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修仙在诸天神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笛声传遍六界。

修仙在诸天神话 熊猫侃大山 2508 2019.06.15 08:12

  洋洋洒洒的笛声,带着吹奏人的情绪,传到了县城内大街小巷的各门各户,飘到了人们的耳朵中,清晰可闻。

  笛声似乎带着异样的魔力一般。

  有累的半死的农民,正捶肩打背的舒缓着劳作的疲倦,听到笛声,他们忽而动作一顿,竟感觉体内的疲劳忽地不翼而飞,全身上下充满了使不完的力气。

  有垂垂半死的老朽,正躺在木床上,浑浊的眼神无力的看着屋外,等待着死亡的降临,笛声忽然传到了这里,他眼珠禁不住暴突几分,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了起来,整个人好像年轻了五十岁。

  更有原本如老牛推磨般行动缓慢的男子,在听到笛声后,整个人都兴奋起来,手臂青筋暴起,哼唧哼唧的卖力拉起了磨盘。

  笛声渐渐飘向更远的地方。

  ……

  东海海岸上,两个身着金丝银袍,头戴朝天冠的男子,正盘膝打坐调养着伤势,忽然的,他们耳朵动了动,敏锐的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笛声。

  两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这笛声的由来,就惊诧的察觉,他们身上的伤势,竟是以奇迹般的速度好了起来。

  两人对视一眼,尽皆看到对方眼中的不可置信。

  ……

  长安城,金碧辉煌的皇宫,某处装点雍容华贵的房间内。

  “咳咳咳啊……”床榻上,少女虚弱难受的咳嗽音响起,一身着龙袍的男子坐在床沿,紧紧握着她的小手,紧张的道:“丽质,坚持着点,在坚持着点,太医马上就要到了。”

  “父……父皇。”少女虚弱的睁开眼睛看他,往日里恬静淡雅的神色不再,她满面哀伤的道:“丽质此生能有父皇这般疼爱,已是心满意足了,不敢再奢求什么,只求父皇在丽质死后,能……咳咳咳。”

  “咳咳咳……”说到此处,少女再次剧烈的咳嗽起来,这次她咳嗽的更凶,仿佛是要把内脏都咳出来那种。

  在病痛面前,任你身份尊贵,如何风华绝代,终归会被它折磨的不成人形。

  想来,这也是上天唯一能做到的对人类一视同仁,公平公正的地方吧。

  见到少女脸庞越加苍白无血,仿佛随时就要撒手人寰一般。

  龙袍男子大惊失色的站起身,朝着房外大吼。“太医呢!太医呢!太医怎么还没到,若是丽质有半点差池,朕诛你们九族!”

  见他这般模样,床上的少女不由拉了拉他,边咳嗽边道:“咳……父,父皇,咳咳咳……这一切都是丽质的命数使然,半点不由人,父皇何必责怪他人呢。”

  “丽质啊……”龙袍男子回过头来,看着少女苍白的面容,渐渐涌上几分潮红之色,心知这是濒死之人,回光返照的迹象。

  他禁不住泪流满面,呢喃自语。“……都是朕对不起你啊。”

  就在此时,少女忽然做出了侧耳聆听的模样。“父……父皇,我好像听见了笛声,好美好美的笛声。”

  听到女儿似乎已经开始有了幻听,龙袍男子心下更是悲伤不止。“我的丽质啊,这可是皇宫,怎么可能会有笛声传进来……”

  “不,父皇,我真的听到笛声了。”少女忽然展露淡淡笑颜,配上那副苍白的绝美面容,竟有几分我见犹怜的病弱美感。“那声音好听极了,只是那吹奏人的情绪似乎不是很好,笛声带着浓浓化解不开的哀伤。”

  见她说的笃定,龙袍男子渐渐回过神来,难道真有笛声,急忙也作出了聆听状。

  果不其然,洋洋洒洒的笛声,传进了他的耳朵。

  笛声哀伤不哀伤的,他到没这么多感悟,只知道这笛声仿佛带着治愈一切的能力一般,他因即将失去爱女而一度悲痛不已的心,竟渐渐的有了几分平复舒缓的迹象。

  不仅如此,他再次回头看向女儿,惊诧察觉方才还咳嗽不止的女儿,竟不在咳嗽了。

  女儿的脸色,开始奇迹般的好转起来,真正的有了几分血色。

  不是那种回光返照的血色,而是那种确确实实的生机再次浮现的红润血色。

  “父,父皇。”少女忽然说道。“我不在咳嗽了呢,甚至,身体也感觉好了很多。”

  见到这一幕,龙袍男子深深吸了口气。

  这是……神仙手段啊。

  就是不知是哪家神仙。

  难道是天上的,可朕明明与他们说过……

  不行,无论是为了丽质,还是其他,朕都必须找到此人!

  找到吹出这笛声的人!

  想到此处,龙袍男子不再迟疑,霍然站起身。

  “来人,传朕旨意,速速张贴皇榜告示,寻找长安城内,所有会吹奏笛子的乐师,带来见朕!”

