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修仙在诸天神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暗中观察

修仙在诸天神话 熊猫侃大山 2167 2019.06.25 08:32

  “对了,在下心中一直有个疑问,还不知道艳彩小姐,寻那吹响短箫之人是为何?”眼见时机巧合,萧锦年便适时的问出这个问题。

  虽然说他早就知道了,问出这个问题也不过是废话而已。

  可人与人之间,本就是通过废话联系起来的。

  就好比现代人见面通常用的打招呼。

  你好,吃饭了吗?过得怎么样?

  那不是废话吗?

  过的不好还能一脸笑容。

  就算真过的不好,可还能告诉你?

  所以了,废话还是很有必要问的。

  只是看你怎么问的而已。

  “唔,倒也没什么,就是我娘亲曾经告诉过我,能吹响短箫的人,会是我很重要的人。”艳彩说道。

  不知道为何,潜意识中,她不愿意当着萧锦年的面,将吹响短箫的人是她夫君这一事实说出。

  “很重要的人啊。”萧锦年装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心里乐开了花,小妮子,说话还说一半呢,哥早就知道了好吧。

  “是啊,我也不知道娘亲为何这么说,只是她说了,所以我便找了。”艳彩笑着说道。

  “你真是孝顺啊。”萧锦年做出感慨状,有意无意的问道:“既然艳彩小姐说,吹响短箫的人,会是对你很重要的人,那不知道,昨日我吹响的那管玉笛,对小姐的意义如何呢?艳彩小姐冰雪聪明,应该不会无缘无故的做这等无用功吧?”

  “萧公子倒是聪明,本小姐之所以让你吹那管玉笛,确实是事出有因。”艳彩笑吟吟的看看他,顿了顿,道:“只是原因嘛,暂时还不能告诉萧公子。”

  笑话,艳彩还等着萧锦年以后回复记忆后,看到自己会跳脚的模样呢,哪会轻易的将事实轻易说出。

  萧锦年满脸懵逼,本来还以为可以得到真相呢,哪知道艳彩却是来这么一手。“为何不能告诉我?”

  “萧公子不必问了,我是不会告诉你的。”艳彩断然拒绝,道:“反正你只要知道,在你昨日吹响那管玉笛后,你就是于本小姐而言,很重要的人就是了。”

  说着,似乎是有意在逗逗萧锦年,艳彩又笑吟吟的补充了句。“嗯,跟本小姐未来夫君一样重要的人。”

  “……”见她语气暧昧,萧锦年眉头不自觉皱起。

  难道自己这个身体的身份,真的是艳彩弟弟。

  可我怎么没有感觉到龙的力量呢?

  莫非要秃了才能变龙?

  ……

  两人一路有说有笑的走到了前屋,不出萧锦年所料,这里又是熙熙攘攘的挤了一窝蜂的人,场面喧哗的很。

  不用说都知道,他们是奔着艳彩的十两赏银来的。

  见到艳彩到场,不用现场的丫鬟们多说,众人便自顾自的安静了下来。

  艳彩漫步走到台阶上首,双手交叉于身前,俯视众人,嘴角扯起一抹弧度,笑脸盈盈道:“规矩想必大家都很清楚了,就不用本小姐再多说了吧?”

  众人纷纷点头应是,想要尝试吹奏短箫的乐师们,自发有序的开始排起了队伍,约莫有十几人,其他陪伴前来的吃瓜群众也有十数人。

  艳彩大大咧咧的就坐在了昨日的位置上。

  至于萧锦年则没有要走上去跟着艳彩的意思,反而是混入人群,暗中观察起来。

  萧锦年要观察的是谁,还用多说嘛,自然便是原剧中的主角,韩湘子了,也不知道,今天他会不会过来。

  早晨的太阳还不算毒辣,所以排队的人都还耐得住性子。

  没多会儿,排队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尝试吹响短箫失败。

  艳彩兴致半点不减的,统统给盖了小猪图案。

  被盖了图章,那些尝试失败的人,倒也没哭丧着脸,反而一个个欢天喜地的拿着赏银离开了。

  就在萧锦年百无聊赖的看着,剩下几个人一个个轮流着涨红了脸,使劲吹着短箫,却仍旧憋不出一个屁,正在考虑是不是回去补个回笼觉的时候。

  宅邸门口,忽而风风火火的跑来了一个人。

  看着那跑进来的穿着浅蓝色长袍的书生模样的男子,萧锦年眼神一亮,这不正是剧中韩湘子的模样吗?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只是,这韩湘子乍眼看去,相较于剧中,却是更多了几分古代士子的迂腐之气。

  不过,萧锦年在注视着韩湘子的时候。

  却不知道,一旁也有个美眸一直观察着他。

  暂且不提吹响玉笛的二三事,好歹是自家花了银子聘请的乐师,艳彩自然是很关注萧锦年的一举一动的。

  起先,她有心邀请萧锦年上来与她一道坐。

  不过考虑到在场人多眼杂,而萧锦年似乎也没上来坐坐的意思,艳彩便也放弃了这个打算。

  旋即,见萧锦年不动声色的融入人群,暗中观察的时候,她便明白过来,萧锦年似乎有意隐藏自己——不由得对他更关注了。

  毕竟,好奇是智慧生物的天性,哪怕她是龙也不例外。

  因此,萧锦年一有动作的时候,艳彩便注意到了。

  循着他的目光看去,却见是一个走的疾步匆匆的蓝衫书生。

  模样嘛,自然是比不得萧锦年,却也还算过得去,一脸正气的样子。

  艳彩心头虽然疑惑,萧锦年关注他作甚,却还是收回了目光,就拿着图章,准备给一个尝试吹响短箫,却失败了的男子盖章。

  那蓝衫书生信步走来,急忙喊了一句。“住手!”

  听到那蓝衫书生的话,艳彩只是笑脸盈盈的看了他一眼,麻利的将图章盖了上去。

  笑话,她艳彩是谁,会这么容易听话就是怪事了。

  蓝衫书生自然就是韩湘子了,见到艳彩没听他的话,依旧将图章盖在了那人脸上,不由得有些恼怒,道:“我不是说了让你住手嘛?”

  艳彩将图章放到一旁丫鬟捧着的托盘上,拍了拍手掌,笑看着韩湘子,问道:“阁下是谁?”

  韩湘子闻言,恼怒地神色有所收敛,抬头挺胸,头微微仰起,道:“在下区区无名之徒,小名不值一提,在下只想知道,为何小姐要用银钱来侮辱我等乐师。”

  “侮辱?”艳彩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上下打量,嘴角向下撇了撇,不屑一笑。“我可没侮辱他们。”

  “还没侮辱?”听到她略带不屑的话语,韩湘子刚才收敛的火气,不免又蹭的一下窜了上来。“姑娘,难道你不觉得你做的太过分了吗?就算他们吹不响那管短箫,可你也不用施以毒手啊,你不觉得你这么做,会有辱乐师尊严吗?“

举报

作者感言

熊猫侃大山

熊猫侃大山

求收藏,求推荐,求投资!   

2019-06-25 08:3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