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修仙在诸天神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我这是被强撩了吗?

修仙在诸天神话 熊猫侃大山 2134 2019.06.15 18:25

  混沌气流肆虐流动的空间中,一座古朴铜钟正静静的悬浮于半空。

  笛声传入此地,古钟似有所感,钟身开始抖动不止。

  叮零当啷的发出清鸣之声。

  原本肆虐不止流动的混沌气流,竟停止了流动。

  而整片空间,则渐渐随着钟声的清鸣,开始震动起来,好像要被什么撕裂开。

  不过,似乎被什么东西强行阻止了。

  古钟没响一会儿,渐渐止住了清鸣,复于沉寂。

  混沌气流也重新开始流动肆虐起来。

  这里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一般。

  ……

  不仅仅是这些地方,世间最污秽的血海,西牛贺州的清幽的某座道观中,某个被重重禁制封锁的山洞里,以及混沌气流横行的虚空中,某座铭刻着娲皇宫的宫殿内,都有他们对应的主人,注意到了这传来的笛声,也各自做出了对应的反应。

  “轰隆隆……”音传六界,泽被万民,天道有感,凝聚雷云,就要劈死那代天挥洒雨露的狂徒。

  三十三天外的某座宫殿,一名身着玄奥灰朴道袍的老道似有所感,随意挥手,那凡间天边滚滚凝聚的雷云,便如退潮的洪水般泄去。

  旋即,老道看着面前悬浮的无茎青莲花朵,沉默不语。

  那青莲不大,仅有巴掌大小,但模样着实美丽,叶似碧玉盘,上空有一花苞呈闭合之态,有十二花瓣。

  此时,那朵闭合的花苞,正缓缓的盛开,只是速度很慢很慢。

  青莲周身有数道不知名的氤氲清气环绕,待放的花苞上空则是种种异象闪烁。

  有一男子,狂放不羁,手持巨斧,砍裂天地。

  有一女子,神情肃穆,身化巨轮,永堕地底。

  有一女子,嫣然浅笑,轻甩长枝,将泥土甩在地面,化为一个个蝼蚁似的小人。

  种种异象闪现,最后的画面则是定格在一根通体晶莹碧绿的莲茎,掉入了暗黑不见底的轮回巨轮中的场景

  旋即,未完全盛开的青莲花苞中,忽而探出了一个人类指头大小的精巧脑袋。

  她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下四周,见除了老道外四下无人,便将灵动的眼眸看向老道,发出弱弱的声音。“你……看到我的茎了吗?”

  见到这一幕,老道向来古井无波的眼神中,忽的掀起了一丝波澜,但转瞬即逝。“看到了。”

  ……

  一曲吹毕,萧锦年缓缓的睁开眼眸,便见眼前正有数只颜色各异的蝴蝶,围着自己翩翩起舞,树头也有几十只鸟儿尽情歌唱,待到最后的笛声消失后,它们才缓缓振翅飞离开来。

  萧锦年将目光朝艳彩看去,见她一手卷弄着小辫,微闭眼眸,正一脸陶醉模样。

  虽然美人迷醉的样子很美,但终归不能当饭吃,萧锦年当即干咳了几声,将艳彩唤醒。“艳彩姑娘,时候不早了,我该离开了。”

  萧锦年的言下之意自然是,笛子也吹过了,是不是该履行承诺,把赏金给自己了。

  艳彩被萧锦年从思绪中打断,倒也没有生气,笑脸盈盈的看他,道:“你的笛声如此美妙动听,是我生平仅见呢,我真是越发欣赏你了。”

  说着话时,她又走近了几分,用短箫轻轻挑起萧锦年的下巴,俏皮的眨了眨眼,嫣然浅笑。“你现在可有工作?若是没有,留在我府上做我的乐师如何?”

  这该死的攻气十足的动作!

  我这是被强撩了吗?

  开什么玩笑!

