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修仙在诸天神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永远陪在身边的最好办法

修仙在诸天神话 熊猫侃大山 2318 2019.06.17 07:47

  萧锦年虽然说有点不情愿,不过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盘。

  甚至自己都相当于卖给了对方,拿人手短,艳彩执意要跟来,他也不好说什么。

  好在此时的他初来乍到,只要小心言谈,也暂且没什么值得暴露的事。

  艳彩跟来,也不会发现什么。

  两人一路上说说笑笑,气氛无比的融洽,别提多和谐了。

  当然,这所谓的说说笑笑,大部分是艳彩在说在笑,萧锦年则是微笑不语的听着。

  所谓说多错多,他毕竟不是真正的古人。

  凭借着电视上学来的半吊子古话,能应付一时。

  但终归会有暴露的时候,索性不说也罢。

  好在艳彩似乎也不在意这些的样子,依旧一副喜笑颜开,古灵精怪的模样。

  还时不时的很自来熟的就作弄萧锦年一会儿。

  萧锦年虽说被她的恶作剧,搞得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但还是不自觉的对艳彩有些刮目相看。

  这妮子的心态是真的好啊。

  无怪剧中,韩湘子对她那么冷淡。

  她却仿佛没事人一般,依旧朝对方笑脸相迎。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你纵虐我千万遍,我仍待你如初恋吧。

  更别说韩湘子还真是她的初恋。

  只要想想,萧锦年就觉得羡慕的不行。

  有艳彩这样性格的女孩做妻子,真是十辈子修来的福分!

  当然,也仅仅只是羡慕罢了,真要让他拥有这样的爱情,他还不会愿意嘞。

  毕竟原剧中艳彩和韩湘子的爱情,实在是太悲剧了些——而他,讨厌悲剧!

  ……

  该说这彩云庄,无愧是龙女居住的地方吗。

  整个宅邸院内院外粉墙环护,绿柳周垂,三间垂花门楼,四面抄手游廊。

  院中甬路相衔,山石点缀,五间抱厦上悬“怡红快绿”匾额。

  院落富丽堂皇,雍容华贵,花团锦簇,剔透玲珑。

  萧锦年左右打量着,心头不由感慨,真真是好一处人间仙境。

  放在现代,这套宅子,不知得值多少钱。

  而且,这还只是供客人居住的东厢。

  真正主人卧的西厢房,想来只会更好。

  “你喜欢这里吗?”走在前头的艳彩笑吟吟回过头来看他,浅浅的梨涡浮现在嘴角。

  眼前美景,配上那如画容颜,真可谓是回眸一笑秋波起,一朵桃花倾城开。

  萧锦年不知不觉,竟看的有些痴了。

  “咯咯咯,傻样……”见他一副呆傻样,艳彩笑得更是开怀,笑声好似煦风中有玉手,持银铃摇于春日暖阳花下,她的心底有些愉悦,又有些不易察觉的暗羞。

  听得她的笑声,萧锦年这才回过神来,急忙擦了擦嘴角不知何时流出的哈喇子,得亏他脸皮够厚,当没事人一样说道:“当然,当然喜欢,这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房子。”

  “喜欢就好。”艳彩巧笑嫣然说道:“以后这个东厢房就是你的了。”

  “真的给我了?”萧锦年眼神一亮。

  知道这小富婆大方,没想到这么大方。

  旋即不易察觉的看了眼她的某处。

  嗯,不想还颇具规模的样子,果然是特别大方的那种类型。

  刚见面就给自己送房子,虽然说只是一个东厢房,但总比没有好啊。

  萧锦年可是很容易知足的呢。

  “当然。”艳彩笑吟吟说道:“只要你愿意,你可以永远住在这里。”

  “这个嘛……我当然愿意,只是……”萧锦年说到这里,脸上忽然显露出一抹迟疑。

  “只是什么?”艳彩问道。

  “只是,艳彩小姐总有出嫁的那天,我一个外人,又是男子,住在这里,恐怕不太方便吧。”萧锦年解释说道。

  艳彩恍然大悟,莞尔一笑道:“哈哈,放心,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的。”

  “艳彩小姐何故这么说?”萧锦年疑惑道。“为何我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难道是艳彩小姐没有出嫁的打算?”

