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修仙在诸天神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这个表情叫懵逼(第三更)

修仙在诸天神话 熊猫侃大山 2395 2019.09.08 18:00

  不过,就在陈刚伸出满是肌肉的手,抓住邪俊男子的手臂时,那邪俊男子眉头葛的一皱,他冷冷道:“放手!”

  陈刚当然不会理他,得益于从小练武的原因,他在这福来县大小也算个高手,这邪俊男子虽然很高大,但手臂很瘦,一看就没怎么锻炼过,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陈刚抓住邪俊男子的手用力几分,就要强行拉走邪俊男子。

  见状,邪俊男子眉眼间的戾气终是达到了顶峰,也没见他如何动作,手臂一晃,在场的梁靖还没反应过来。

  他的手臂已经一个翻转,钳制住了陈刚的脖颈,将他高高举起。

  陈刚身形好歹也有八尺,可在这邪俊男子手中,却宛若无力的鸡仔一般。

  任他如何挣扎,依旧不得挣脱分毫。

  “本来此趟我不想杀人,可既然你执意要寻死,那我也只能成全你了。”

  邪俊男子说罢,嘴巴忽地大张,一股庞然吸力出现。

  陈刚只觉得体内葛的剧痛无比,好像有什么要被强行抽离出来一般。

  “呼……呕。”陈刚喉咙一下被什么撑住了一般。

  在陈刚惊骇的眼神中,他嘴中呼的钻出了一条两尺有余的森白骨节,在空中滴流转了两圈,便钻入了邪俊男子口中。

  待得骨节完全进入腹中后,邪俊男子这才将身体一下变得软绵绵的陈刚随手一丢,撞到桌椅发出嘭的巨响。

  “啊,唔……”手臂只来得及抽搐几下,陈刚的气息便迅速消散于无了。

  死……死了?

  梁靖睁大瞳孔,惊骇的看着眼前一切,呆然好久。

  “啊!”最后还是床上小妾的一声刺耳惊叫,才将梁靖惊醒过来。

  没有多想什么,梁靖双膝一下磕在了地板。“嘭。”

  他低下脑袋,身躯深深躬伏在地。“下官任凭公子驱策。”

  ……

  后花园中,石亭中,艳彩正一手撑在下巴,身躯倚靠着桌台,笑脸盈盈的看着对面吹奏笛子的萧锦年。

  萧锦年新的笛曲,真的没让她失望,同样极是好听,比之前日那《献天缘》,怕是也不遑多让了。

  待得萧锦年吹奏完,艳彩葛的站起身,毫不吝啬的拍起了手掌,笑道:“萧公子的笛声,无论听多少次,依旧如此美妙动听,当之无愧的人间天籁。”

  萧锦年放下笛子,抿了一口茶水,只是微笑不语。

  艳彩见状,又是说道:“只是,不知萧公子此次吹奏的笛曲,为何又是夹杂着难以言喻的哀伤之意呢?难道是住在我府上,萧公子还是觉得过得不开心吗?”

  萧锦年笑着摇摇头道:“艳彩小姐误会了,非是在下住在府上不开心,实是在下吹奏笛子,本就擅长这种风格。所谓俗人有雅,而在下的雅,便是吹奏这种风格的笛子,欢快轻松的曲子,在下也会吹,只是水平,或许就比不上这种了。”

  “这样啊,那倒是件遗憾事了。”艳彩不无可惜的道。“说实话,我还挺想听听萧公子吹奏其他风格的曲子的呢。”

  “改日吧。”萧锦年笑道。“待我钻磨一番,略有所得后,必第一时间呈现给艳彩小姐。”

  萧锦年心中暗自偷笑,等哪天我把千倍速千本樱吹出来,吓不死你!

  “那我拭目以待了。”艳彩莞尔一笑。

  就在艳彩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她的耳朵忽地轻轻一动,听到了什么声音。

  “艳彩,末时三刻,海畔相见,有重要的事告诉你。”

  艳彩眉头轻轻一皱,花龙?

  他找自己何事?

