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我乃路易十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达达尼昂先生在圣法尔戈

我乃路易十四 九鱼 3083 2019.10.02 20:00

  在真实的历史上,我们这位因为一位才华横溢的作家而驰名国内外的火枪手达达尼昂先生,承蒙主教马扎然先生的恩惠,已经成为了近卫队连队的代理队长了,但在这里,在国王已经显露才能,而马扎然主教也适当地做出了退让的时刻,这个代理队长的位置就交给了塞巴斯蒂安.沃邦。此人虽然年轻,但也已经参与了许多战役,而他的功绩也足以让孔代亲王把他从佛兰德斯召唤到巴黎,给他奖赏(虽然因为沃邦对国王的忠诚,亲王最后可以说是为别人做了嫁衣),又十分地谦和,所以虽然也招来了一些嫉妒,但至少没有如达达尼昂先生就任这个职位的时候遭到那样大的不满。

  达达尼昂也很清楚,他的出身寻常,而且又是一个加斯科尼人,与大部分火枪手完全不同——就如之前所说的,加斯科尼人一向被人视作性格叛逆的外省人,所以他虽然没能得到这个位置,但在惋惜之后,也不是那么耿耿于怀,或许正是因为这股子天真乐观的劲头,虽然达达尼昂在私德上着实令人诟病不止,但国王还是很亲近他,也愿意用他的。

  而达达尼昂先生,也如以往的每一次,无论是红衣主教马扎然,还是国王陛下,他都可以说是高高兴兴地接受了任务,没有一丝勉强的意思,国王勉励了他几句,给了他一个钱袋:“这是给你配置行头的钱。”路易说:“有一百枚金路易,”这位尊贵的陛下神情莫测地停顿了一下:“如果可能,我想你应该需要其他人的资助了。”

  达达尼昂翘起了他修剪得十分漂亮的小胡子,他承认确实有那么一两位,或是三五位夫人时常与他相会,并在每一次相会之后在他的马鞍上挂上钱袋,这很常见并且值得骄傲(当然不是那个倒霉的丈夫),他当然不会蠢到反驳国王的话,这个过于风流的加斯科尼人一边向国王鞠躬,一边提醒自己在离开之前只能用一笺手书来告别与宽慰自己的情人们了,毕竟要拒绝她们柔情万种的馈赠无论对于一个爱人,或是一个战士都是极其困难的。

  一百枚金路易相当于两千里弗尔,达达尼昂是国王的火枪手,国王赐给火枪手们的马匹他当然也有一匹,那是一匹矫健的白马,在额头间有着菱形的黑色印迹,四肢匀称有力,眼睛就像是黑色的杏仁,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位女士都要来的含情脉脉,所以达达尼昂的花费就顿时少了很大一笔,他为这匹马配了新的马鞍,黑色的小牛皮,镶嵌着银钉,然后又为自己挑选了袖口与领口都点缀着银线编织花边的丝绒外套,雪白的亚麻衬衫,褐色的翻边靴子,以及一顶装饰着鸵鸟羽毛的宽檐帽。总之,他是按照此时巴黎人最为流行的风格,将自己装扮一新,一下子就用掉了近七八百个里弗尔。

  相比起达达尼昂,柯尔贝尔的装扮就要简单地多了,他看上去更像是个荷兰人,而不是一个法国人,他的黑色外套垂到膝盖位置,腰带系在外套里面,帽子上只插了一根朴素的灰色羽毛,他比达达尼昂年长,这样的装扮让他看起来就像是达达尼昂的随从或是仆人,但这正是国王和他需要的,让人们都去盯着所谓的王命特使达达尼昂去吧,柯尔贝尔要做的事情比他更危险,不过国王也说了,若是发生了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他们可以先逃回来。

  不过达达尼昂与柯尔贝尔都不希望一事无成地,灰溜溜地回到巴黎,达达尼昂是因为想要谋取一个更高的位置,而柯尔贝尔是因为尼古拉斯.富凯的成绩而感到了深刻的危机——就在他们出发的前几天,富凯悄悄地回到了巴黎,回到国王身边,他带回了相当于三十五万里弗尔的巨款,让国王紧绷的神经不由得为之一松,在仍然飘摇不定的法兰,能够获得这样的丰厚回报实在是令人欣喜,而富凯并不以此为满足,他向国王提交了一份计划书,有意将博奖的生意做到法兰西以外的地方去,但被国王拒绝了。

  柯尔贝尔知道陛下为什么会拒绝富凯,原因很简单,离开法兰西,富凯的行为很有可能立刻给他招来可怕的杀身之祸,毕竟在短短几个月里就聚敛起这样大的一笔财富(甚至不包括给领主的税金与奖额),只要是人都会生出贪婪之心,据说,哪怕没有离开法国,在弗朗什孔泰他就差点被一位投了上千注却一无所获的伯爵以骗子的名字抓起来吊死。

