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修仙在诸天神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免死金牌

修仙在诸天神话 熊猫侃大山 2709 2019.10.10 19:18

  “呕。”浓浓的酒气喷了萧锦年一脸,萧锦年连连干呕好几下,好些没吐出来。

  好不容易舒缓过来,其后,萧锦年才来得及打量这出场拉风到不能再拉风的男子。

  看着对方沧桑的面庞,仿佛有种看淡红尘世间的气质,联想到方才对方出场时所念诵的诗句,萧锦年瞳孔葛的瞪大,又惊又喜的叫道:“你是酒剑仙?”

  听到面前少年叫出他的名号,酒剑仙情不自禁的眉头一蹙。

  相较于时任掌门的剑圣师兄,会时不时的下凡间斩妖除魔,在凡人间素有美谈,更是被视为蜀山圣人。

  酒剑仙的名头就要弱上许多,谁让他平素贪好饮酒,游戏人间呢。

  所以,这少年与他素未蒙面,是如何得知他的?

  不过,这倒不是重点,方才酒剑仙注意力一直在这少年腰间悬挂的玉笛上,也未曾好好打量这少年。

  而今一仔细打量,绕是以他行走凡间数十载,与不计其数的神人妖鬼打过交道的甚高眼光来看,这少年都是面相顶好的英俊少年郎。

  且不提面相,便是那修道根骨,这少年也是奇佳的那种,若是被他那剑圣师兄得见,在考察到人品道德过关的话,怕是会立即收入门下,以下一代掌门人的标准教导吧。

  可惜啊,这少年遇见的是自己。

  联想至此,酒剑仙嘴角情不自禁的扯起。

  他才不会告诉剑圣师兄,自己遇到了一个根骨顶好的苗子呢。

  数十年前的惨痛经历告诉他,将本属于自己的,推让给别人,是最最最愚笨的做法。

  师兄年不过花甲,道行也到了上善若水的境界,合该为蜀山派出一份力,也正是该为蜀山派发光发热的时候。

  就让剑圣师兄,在那掌门人的位子,再呆他个十几二十年的吧。

  想完,酒剑仙将注意力重新转回这少年身上。

  啧啧,不过几息的功夫,又有点口渴了呢。

  依旧保持着躺倒姿态,手掌在腰间摸索一阵,酒剑仙掏出一只葫芦,拔开瓶塞,凑到嘴边一饮而尽。

  其后,他才收起葫芦,以一种半醉半醒的目光扫视萧锦年,醉醺醺道:“小子,你还没回答我,那笛子是不是你吹的呢。”

  萧锦年正沉浸在遇到酒剑仙的惊喜中,听到他的再次发文,也渐渐冷静下来,虽然不明白酒剑仙询问的用意如何,但还是点点头道:“是我。”

  之所以如此爽快的承认,固然是萧锦年觉得前几日吹响的笛子没什么大不了的,其二便也是,他对酒剑仙印象很深,知道对方性情是属于守序善良那种,不会对自己做出什么有害的事情。

  更别说,酒剑仙的出现,进一步的拓展了萧锦年修仙的可能性,他高兴和对方拉关系都来不及呢,又怎么会隐瞒对方。

  因此,萧锦年承认的很爽快。

  酒剑仙闻言,原本醉醺醺的眸子顷刻间有了明亮,变得锐利而有神,他道:“小子,你可知道,你前几日吹的那笛子,吵到我了。”

  萧锦年被他没来由的变脸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纳闷道:“前辈的意思是?”

  他们两人在这里谈笑风生的快乐,县衙内,原本被萧锦年的一脚惊骇到的衙役们和梁靖也渐渐回过神来。

  看着原本明亮整洁的县衙变得一团糟乱,各种残石碎屑,梁靖心里那个气啊,又见下首原本只有一个萧锦年的地方,忽而多出个躺在宝剑上装逼的男子,他越发来气了。

  相比于昨日那邪俊男子轻而易举杀死一个人的手段,冷酷无情,妖魔手段,萧锦年的这一脚,虽然惊世骇俗,但也还在梁靖的心理承受范围内。

  更何况,萧锦年将这衙役一脚踢得不知死活,这是在打他的脸,打整个县衙的脸,打整个大唐王朝的脸啊!

  想到此处,梁靖持起惊堂木,朝桌上狠狠一拍,道:“来人,速速给本官拿下此贼子!”