  ……

  笛声越传越远,渐渐传至世界各个角落。

  形似五指手掌的高耸山峰脚下,一只全身被压在山底下,仅露出个毛茸茸的脑袋的猴子,正百无聊赖的数着地上爬过的蚂蚁。

  就在这时,他忽然竖起了耳朵。“呜?是笛子声?”

  “吸溜,吧唧吧唧……”随口伸出舌头将路过的蜘蛛一口舔进嘴里,他一边咀嚼着,不顾嘴边爆出的墨绿汁液,一边自言自语。“为什么这里会传来笛子声?感觉还这么近?难道是如来那老儿又差人来唬骗俺?”

  忽地,他意识到了什么。“咦,今天的小蜘蛛似乎分外美味呢,难道那笛声……”

  ……

  “……有酒乐逍遥,无酒我亦癫。”小道上,腰悬一酒葫芦的醉道士,正朗声吟唱着诗句,听到笛声的刹那,他神情葛地一下清醒,不由露出几分恼怒之色。“是谁啊!吹的笛子,还那么大声,把我的酒都吓醒了。”

  “吵我的酒,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话,他侧耳聆听了会笛声传来的方向,提着酒葫芦又往嘴里灌了一口,继而摇头晃脑的朝笛声方向走去,一边继续吟唱。“一饮尽江河,再饮吞日月。千杯醉不倒,唯我酒剑仙!”

  ……

  终年灼热的火山中,一只周身赤血般通红颜色的麒麟模样小兽,正小口小口的吞吃着,火山内喷洒出的火焰。

  似乎听到了什么,小兽脸上人性化的露出笑容,呜呜呜叫了几声,它摇头晃脑的就朝着某个方向狂奔而去。

  奔跑中,它脖间挂着的一枚铜币大小,晶莹碧绿的玉片闪耀,显得尤为醒目。

  ……

  “唔。这是那碧玉流光笛发出的笛音?”

  九天云霄处,一身长数千丈,全身披着金光绚烂鳞甲,盘旋于云朵处的长龙,葛的睁开了房屋大的眼睛,龙眸闪过一丝喜意。“昔年,那人曾说过,让我等候那能吹响碧玉流光的人出现,还说那能吹响碧玉流光的人,便是我以后的主人,不想,我在此等候了千万年,却依旧没有等到主人。”

  长空声音磅礴,如雷霆巨响震动,振聋发聩。

  “而今,千万年过去,总算让我等到了。”长龙喃喃自语。“不过,主人似乎修为还很弱小的样子,只是凡人之身,我若以此时形态过去,此时的主人怕是承受不住我的威压。”

  “罢了,且再让我打个盹吧,以主人的天资,想来不需要很久,便能成仙,那时我再去寻主人。”长龙如此想着,便逐渐的闭上了龙眸,龙鼻中呼出的长气,化作周边一团又一团的白色云朵,而那因为长龙睡眠而响起的呼噜声,则化作了一道道雷鸣响声。

  而长龙藏于身下的一双六指龙爪,在不经意间划过空间的时候,引起的空间撕裂,则化作了一条条闪电。

  ……

  “这是碧玉流光笛的声音。”极南之地,一只全身被七彩光芒笼罩,身上散发着浓浓高温朱红色火焰的神异鸟类,注视着笛声传来的北方,忽而人性化的眯起了眼睛。“主人终于出现了吗?”

  “不过,此时的主人还太过孱弱,若我以此形态出现,主人怕是抵挡不住,也罢,等主人成仙后再去吧。”

  ……

  一座古朴的大殿内,盘膝坐于蒲团打坐的老者听到笛声,微微皱眉,随手布下一道禁制,阻隔了那笛声,继而重新进入打坐状态。

  ……

  云巅之上,某座云雾缭绕的山峰,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内,一身着金丝道袍,满面严肃之色的中年道士,忽而听到笛声,不由目露诧异。“谁吹的笛声,好生厉害,竟能传入本座的玉虚宫。”

  ……

  东海的极东之地,终年被漩涡海流环绕的海岛,一座清幽古寂的宫殿内,一穿着简朴道袍,胡子唏嘘沧桑的却难掩年轻的男子,正躺在软榻上拿着酒壶自饮自酌。

  听到了笛声后,他浑浊茫然的眼神中忽地闪过几分清明,拳头不自觉的捏紧了几分。“终于快到了吗!”

  ……

  西方之地,雄伟庄严的大殿内。

  上首胖头长耳的佛陀似有所感,脸上出现一抹笑意,旋即将目光看向下首,一穿着白色纱袍站立,手持玉净瓶的女子,用雄浑大气的嗓音道:“观自在菩萨,金蝉子取经的时机,似乎已经成熟,有劳你去长安走一遭吧。”

  “是!佛祖。”女子一手持玉净瓶,一手捏印于胸前,微微躬身应下。

  旋即,她便转身,驭起莲台,以极快的速度出了大殿。

  ……

举报

作者感言

熊猫侃大山

熊猫侃大山

新人新书求收藏求推荐!大改重发,书名对不上了,哈哈,60天才能改。

2019-06-15 08:1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