  国王甚至要求富凯暂时不要离开巴黎,博奖的生意也要暂时收手,虽然国库空荡,但就陛下所说,像是这样的行为,就像是从乳牛身上吸血而不是挤奶,一两次就算了,出现的太过频繁,只会导致整个国家更加混乱,更加堕落。

  富凯感到失望,但没关系,他一样得到了国王许诺的财政总监的位置,这让柯尔贝尔深感苦恼,不,不是因为他同样觊觎着这个位置,他知道他暂时还成不了国王的大臣,比起已经是穿袍贵族的富凯,他现在还只是一个小小的随驾商人,但国王对他的看重让富凯对他十分嫉恨,而国王的性格柯尔贝尔也略知一二,只要对他有用,国王就会无限制地庇护他,哪怕他的敌人是马扎然主教也没关系,问题是,若是他让国王失望了,那么结果也可想而知。

  于是这两人就这样各怀心思地上了路,去完成国王交付的工作。

  _____

  而此时还远在勃艮第的蒙庞西埃女公爵并不知道正有两个人要来彻底地破坏她与她父亲加斯东公爵的关系,虽然它们也已如风中蛛丝,摇摇欲坠。

  她在圣法尔戈定居下来之后,就开始精心经营自己的这片小天地,虽然不得父亲欢心,又被驱逐出了宫廷,但圣法尔戈城堡的破败反而让她无法继续沉浸在自己的自怨自艾中,这位女公爵,或许在最重要的问题上犯错,但她的富有是毋庸置疑的,而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地方,金子总能解决很多问题——在达达尼昂来到圣法尔戈的时候,这个偏僻贫瘠的地方已经产生了许多变化,而且几乎都是好的变化,道路平坦,麦田青翠,村庄里炊烟淼淼,沿途还有不少虽然简陋却还算齐全的客栈,客栈里供给食宿,达达尼昂问了客栈里的人,他们都说,总有一些贵族老爷和夫人经过这里,他们都是圣法尔戈城堡的客人,所以他们才会在路边开设客栈,以供他们歇息。

  这个情报让达达尼昂提起了几分警惕心,这位大郡主的父亲是加斯东公爵,爱人是孔代亲王,而他们正是国王与主教先生最大的敌人。

  他与柯尔贝尔一起策马前行,沿着这条道路,他们很快就看见了被森林半环抱着的圣法戈尔城堡,城堡修缮之后就如同一座白色的山峰,耸立在层次不齐的碧色之中,正前方是一座平整的半椭圆型广场,被六条小径切割成不同但对称的形状,其中约有三分之二是粗糙的石砖,其他是绒毛般的爬地草。

  有许多四轮马车与马匹整齐地排列在广场一侧,在森严的大门前,每个来宾都拿出了邀请的信件,然后被引领进去,也有忘记携带信件,或只是听闻这里有着一场盛会,认为自己有资格受到邀请的不速之客,只要有女公爵可信的侍臣或是亲近的夫人来作证,也可入内。达达尼昂直接策马走了过去,他的装扮丝毫没有亏欠国王的一百个金路易,显赫得犹如一位亲王,马上就有一位身着体面衣服的仆人前来询问他是否接到了邀请,当然,这个仆人得到了一个完全出乎他意料的答案,于是他立即飞奔入内,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女公爵的侍女。

  此时女公爵正身着一身华丽的深红色丝绒裙装,与她近来最亲密的两位朋友,极具才华的尚维涅夫人,拉法耶特夫人坐在一个小会客室里,面带微笑地倾听一个年轻的先生演奏小提琴,等到一曲终结,三位女士都高兴地拍起手来。

  “您是从什么地方找到这么一个天使的呢?”拉法耶特夫人问道:“他的双手是有魔力的,我从未听到过这样美妙的乐声。”

  提起这个,女公爵的面孔上就掠过了一丝阴郁的神色,因为这个乐师,正是马扎然主教送给她做侍童的,当然,那时正是1646年,她还是宫廷的宠儿。

  拉法耶特夫人不知道,但尚维涅夫人是知道的,她正想要说些什么改换话题,却被轻轻的叩门声打断了。

  她们看着女公爵最宠爱的侍女走到她身边,低声说了一些什么,女公爵的手顿时紧紧地握住了扇子,并立刻站了起来:“他们在哪?”

  “门厅,陛下,就在门厅。”

  女公爵甚至来不及和两位夫人解释一二,就飞快地走了出去,拉法耶特夫人只来得及追到门外,就看到大郡主的裙摆消失在走廊的末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