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我乃路易十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一章 凡尔赛的紫茉莉

我乃路易十四 九鱼 2293 2019.10.22 20:51

  事实上,除了小尚帕涅先生在女士们的头发间篦下的金子之外,国王的紫茉莉粉与玫瑰胭脂也卖出了一个很好的价钱——因为这些脂粉的产量还不是很高,所以在蒙庞西埃女公爵等贵女们推波助澜下,它们卖出了一个很高的价钱,而这些价钱又让国王弄到了二十门火炮,但要说他有什么内疚的情绪——当然没有,比起铅粉,能够滋润与白皙皮肤的紫茉莉粉与粉玫瑰,可要比现在的夫人们常用的铅粉和胭脂虫安全多了,就算是为了健康,各位夫人们也应该缴付这笔税金才是。,

  国王也要承认,他确实要更喜欢年轻人,就像是柯尔贝尔、塞巴斯蒂安.沃邦与小尚帕涅,虽然他们的职业与身份天差地别,但他们的勇气与忠诚却是一致的,而路易现在缺少的就是这样的臣子——还有玛利。

  巴黎的宫廷现在可以说是围绕着国王旋转,就像是星辰围绕着太阳,但路易可没忘记,在几年前,他是如何被忽视与冷待的,那时候的贵女们更愿意拥簇在王太后与主教先生身边,他并不怨恨他们,但他们想要靠着逢迎阿谀来获得国王的欢心只怕是不可能了——路易在邀请玛利跳加沃特舞之前,就和王太后陛下谈过了,王太后对曼奇尼的厌恶国王完全可以理解,但玛利是不同的,她要比任何人都更早地看到国王,而且她也只看到了国王,既然如此,国王为什么不能给她一份特殊的对待呢。

  王太后宠爱菲利普,但她看重的却是路易,长子很少向她索要什么,更是极少表现出对什么的宠爱,他既然这么说了,王太后就不会否决他提议,这也就有了在舞会上,王太后首先对玛利说话一事。

  路易这次前往凡尔赛,甚至没有带上王弟菲利普。正如他承诺的,马车里只有他和玛利。

  玛利自从回到了巴黎,几乎就没有来过凡尔赛,她只听说了,国王买下了更多的土地,来安置数量众多的流民,并给他们工作,好让他们得以养家糊口——具体的工作她隐约在国王的身边听说过一些——但距离凡尔赛还有两法里的时候,国王就拉开车帘,指着窗外的花田对她说,这就是他为流民们安排的工作之一。

  紫茉莉是一种凭借着种籽就可以播种长大的植物,而它的种籽又很小,而且经得起长途运输,所以柯尔贝尔是用装载淡酒的木桶来装载这些种子的,流民们一部分被派去种植土豆,番茄,辣椒等等,一部分就全都被用来照料这些紫茉莉花——这种陌生的植物需要肥沃的土壤,在国王的授意与精妙的机械下被排干的沼泽正派上了用场,另外,紫茉莉对于人力的要求也很低,几乎可以说,哪怕不要任何额外的看护,它们就能够生长的非常茁壮,所以除了花田之外,就连流民们的房前屋后也都有了这种花的影子,毕竟这种花的种籽是可以卖钱的。

  紫茉莉花事实上并不美,它看上去就像是一支小喇叭,之所以有这样一个名字,是因为它有着茉莉的香气,不过也有流民们把它们称之为天使的小号,也许对于他们来说,这种可以让他们饱足安康的花朵要比真正的天使号角更值得尊敬——路易知道,他们经常捡起掉落的花朵放在教堂的祭坛上——还在枝头的当然不行。

  紫茉莉花除了深紫红色之外,还有金色与红色,也有白色,许多种类的花哪怕个体只是平平,但聚合在一起的时候就会非常漂亮,而紫茉莉花就算是大片种植也依然不好看——而且到了这个时候,它们大约都结出了黑色的种籽,国王带着玛利走到凡尔赛的另一边去,那里种了粉玫瑰,也就是法兰西原生种的玫瑰。

  “这就是用来做胭脂的玫瑰?”玛利问。

  “不,这些可不够。”国王说:“这是我特意为你种的,我的小玫瑰。”他说,摘下一支,轻轻地插在玛利的卷发间——自从他让小尚帕涅为玛利做了卷发,玛利就再也没有用过发巾。

  他们围绕着玫瑰走了一会,尽情地欣赏了一番这些娇娆但又生机勃勃的花儿后,国王带着玛利攀上一座山丘,从这里他们可以看到一群正在忙碌的人,他们正在挖掘土方——国王告诉玛利说,他将要在这里开凿一条运河。

  “为了这些流民?”玛利惊讶地问。

  路易笑了:“不,”他说,他还没有这样无私,他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他想要在这里建造一座崭新而又宏大的宫殿,只是它必然会耗尽令人咋舌乃至绝望的钱财,所以这件事情只在他的小册子上——但一些准备工作可以从现在做起,他无法抛弃那些追随着他来到凡尔赛的流民,但无限制的供养只会供出一群贪得无厌的寄生虫,而且即便人们都说他慈悲,但他也不想让人们误将他的慈悲视作懦弱,所以他提供给这些流民们必然是工作,而不是所谓的仁慈。

  他们翻身上马,慢慢地向着工地走过去,玛利好奇地看着那些形状奇特的施工器械,这时候已经有了原始的滑轮与吊杆,只是它们除了有用之外也很危险,工人们的安全意识也很淡漠,就在负责这个工地的官员正在不断地向国王鞠躬的时候,他们就听到了一声惨叫,然后就是一阵骚动,国王看到一个妇人正在飞快地向着烟尘升起的地方跑去,等到灰尘散去,他们就看到一个倒在地上,脚上压着一块石头的年轻人,“快去帮忙。”国王说,于是他的火枪手们就分出几个人奔向受伤的工人,不过与其说他们是来帮忙的,倒不如说是监督的,因为在他们抵达之前,工人们的同僚已经扳开了那块石头,只是那个工人的腿已经血肉模糊,看来是没法救治的了。

  那个妇人哭泣着,但不是十分惊慌。

  以往在工地上受伤的人,几乎只能靠幸运来救命,若是受伤,多半就要堕落到地狱里去了,但路易无法改善他们现在的工作条件与改变他们的认知,那么为他们准备一笔钱来作为治疗和安置费用还是足够的,而且有紫茉莉花在,就算腿受伤了,这个小伙子还是能够养活自己——所以他的母亲,也就是那位妇人只本能地担忧了一会,就跟着担架走了。

  玛利想要给他们一些赏赐,但被路易按住了;“别,”他轻声说:“如果你给了钱,那么就会有更多人故意受伤。”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在这个时代,不要说朝不保夕的平民,就连贵人们对自己的性命也十分轻慢,他们一方面渴求着在天堂的永生,一方面又在追索凡间的片刻欢愉,两者相加,以至于亡命徒特别的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