  想了想,艳彩冲身旁的侍女问了句。“现在什么时辰了。”

  “小姐,已经末时了。”那侍女躬身应了句。

  这么快?

  略有遗憾的看了眼萧锦年,艳彩道:“萧公子,你且自行歇息,我暂且有事,失陪了。”

  萧锦年无所谓的点点头,道:“艳彩小姐自去便可。”

  “失陪了。”艳彩回以一个笑容,很快就行色匆匆的离开了。

  目送着艳彩远去的倩影,萧锦年再次抿了口茶水,问身边的侍女道:“我托你给那两人的宣纸呢?你给他们了没有?他们看了吗?是何反应?”

  那侍女赫然便是蒂花,老实说,萧锦年有那么片刻,也怀疑艳彩是穿越来的,瞧她给这些侍女取得名号。

  一个蒂花,一个秀儿,合起来可不就是蒂花之秀了嘛?

  改明自己发达了,也收他个十个八个侍女,名号依次就是琴棋书画,风花雪月,嘿嘿嘿。

  蒂花躬身应道:“给了,他们也看了,只是表情甚是古怪。”

  “哦?如何古怪?”萧锦年来了兴致。

  “还请公子宽恕,蒂花没念过书,无法形容这等表情。”

  一听这个,萧锦年就明白了,能让蒂花这种古代人不明白的表情,除却悲伤,高兴,愤怒和其他表情外,剩下的就是懵逼了。

  这是现代才发明的词汇,也难怪蒂花不清楚。

  看着小丫头一脸歉然的样子,萧锦年笑笑,手指沾了沾茶水,在桌台上点划几笔。

  (o)

  “你看看,他们可是这个表情?”

  蒂花凑前看看,当即惊骇的看着萧锦年,道:“公子如何得知?他们确实就是这个表情。”

  萧锦年满意的点点头,道:“你可知道这个表情如何称呼?”

  蒂花迷茫的摇摇头,道:“不知。”

  “我教你,这个表情呢,叫懵逼,你也可以说是一脸懵逼……”

  ……

  彩云庄外,一行腰悬佩刀的衙役虎视眈眈的看着彩云庄。

  “大人,那女子离开了。”在看到一个身穿青黄衣裙的女子,大摇大摆离开的身影后,其中一个带头的衙役,转身对留着八字胡须的梁靖说道。

  正秃自揣揣不安的梁靖一下心中大定,那公子果然没骗自己,他真的支开了那女子。

  只要没那很厉害的女子在,就凭那少年瘦胳膊瘦腿的,如何能是自己这行人的对手。

  “大人,我们现在进去抓人嘛?”那带头的衙役问了一句。

  “……”张了张嘴,梁靖就要下达进去的指令,只是想到了什么,他犹豫了会,还是道:“我们再等等吧。”

  他怕那女子只是临时离开一会,很快又回来,那天的经历仍旧给了他很大阴影。

  若非那男子展现的手段,比这女子残忍万分,他说什么也不会同意再次冒犯这女子。

  “嗯。”那衙役点点头。

  另一个衙役似乎已经憋不住话了,问道:“大人,我们为何还要去抓那少年啊,不是已经知道他不是凶手了吗?而且那女子那么厉害,就算我们真的抓住了他,可那女子来劫人该怎么办?我们可不是她对手。”

  劫人?!

  是啊,自己怎么就忘了这茬了呢?

  梁靖两腿一抖,好悬没坐下去,但一旁一只孔武有力的手,适时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感受到那孔武有力的手中蕴含的力量,梁靖心中又是大定。

  有那位公子请来的高手相助,便是那女子又有何惧。

  想到此处,梁靖对那衙役瞪了一眼道:“到底你是大人还是我是大人,我不要你认为,我只要我认为就行了。”

  “再等3刻,若那女子还没回来,我们就进去抓人,如果那人反抗,则死活勿论!”

  梁靖恶狠狠的下达指令。

  “诺!”衙役们都是应了一句。

举报

作者感言

熊猫侃大山

熊猫侃大山

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打赏,第三更。我的颜文字被和谐了。

2019-09-08 1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