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修仙在诸天神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看来要凉凉了。

修仙在诸天神话 熊猫侃大山 2051 2019.07.10 09:17

  当萧锦年与艳彩,一道到了韩湘子家中时,不过几分钟的时间而已,不得不说,这飞行速度,还真不是步行能比的。

  若是换成步行,他们少说也得走上半个时辰,眼见如此,萧锦年心头学习修仙,学习法术的欲望也更加强烈。

  只是……萧锦年忍不住看了看一边的艳彩,她貌似并没有引领自己走上这条路的想法的说。

  想到这里,萧锦年不由内心惆怅的叹了口气,何时才能正式踏入修仙之路呢?

  艳彩已经率先迫不及待的闯入韩湘子家中,萧锦年整了整被狂风吹乱的衣裳,信步也跟了上去。

  韩湘子家中已经聚集了不少人的样子,大多围在篱笆外头,指指点点的看着里面,交头接耳。

  萧锦年大概听了一听,无非就是在说,韩湘子死的如何如何凄惨,老天爷为何要报应这样一个好人之类的废话。

  萧锦年撇了撇嘴,来自现代的他,自然知道,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都是哄骗小孩子的玩意而已。

  若是善恶真有报,世上也不会有好人枉死,坏人依旧逍遥快活的悲剧了。

  当然,萧锦年还看过这样一个观点。

  就是这辈子是好人的你,上辈子不一定是好人。

  而这辈子好人的你之所以短命,便是上辈子你做坏人的恶报,报应到这辈子的好人的你身上了而已。

  所以啊,老天爷,真的很不公平。

  若是以这样的观点看来,萧锦年就得出了这个结论。

  做人呐,还是自私点好。

  这辈子过的逍遥快活,待得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天崩地裂。

  篱笆外虽然围了很多人,却也没有阻拦萧锦年的意思,待的他刚刚走进韩湘子的房屋,艳彩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的脸色不太好看,眼眶倒不至于红,就好像是大烈日炎炎的大夏天,吃了整整一百块钱辣条的那种。

  随同她一道出来的,是一个穿着白色素衣裙,长得雍容大气的女孩,脸蛋有点婴儿肥,眼眶似乎是因为伤心,而显得有些红通通的。

  女孩明明很年轻,看着却总是给萧锦年一种端庄贤淑的人妻既视感。

  老实说,萧锦年对这种气质的女孩并不太感冒,相较而言,他还是比较喜欢艳彩这种古灵精怪,虽然有时候能让你气的半死,可也会让你无聊的一生中,有那么点乐子。

  一见到她,萧锦年就知道她是谁了,赫然便是原剧中,韩湘子的青梅竹马,单相思对象,圣母何仙姑,何晓云。

  艳彩脸蛋紧绷,看到萧锦年后,摇摇头,萧锦年心领神会,问了句,道:“没救了?”

  艳彩点点头,又摇摇头,道:“若是以凡间的医术来看,他肯定是没救了。”

  萧锦年听出她的话外音,凡间的医术没救了,那就是神仙医术还能续一波命了?

  不过,知道在场人多眼杂,萧锦年倒也没有犯二的立刻询问出声。

  “艳彩姑娘,这位是?”这时,那个少女发问了。

  艳彩眼睛转了转,立刻上前一步,挽住了萧锦年胳膊,笑吟吟道:“他啊,是我夫君。是韩公子的知音好友,听闻韩公子不幸遇难,悲痛交加之余,非要来这看看,说是要悼念韩公子……”

  “那我就替韩湘子多谢这位公子了,韩湘子能交到你们这般好友,可真是他的福气呢。”女孩理解又不理解的点点头,看着萧锦年,有些疑惑不解,这个长的很英俊的少年,会是韩湘子的知音好友?

  可为何自己从没听他提起过呢?

  只是,韩湘子孤僻的性子是出了名的,除却自己外,也只有吕岩算得上朋友,会交上新朋友,自己也无从得知。

  而今韩湘子遭难,吕岩又游历在外,自己一个女孩子家家,又不知如何是好。

  想到以往,韩湘子对她百般示爱。

  自己却碍于母亲,对他视而不见。

  而今两人阴阳相隔,自己和韩湘子的缘分,也算是彻底了结了。

  一想至此,女孩就感觉心中抽痛的紧,忍不住就啜泣起来。

  为什么过去的自己没有好好珍惜呢。

  萧锦年见她一会神游天外,一会怔怔出神,一会又鬼附身一般哭泣起来,想来是在悲伤韩湘子的死亡,不由不屑的撇撇嘴。

  不就是韩湘子死了嘛,这女的怎么回事呢,至于这样嘛。

  韩湘子死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哪次不是艳彩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你这个所谓青梅竹马,做过什么,能做什么?

  呵,所谓的爱你的你不要,不爱你的偏要追。

  这就是女人啊,萧锦年嘴角露出冷笑。

  不过,冷笑刚从萧锦年脸上流露,他的腰间忽然传来了痛处。

  他醒转过来,朝一旁看去,却见艳彩不动声色的站在他身旁,一只小手赫然拧在了他的腰间软肉。

  见他看过来,艳彩这才松开了手,做了个不要这样的口势。

  萧锦年无奈的点点头,这小丫头干嘛总是把自己吃的死死地。

  我不就笑了一下嘛,至于掐自己嘛。

  还掐的那么痛,难道不知道,笑一笑十年少。

  “我出去走走。”心头有些小郁闷,萧锦年也不再搭理她们,自己一人走出了韩湘子家中。

  只是,走着走着,萧锦年才恍然想起了什么的样子,急忙回头一看,愕然发现,艳彩那妮子竟然没跟上来。

  艳彩不会是留下来,准备救韩湘子那厮了吧。

  一想至此,萧锦年心头顿时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又见周边树丛,因茂密的枝叶遮挡,而照不到阳光,显得阴沉沉。

  萧锦年有了不好的预感,又想到无论是电视剧还是电影中,脱离主角,独自一人出去的龙套配角们,下场终归不是那么好的。

  急忙转身,萧锦年就要逃离此地,只是,尽管他动作很快,却有人比他更快。

  一阵幽光闪过,萧锦年面前就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不待萧锦年多想,那身影便伸出了一只手,掐在了他的脖颈上。

  看着面前那陌生又带着几分熟悉的面庞,感觉到掐着自己脖颈上,那紧固的无法挣脱的力量,萧锦年心一下沉到了谷底。

  竟然遇到了这货,看来是要凉凉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