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我乃路易十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魔鬼的苹果

我乃路易十四 九鱼 3539 2019.09.06 12:58

  而就在国王苦苦期待的时候,富凯与柯尔贝尔的信使居然在同一天来到了他的面前,他们带来的都是好消息,富凯不但购买到了重量约在一千马尔托(一马尔托约500升)的小麦,还设法从西西里人那里走私来了火炮与火枪,国王立刻召唤了弗雷德里希.绍姆贝格——他就是受马扎然主教召唤,率领着大约有一千人的步兵来保护国王的将领,他出生在海德堡,是个新教徒,因此王太后安妮对他从来就不假辞色,幸好他与这位贵妇人的往来也并不多——他听从国王的安排。

  虽然在前来的时候,主教先生说他除了行军作战之外尽可以听从国王的命令,绍姆贝格将军还有些迷惑,因为国王还未成年,只是个孩子,而且据说他在应当学习的年纪就一直流亡在外,没有受过正统又连贯的教育,他做好了迎接一个暴躁又天真的幼童的准备,现实情况却要比他想象得轻松许多——那位国王对他十分宽容,几乎不曾干涉他在军事行动上的任何决定,对于那些跟随在王驾后的流民,虽然陛下有着他的想法,但还是第一时间与他商量。

  对于国王的决定——绍姆贝格是说,不是驱赶,而是收容,站在将领的立场上,他是赞成的,没有别的缘故。这里要提一提欧洲古怪的募兵制度。

  众所周知,国家常备军团的数量应当与一个国家的国力相匹配,才能保证军队的给养与俸金,以及装备、马匹以及营地等必然的消耗,但我们也同样能够注意到,现在的法国简直就是整个欧洲的缩影,每个国家都在与另一个或是好几个国家打仗,有时候是为了威望,有时候是为了地位,有时候是为了钱财与领地,更多的时候是为了保卫自己与家人——继承权法的混乱更是加重了这一状况,所以就算是最小的国家,也会拥有与其体量完全不相称的庞大军团,为了保证满足士兵与军官的需求,减轻自己的负担,从很久之前开始,就有国对国的雇佣兵交易,也就是一个国家将自己的军团与装备租借给另一个国家使用,最负有盛名的莫过于意大利,但神圣罗马帝国、英格兰或是曾经的法兰西也不例外,所以若是有人来到这个时代的战场上,他会惊讶地看到,一个神圣罗马帝国的将领,他的炮兵来自于意大利,他的火枪手来自于法国,他的步兵来自于丹麦或是其他日耳曼国家,或许还有来自于异教徒地区的骑兵。

  绍姆贝格的军队也不例外,因为时间拖得太长,已经有些士兵掉队或是逃走,他亟需补充兵力,在他看来,那些因为饥荒而不得不抛弃家园跟随在王驾后的流民们是最好不过的对象。

  第一:他们几乎都是年轻的小伙子——饥饿是最残忍也是最好的筛选机器,孩子与老人总是第一批倒下的人,而女性甚至宁愿饿死,也不愿意离开村庄或是城镇,因为她们很清楚自己会遇到什么。

  第二:这些人只需要一个面包就能被招募到军营里来,而不用俸金诱惑或是暴力逼迫,而且他们不会轻易逃走,虽然留在军营很有可能在战场上死去,但离开军营却必然会活活饿死。

  第三:比起神圣罗马帝国的士兵,这些法国农民当然更愿意相信他们的国王,不然他们就不会第一时间拖着疲惫的双腿跟在王驾后面。

  但绍姆贝格也很清楚,就像是王太后安妮极力反对(甚至与国王大吵了一场)的那样,容留这些人就代表着必须让他们有东西可吃,而现在的法国,到处都在闹饥荒,他们手上虽然有足够的金路易,但未必能够换来大量的食物,到那时候,这几千人反而要成为他们的威胁了——尤其可恼的是,他们经过的地方,那些爵爷,不但没有按照法律与传统,奉上供国王与他的随从们享用的食物,还授意商人将食物的价格提高到一个可怕的地步。

  只是——绍姆贝格想到这里就要发笑,就算是主教先生,或是王太后大概也没能想到,他来到这里的第一场,以及许多场战役竟然不是先与叛贼的军队打的,而是与那些囤积居奇,毫无道德与忠心的商人打的,虽然一些商人也雇佣了看守,但这些看守对付一些手无寸铁的可怜人还行,对上这些经历过三十年战争的士兵就毫无还手之力了。

  这是国王让绍姆贝格去做的。

  一开始绍姆贝格还有些犹豫,但他很快就发现这种事情做起来还真是有趣又痛快,尤其是一些蠢到无可救药的爵爷还胆敢喊叫着请求国王为他们做主的时候——国王的第一侍从邦唐睁大了眼睛,好奇地问他们,之前他们还在向国王哀告,说是城堡里只剩下麦麸了,那么他们现在所说的小麦又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呢?如果他们是为商人求告,法国是有法律与法院的,请到巴黎去,向那些高等法庭的法官们申诉吧,想来这些可敬的大人会给他们一个公道的。

  这些爵爷和商人又怎么敢去呢?谁都知道,现在的巴黎,无论是高等法院的法官,还是奥尔良公爵加斯东,都在疯狂地敛财,他们进了巴黎,不被剥掉几层皮根本出不来。

  可惜的是这样的行为可以一再而,却不能而在三,尤其是之后的爵爷与商人都变乖了,他们虽然不能完全支撑起这支庞大的队伍补充全部的给养,但至少可以做出一个应有的姿态,问题是这样一来,如山的小麦又像是河水那样延绵不断地流淌了出去。

  不过这位将军一进房间,一看到国王那张愉快的脸,就知道他们寄予重望的两个人不负所托,他连忙摘下了自己的帽子,向国王深深地行了礼,然后在得到允许后走上前去,接过已经打开的信件,他先看了富凯的信,笑容从头到尾就没消失过,一边还在深深地吸气,像是能够从字里行间嗅到小麦的清香气息。

  “那些火炮,火枪?”

