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修仙在诸天神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从心的驱使

修仙在诸天神话 熊猫侃大山 2159 2019.07.02 21:30

  第二日,不用丫鬟呼唤,萧锦年早早的便醒来了。

  简单的洗漱一番后,萧锦年信步施施然的到了大堂,却发现艳彩并不在此处。

  询问守候在一旁的丫鬟后,萧锦年方知对方此时正在后花园处弹奏古筝。

  一时来了兴趣,萧锦年也顾不得吃早膳了,急匆匆的就赶往了后花园处。

  刚刚穿过宅邸,悠扬的琴声便洋洋洒洒的传来,曲调忽高忽低,一时轻快活泼,一时婉转哀愁。

  听这曲调,正是萧锦年前日用玉笛吹奏的《献天缘》。

  只是,一个是吹奏的笛声,一个是弹奏的琴音罢了。

  循着悠扬的琴音一路寻去,不出意料地,萧锦年看到了艳彩,只是,待得看清对方的刹那,萧锦年愣住了。

  今日的艳彩,与前两日不同,并没有继续穿着她最喜爱的青黄色绫罗长裙,而是换了身看着显得高贵优雅的海蓝色长裙,精致红润的白瑕脸颊,嘴角浮现的两个浅浅梨涡,宛若天仙临凡。

  白皙玉手轻挑银弦,艳彩双手在古筝上拨动着,声音宛然动听,有节奏,宛如天籁之音。

  虽然早就知道,艳彩的古筝造诣很不错。

  可当真见到她不凭着曲谱,便能无师自通的用古筝弹奏出《献天缘》时,萧锦年心中还是很震骇的。

  不过,萧锦年转瞬就想到。

  艳彩并非凡人,而是龙族公主,凭着超常的记忆力以及学习能力,能有这个水平,也是应有之理,便也释然了。

  过了许久,艳彩方才结束了这首曲子的弹奏,她缓缓站起身,萧锦年看到,她的长裙裙裾上,还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则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她轻声笑道:“萧公子,艳彩方才所弹奏的《献天缘》,你感觉如何?”

  此时的艳彩似乎淑女端庄许多,与昨日的古灵精怪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萧锦年下意识的反应就是,这妮子怕不是吃错药了吧?

  或者问问她,你是不是还有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姐姐妹妹,叫敖艳虹?

  不然,两个人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嘞。

  不过,想归想,听到艳彩的询问,萧锦年还是毫不吝啬的给予了自己的掌声。“啪啪啪……”

  一边鼓掌接近,萧锦年上下欣赏着今日的艳彩,嘴里还不忘啧啧赞叹出声,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艳彩小姐,单凭这一曲,你便可在古筝史上留下浓厚的一笔了。”

  反正吹牛不上税,萧锦年自然是可劲的挑好里说。

  “是吗?”艳彩对萧锦年肆无忌惮的打量眼神,似乎没有太过放在心上,闻言,反而是轻叹了口气,道:“可我觉得,我弹奏的并不如何好。”

  “艳彩小姐何出此言?”萧锦年疑惑问道。

  艳彩弹奏的这《献天缘》琴声中的一个问题,萧锦年自然再清楚不过。

  许是艳彩并没有刻骨铭心的感情的原因,她弹奏的古筝版《献天缘》,与萧锦年的问题如出一辙,空有华丽的外表,却无坚实的内涵。

  他们都只是这首《献天缘》蕴含故事里的过客,第三者,而不是亲身经历人。

  萧锦年倒还好,最起码练习这首曲子,已有十余年,曲调熟练于心。

  形已经远远超过了神,水满则溢,勉强弥补了神不足的缺点。

  艳彩就不行了。

  虽然凭着超常的学习能力,她将萧锦年吹奏的《献天缘》曲调,模仿了个七七八八,却终究还是缺少了点什么。

  这个便是曲调的有形无神!

  萧锦年知道这个问题,是因为他吹奏这首曲子有十几年关系的原因,曲调早已烂熟于心,所以一下便能听出这首曲子演奏的是否好坏。

  可这不代表别人也有这个本事啊。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在外人听来,艳彩这一曲,已是人间难得的佳音天籁,

  她又是怎么知道,自己弹奏的这曲子不怎么好的呢?

  所以,萧锦年有点好奇。

  艳彩一声轻笑,道:“因为我听过这首曲子的真实曲音。”

  萧锦年被她的话搞得一脸懵逼,什么叫你听过这首曲子的真实曲音,在这个世界,这曲子不就我会吗?

  难不成这世上还有除我之外的穿越者不成?

  见萧锦年迷惑不解的样子,艳彩并没有多加解释,转而问了句,道:“萧公子今日起的这么早,可是有事要办?”

  见她没有解释的意思,萧锦年只能作罢,点点头,道:“确实有事要办。”

  艳彩嘴角轻轻扯起,笑问道:“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萧公子大清早寻我,想来不是为了我的琴声而来吧,可是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被艳彩一语点破来意,萧锦年老脸一红,他还真有事要艳彩帮忙,不由支支吾吾道:“额,就是,那个,我,我想让你陪我出城一趟。”

  “出城?”艳彩嘴角笑意更甚,道:“所为何事?”

  “咳咳。”萧锦年干咳了声,道:“我昨天不是说了嘛,我想自己做个笛子,我打听过了,城外的南方处,有片苦竹林,我想去那里取几杆苦竹做笛子。”

  “城外南方的苦竹林?”艳彩闻言,收敛笑意,似是有意无意道:“可我听说,最近的那里不是很太平呢,有许多百姓的尸体发现在竹林中,死状异样凄惨。”

  所以我才想要你陪我去啊。

  萧锦年心中腹诽,他又不是电影中的那些傻子,什么情况都不打听清楚,就二逼一样往那里钻。

  早在打定主意的当时,他就跟镇民们打听起情况了,自然也知道,那片苦竹林,最近死了不少人。

  不是被什么东西吸成了干尸样,就是脊髓被抽走,或者全身发紫,一副中了什么剧毒的模样。

  根据原剧中的情节看,这福来县附近,能有危险的妖怪也就蜥蜴精,牡丹精。

  还有个年纪轻轻就载了腰,喜欢吸人脊髓的花龙。

  这三个危险的妖怪中,就花龙最为厉害,可他有个致命的弱点,被艳彩天克。

  而牡丹精,并不擅长打斗的样子,想来也不是艳彩的对手。

  这三者中,也就蜥蜴精麻烦了点,比艳彩稍弱,与艳彩能斗个你来我往。

  这情况一直持续到艳彩拿来七节龙骨,增强法力后,方才能将它打得抱头鼠窜。

  综上所述,所以他就有了找艳彩一同前去的打算。

  当然,萧锦年是绝对不会承认,这个打算是他从心的驱使下做出的。

举报

作者感言

熊猫侃大山

熊猫侃大山

求收藏求推荐。

2019-07-02 21: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