  嘴上虽是这么说,萧锦年心底里却是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

  原剧中,艳彩跟着韩湘子到处跑,彩云庄肯定是空了下来。

  若是这里剧情没有发生改变的话,艳彩很快就会发现韩湘子就是她要找的人。

  那么就会如同原剧一般,跟着韩湘子东奔西走了。

  如此一来,彩云庄就会如同原剧一般空下来。

  那么,近水楼台先得月的自己,自然是成为艳彩托付彩云庄的最好人选,便也会自然而然的成为这里的主人。

  这彩云庄迟早是自己的。

  想到此处,萧锦年心情大好,浑然忘却了刚刚是谁,一本正经的想自己是个容易知足的人——东厢房还没住上呢,就惦记着人家的整套宅子了。

  艳彩心情同样不错,听到萧锦年的疑惑,更是忍俊不禁的轻笑出声,道:“你这人说话真有趣,所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本小姐当然是要出嫁的,只是嫁的人嘛……”

  说到这里,艳彩不怀好意的看了萧锦年一眼,笑吟吟的道:“你会觉得自己住自己的房子不方便吗?”

  原来是艳彩忽而想到了一点,她既是想永远的能听到这首美妙的曲子。

  那何不想个能让这人,永远陪在自己身边的办法呢。

  记得母亲好像说过,让一个男子永远的陪在自己身边的最好办法。

  那便是让那个男子成为自己的夫婿!

  夫婿的意思是什么,虽然艳彩至今还不是太明白。

  但母亲的话,她还是知道的。

  也就是说,只要这个萧锦年成为了自己的夫婿。

  他就永远都不会离开自己,会一直陪在自己的身边。

  而自己呢,也就可以一直听到这么美妙的曲子了。

  反正自己也不喜欢那能吹响短箫,所谓的天赐姻缘的夫婿。

  倒不如尝试着让眼前这个自己感兴趣,也不讨厌的人做自己的夫婿呢。

  更别说,倘若萧锦年真成了自己的夫婿,日后他记忆回复,知道了这个事情后。

  岂不更是气的三尸神暴跳,一蹦三丈高?

  最重要的是,他一直陪在自己身边,自己也就可以一直捉弄他了。

  哼,害我找了十六年,我就要捉弄你三十二年。

  不,三十二年太便宜你了,我要捉弄你三百二十年。

  也不,三百二十年还是太便宜你了,我要捉弄你三万二千年!

  我要捉弄你一辈子,永永远远地捉弄下去。

  想到此处,艳彩的眼睛忽而亮闪闪起来,在阳光的余韵下,仿佛闪耀着光芒的黑宝石,璀璨夺目。

  她嘴角忍不住微微勾起一抹弧度,已经在想象着那时场景了。

  萧锦年没注意到她的表情,更是不知道这妮子正在打着他的主意。

  若是知道,他肯定二话不说,撒吖腿子就跑。

  果然是宁惹阎王,莫惹女人,古人诚不欺我啊。

  可惜的是,萧锦年不知道,反而是被她这句话问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什么叫我会觉得住自己的房子不方便。

  虽然我的确已经做好了未来接班人的准备就是了。

  可这时彩云庄的主人不还是你嘛。

  而且,你怎么知道,这房子以后会是我的。

  就在萧锦年仍旧在思索的时候,已经打定主意的艳彩,却率先转移了话题,微笑道:“好了,不说这些了,我带你去你的房间看看吧。”

  “嗯。”萧锦年点点头,见到前方那抹蹦蹦跳跳的活泼身影。

  一袭青黄衣裙飘飘,就好像是花丛中舞动的精灵,让人不觉怦然心动。

举报

作者感言

熊猫侃大山

熊猫侃大山

求收藏,求推荐票!目前没签约,保底一更。签约后稳定两更,请大家多多推荐票支持,谢谢!

2019-06-17 07:4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