  “随你安排。”国王说,没人能比绍姆贝格了解他的军队了,据邦唐回报,这位将军对自己的士兵极其尽心尽力,所以就算已经过了雇佣期,又正逢收割期,军队里还是留下了大部分的士兵,那些新招募来的士兵绍姆贝格也一个个地看过,并且委派了他最信任的军官去指导和训练。

  “我已经有了一个想法了。”绍姆贝格兴奋地说。

  “还有这个,是柯尔贝尔的。”国王示意邦唐将第二封信交给绍姆贝格,绍姆贝格打开看了,柯尔贝尔的收获比富凯还要大些,但其中有一船,也就是大约十马尔托的货物他有些看不懂,“请原谅,陛下,这个‘庞姆斯’是什么呢?”

  就是土豆。

  但路易并不能这么直接说,因为当初最先发现土豆是发现了美洲的西班牙人,但他们直接生吃了土豆,当然,不但涩口还有毒;苏格兰人从一开始就是拒绝的,因为圣经上没有提到过土豆,而且它们埋在地下,像是魔鬼的苹果;至于法国人,他们另辟蹊径,去尝了土豆结出的浆果,可想而知,那种酸涩的味道简直就不是人类能够忍受的。

  还有像是发青的土豆直接导致死亡啦,以及切开的土豆发黑因此被人认为与麻风病有关啦——就不说了,反正土豆从此之后就成为了最让欧洲人反感的植物了,只有一些贵人因为它的花儿挺好看的,少许种了一些在庭院里。

  柯尔贝尔的土豆还是从美洲那儿弄来的,他是个有想法并且有魄力的人,在给国王的信里,他说他已经按照土著的方法烤和煮了一些土豆,并未发生任何事故,同样精力充沛,神思敏捷,而且这种果实只要很小的一块就能让人吃饱,烹饪方法也要比小麦简单,哪怕不洗,直接投入篝火也能弄熟入口。

  “一种新奇的食物。”路易说,“但弄得好会非常好吃。”他对还是有些迷惑的将军笑了笑,已经决定了,等到土豆送到这里,王室成员将会以身作则,鉴于人们的好奇心,他们也许会愿意尝试一下这种现在和将来都能拯救他们于饥饿之中的块茎。

  ————————

  他们此时正在赫泰勒,它位于埃纳河右岸的一处高地上,从十世纪开始就是一座重要的军事要塞,城墙坚厚,火炮犀利,幸而这里的爵爷是个不折不扣的保王党,他一见到了国王的使者,就跟着使者一路奔驰来觐见国王与王太后,对于王室们以及随员的侍奉也十分周到,整理出一个让国王满意的厨房更不是什么难题。

  土豆么——是一种又可以作为主食,又可以作为零食,更可以作为菜肴的好东西,国王的第一侍从邦唐珍重无比地拿出的精装菜谱更是让厨房里的人屏息静气,连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敢说——他们按照邦唐大声读出的命令,将这种看上去活像是一团泥巴的东西洗干净,削了那疙疙瘩瘩的皮,然后切成块,削成片,切成丝……和鸡肉一起烧,与猪肉一起煮,放在鹅的肚子里一起或是和奶酪夹在一起烤,又奢侈地起了一大锅子油,把用盐水浸过的土豆条放进去炸……

  金灿灿的炸土豆条是最先被端出来的,当然,它首先被送到国王的面前,所有的人都盯着国王看,看他捏起一小撮盐,慎重而均匀地洒在上面,用叉子略微翻了翻,就用手指捏起它们痛快地大嚼起来。

  那浓郁的香味不由得引人食指大动,等到他们的那一份也被放到了盘子里,每个参与宴会的人都学着国王的样子,撒了盐,用叉子翻了翻,拿手指——一些心急的人直接用手去抓,结果被烫到了,幸好几乎所有的人都沉浸在了炸土豆条外面酥脆里面绵软的口感里,以及淀粉带来的甘甜味,没几个人注意到他们出了丑。

  之后还有土豆烧鸡,猪肉炖土豆,奶酪烤土豆……新的美食让人们猜测纷纷,有些人猜到了与土豆相似的甘薯——有趣的是,甘薯与土豆几乎没什么区别,但甘薯却早在几十年前就进入了欧洲王室并且受到欢迎,但土豆却命运多舛。

  等到国王宣布了谜底,人们虽然有些惊讶,却也没有陷入恐慌,毕竟他们在宴会上已经吃了很多次土豆了,没人中毒而死,也没人生了麻风病,而且尊贵如王太后与国王都吃了,他们还担心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