  萧锦年眼皮抽搐几下,伸手就要拨下那短箫,可是无论他怎么使劲,那短箫依旧坚定不移的抵在他的下巴,纹丝未动。

  见到他的动作,艳彩嘴角不由勾起,越发觉得眼前这人真是有趣极了。

  虽然已经确定了萧锦年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可艳彩此时并没有表明自己身份的打算。

  再说了,看萧锦年对她表现的陌生的模样,可能就算她表明了身份,也无济于事。

  他根本记不起自己!

  不过,虽然说眼前萧锦年似乎已经忘记了她,于艳彩而言,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之所以对十几年的那人念念不忘,也是因为他吹的曲子好听,以及一点叛逆心理作祟,故意气那人和母亲。

  你们不让我找,我偏偏要找给你看!

  如今,她既然找到了能够再次吹出这首曲子的人,那人倒也没什么了。

  况且,那人,眼下不就在这里吗?

  凡人里有句话说得好,近水楼台先得月,只要把他留在自己身边,自己就能天天听到那好听的笛声了。

  而且,艳彩忽然很有种,想看到在某天时候,萧锦年看到自己会是一脸骇然,以及质问自己为何不听从他的话,执意找到他的那种愤恨模样。

  惊喜不惊喜?

  意外不意外?

  啧啧,那一定是很好看的场面吧!

  只要是想想,艳彩就觉得心里美的不行,不由暗暗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见实在无法动摇那管短箫,萧锦年只好作罢,算了被撩就被撩吧,反正又不会少块肉。

  只能无奈的说了一句。“工作倒是暂时没有。”

  不过,无奈归无奈,听到艳彩的邀请,萧锦年心下还是很高兴乃至雀跃的。

  自己这是要被包养了吗。

  心里如此想着,萧锦年面上却佯装出一副很忧心的表情,道:“只是我担心,我若是留在艳彩小姐府上,小姐整日的听着我吹的曲子,怕是会终有厌倦的一日。”

  虽然心里已经是十万个愿意,但萧锦年表面上还是要拒绝一下的。

  毕竟,不能你让我答应,我就答应。

  那样岂不是很没面子,显得我好像很廉价似的。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听到萧锦年的话,艳彩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收回了那管抵在萧锦年下巴处的短箫,在指间轻轻一旋,舞了个漂亮的圆花,脸上笑意吟吟。“放心,本小姐不会听腻的,这么好听的曲子,让我听一辈子,我都不会腻,更别说厌倦了。”

  皮一下可以,皮几万可是会死人的。

  萧锦年当然不会这么傻,顺坡下驴,学着古人的口气说道:“既然如此,那在下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如此甚好。”艳彩笑道,心里却是在想着,日后该如何捉弄这人。

  虽然说这人已经失去了记忆,可大罪可免,小罪难饶,害她苦苦寻找了十几年,艳彩又怎么可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她艳彩素来可是最崇尚有恩必偿,有仇必报的呢,哼哼哼。

  “嗯。”萧锦年道。“承蒙小姐看得起在下,在下又怎敢推却小姐的一番好意呢。”

  能够得到乐师的工作,并且还可以住在这里,萧锦年心里同样很开心。

  得到赏银固然好,可哪比得上长期免费饭票啊,能够留在艳彩府上,自然是再好不过,这样自己也不用愁在哪里落脚了。

  而且,说不得,他还可以在艳彩这里,得到某些修仙的功法法术。

  自从知道眼前女孩是艳彩后,萧锦年就明白过来,这个世界绝不是普通的古代那么简单。

  既然艳彩都出现了,想来韩湘子,吕洞宾等八仙——就是那神话剧中的主角们,也同样会出现。

  而八仙出现,就证明这里的那云端之上,有那神话中的天庭。

  有天庭就代表有神仙,有神仙就肯定有妖魔鬼怪!

举报

作者感言

熊猫侃大山

熊猫侃大山

新人新书求收藏求推荐!大改重发,书名对不上了,哈哈,60天才能改。

2019-06-15 18:2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