  衙役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是谁都不敢先上了。

  废话,率先出手的那位仁兄,现在还躺在墙角吐血呢,傻子才会去做出头鸟。

  见状,暗暗提高警惕的萧锦年不自觉的舒口气,还好自己深谙中华上下五千年的传统,枪打出头鸟,一下就把出头鸟打废了,不然双拳难敌四手,他迟早会交代在这里。

  酒剑仙又拿着葫芦抿了一口酒,扫视了眼周围,随口道:“小子,看来你有不小的麻烦啊。”

  萧锦年苦笑,何止是麻烦,看着酒剑仙因为躺倒姿态,而翻到过来的白眼,他道:“前辈,您能下来好好说话嘛。”

  “哟,瞧我这记性。”酒剑仙这才恍然大悟的样子,伸手一拍身下宝剑,宝剑无风自动,从他身下飘起在半空,而后缓缓的插入他背上的剑鞘中。

  酒剑仙的脚缓缓放下,接触到地面的瞬间,他已经是身躯笔直的站立在原地了。

  萧锦年暂时没有搭理他的空暇,思考起了破局的法子,老实说,一直在这县衙里,和这梁靖纠缠也不是个事。

  可是,左思右想着,除却武力强行破局之外,萧锦年却也没有太好的法子。

  可武力破局的利弊,前文已经讲过了,实乃下下之策,如非必要,萧锦年不想采用这个法子。

  似乎看出了他的难处,自落地后一直做淡定状的酒剑仙忽而开口道:“小子,我与你做一笔交易如何?”

  “交易?”萧锦年疑惑的看他。“前辈但讲无妨。”

  酒剑仙笑笑,再次拿起葫芦抿了一口,打了个酒嗝道:“这交易便是,我可保你平安无事的出这县衙,而你,需要随我走一趟。”

  还有这好事。

  萧锦年一愣,当即就想答应下来,不过好像想到了什么,他道:“这交易我可以答应你,不过小子不明白的一点是,前辈打算如何保我出这县衙?若是以前辈实力强行保我,小子确实能平安无事,可若是此方法,那大可不必了。”

  酒剑仙无语的看看萧锦年,道:“我像你想的那么冲动无脑吗?”

  你可不就是冲动无脑。

  萧锦年暗暗的翻了个白眼。

  原剧中,酒剑仙的个人魅力的确很强,吸引了不少和他一般的有志青年。

  可平心而论,酒剑仙在剧情中,某些地方发展的抉择,在萧锦年看来,都是非常不可取的。

  好比如沉浸在昔日师兄的爱情中,不可自拔,以及最后依旧执迷不悟,最后惨死在自己女儿手下。

  凭着他在最后关头的顿悟,得道飞仙也未尝不可的,就这么死了,是真的可惜。

  看见萧锦年一副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的表情,酒剑仙无奈一叹。

  他转身,看着正在上面气的吹胡子瞪眼的梁靖,以一种很无所谓的口气道:“你是这个地方的县官吧?”

  说着,不待梁靖反应,他在破旧的衣衫里掏了又掏,一边自言自语道:“师兄让我带着这玩意下山,还说我有用得到的时候,本来我还纳闷呢,这玩意有个鬼用,现在看来,倒是带的没错。”

  “找到了。”旋即,他眼神一亮,手从衣衫伸出时,已不知不觉的握着一块流金制的金牌。

  “唰。”金牌刚一出现,原本有些灰暗的县衙内,顷刻间金光大盛,几乎照亮了所有角落。

  每个被金光笼罩的人,潜意识中都感觉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庞然气势,产生一种情不自禁想要跪下的冲动。

  萧锦年也不例外,他强咬着牙根,两腿好像抖筛子一般颤抖个不停,膝盖微微弯曲,几乎就要跪下了。

  好在,这金光来的快也去得快,很快便收拢,陷入到原先那种朴实无华的状态,若非是流金制成的材质说明了它的价值不菲,和寻常人家的牌子并无两样。

  酒剑仙好像没注意到金牌的异状,随手就抛给了上首的梁靖,道:“这玩意给你,我把这个人带走可以吧?”

  金牌翻转在空中的时候,萧锦年敏锐的看到了其上铭刻的一个“死”字。

  他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唾沫。

  特娘的,这不会是传说中的免死金牌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