉默不言,梁靖更是得意,果然,没了那女子,这少年就是没牙老鼠一只,掀不起半点风浪。“公子打算如何?是让本官请你过去呢?还是你自己过去?”

  萧锦年拳头捏了又捏,好半响后,才沉声道:“我跟你过去。”

  “这就对了嘛,和气生财,和气生财,打打杀杀多不好。”梁靖笑道,挥挥手,就让背后衙役上前准备将萧锦年绑起来。

  “公子……”蒂花闻言,欲言又止的看他。

  “蒂花,你……”萧锦年同样看了看蒂花。

  就在他想开口说,让蒂花赶紧离开,去找艳彩来救自己的时候。

  话到喉咙边,却被他忍住了。

  自己什么人啊,什么身份啊?

  为什么要一直让人来救?

  还是一个女子?

  我萧锦年堂堂一个男人,难道就不能凭自己的本事脱险吗?

  可是,看着衙役们已经牵着草绳,往自己身上捆的时候,萧锦年却一个激灵,猛然伸手拍了自己一掌。“啪!”

  我特么真是一个傻叉啊,有人帮助还不好,非要讲究什么狗屁尊严。

  艳彩只要不是失踪,迟早会回来的,回来后也会知道事情真相,也会去救自己。

  自己不趁还没吃到苦头的时候,找来她救自己。

  非要等被这狗屁县官打了一顿大板,疼的生活不能自理以后再被救?

  在疼痛,死亡面前,尊严算是个什么鸟事。

  所以,萧锦年很快就对蒂花做了个找艳彩的口势。

  蒂花急忙捂住嘴,点点头离开了。

  梁靖自是注意到了蒂花的动作,不过他却笑眯眯的什么也没说。

  这么自信?

  萧锦年观察到梁靖的举动,心下有了不好的预感。

  NND,我不会阴沟里翻船吧。

举报

作者感言

熊猫侃大山

熊猫侃大山

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打赏!   现在情节怎么说呢,因为主角还是凡人一个,没有法术那些,所以很多只能靠想法来描绘,显得罗嗦了点,中期有法术了,就不多BB了,直接开架。   而且我要铺垫世界观,这里算是打个补丁。   改一下主角前面认知的修仙为所欲为,以及福来县妖魔横行,却没有朝廷来人处理的原因,被不良县官压下来了,应该能够自圆其说吧。

2019-09-11 11:1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