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我乃路易十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巫师维萨里的过去与巫师界的一角(中)

我乃路易十四 九鱼 3161 2019.09.29 22:43

  “曼奇尼。”

  “是的,陛下,曼奇尼。”维萨里说,”我曾是玛利.曼奇尼的魔药教师,因为我的父亲也为曼奇尼家族效力。”

  “据我所知,维萨里家族来自于布鲁塞尔。”

  “哈布斯堡尼德兰,陛下,维萨里家族是医学世家,简.维萨里在帕尔维大学取得了医学学位,而后在鲁汶大学取得了一个教授的职位,他的儿子埃弗拉德.维萨里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米连一世的皇室御医,他的儿子安德里斯继承了高祖父的位置,后来又做了查理五世的贴身侍从。我的高祖父正是您提起过的安德雷亚斯.维萨里,他有三个儿子,最小的一个是他的遗腹子,也就是我的祖父,我的父亲也是他最小的儿子,他在六岁的时候被发现是个巫师,幸好那时我们正在意大利,一个巫师愿意做他的老师,把他带入里世界。”

  “那么他在表世界……”

  “一旦进入了里世界,他对表世界来说就是一个死人,陛下,维萨里家族的陵墓里还有着一个小小的位置,埋葬着一个夭折的孩童呢。”

  “我明白了,接着说吧,维萨里。”

  “那个巫师是一个魔药师,我的父亲成了他的学徒,因为这个缘故,以及他从血脉中继承的天赋,他比他的老师更成功,所以他的老师就把他推荐给了曼奇尼家族。”

  “曼奇尼是个怎样的家族呢?”

  “在里世界,曼奇尼是个非常古老的家族,最早可以追溯到古罗马时期,但在公元五世纪之前,表世界一样有他们的记载,只是这些记载鲜为人知。”说到这里,维萨里古怪地笑了笑:“当然,他们曾经十分显赫,据我所知,曼奇尼家族的女儿与儿子不止一次地曾经成为祭司或是执政官的妻子,或是有权势者的亲密朋友,因为这个家族世代都是美人,但自从梅林的策划最终化作泡影,国王与皇帝们不再承认巫师,转而皈依天主后,里世界与表世界之间的沟壑就再也无法弥补,曼奇尼的家长最终决定将家族迁移至里世界,放弃表世界,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必须保证自己在里世界的地位不至于被一些荒谬的传说动摇——所以他们几乎从不提起在表世界的过往。”

  “里世界的人们憎恶表世界么?”

  “当然,陛下,”维萨里几乎下意识地这么说,然后他发现自己说错了话,急忙弥补道:“我是说,在最初的时候,里世界充斥着的人几乎都是无法在表世界存身的可怜人,他们要么就是有着畸形的外表,要么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他们可以说是……是被放逐到里世界的,所以他们总是有着一些过于……过于恶毒的想法。”

  “那么说就算是曼奇尼家族也是后来迁移到里世界的。”

  “从公元五世纪,陛下,梅林是巫师以及非人生物投下的最后也是最大的一次赌注,可惜的是他还是失败了,失败的后果正如您看到的,教会开始驱逐与剿灭我们。”

  “因为你们在与教会争夺权力。”

  “这是必然的,”维萨里说:“宫廷是如此窄小。”

  “那么说里世界是有原住民的,然后从五世纪开始,巫师就开始迁移到里世界。”路易说:“那么那些非凡者是怎么回事?”

  “他们可以说与巫师有着同一个祖先,”维萨里说:“最初的时候,教会对于巫师们并不严苛,不,那时候他们还未被称作巫师,他们是祭司、萨满或是巫医,然后一些愿意皈依教会的人成为了苦修士、圣骑士,而另外一些不愿意向曾经的敌人俯首屈膝的人就成为了巫师。”

  路易想起马扎然主教确实和他提起过,宗教裁判所里的一部分人依然驻守在里世界,看来正如维萨里所说,他们就是一棵巨树上伸出的两根树枝,他们的根系依然深深地扎在另一个世界。

  “里世界是个什么地方?”

  维萨里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原本是个很好的地方。”

  “很好的地方……”国王说。

  “原本,”维萨里重复说:“但后来,您知道的,有太多的巫师和非人生物来到了那里,太多了,无论是水、食物甚至是居住的地方,都变得紧张了起来,原住民与移民发生了好几次战争,但那些庞大的家族无论是在哪一方面都占据着绝对的优势,所以……”他略过了一些详情,但国王用脚趾也能想到,对于资源的战争从来就是最残酷最卑劣的:“后来,里世界勉强达到了一个平衡,但您也知道,一千年了,陛下,不断繁衍的人口已经对里世界造成了莫大的压力——从我父亲那时开始,就有人认为应该限制外来的巫师或是非人生物进入里世界。”

  “里世界在什么地方呢。我是说,是属于凡人不可及的地方,另一个世界,或只是无法被凡人看见,发觉?”

  维萨里明显地犹豫了一下:“它们是真实存在的。”

  “也就是说,它们仍然属于这个世界。”国王仿佛自言自语般地说道:“我知道很多地方都有巫师,他们并不是在同一个地方的是吗?因为玛利会说,她是意大利人。”

  “是……是的。”

  “难道就没有国王或是皇帝,”国王思考了一会,说道:“对此产生过质疑吗?”

  维萨里觉得,他似乎已经领会到国王的想法了:“但那是他们的领地啊,”他小心翼翼地说:“陛下,就像是您的亲王与公爵们。”

  国王向维萨里微笑了一下,这个微笑让维萨里不明原因地遍体生寒:“但我的亲王与公爵会为我效力,为我战斗,”他轻声说:“巫师们能够为我做些什么呢?”他轻轻拍了拍手:“对了,我的身边甚至没能出现一个法兰西的巫师,他们都死了吗?”

  当然不,维萨里在心里说,他曾遇到过法兰西的巫师,但他们的傲慢尤甚于意大利的同僚们,国王也应该知道这一点,因为他的外曾祖母正是美第奇的凯瑟琳,她曾经宣召过著名的巫师诺查丹玛斯,向他询问了自己的七个儿女的未来,当时诺查丹玛斯确实已经看到了他们的未来,但为了不触怒这位尊贵的妇人,他只能隐晦地说,您的三个儿子都能成为国王,事实如此,可惜的是他们都没能留下后裔就死了,法国的王位最终落入了纳瓦拉国王亨利手中,也就是亨利四世,路易的祖父,他与凯瑟琳的女儿结了婚。

  据说这位诺查丹玛斯在随同当时的王后凯瑟琳.美第奇巡游萨朗的时候,他看见了王后的随从中有一个少年,于是他就大胆地上前,要求少年让他看对方身上的一颗痣,虽然被后者不悦地拒绝了,但诺查丹玛斯还是贿赂了少年的侍从,看到了那颗痣,然后他就说,这是法国将来的国王,而那个时候,玛丽.美第奇王后的两个儿子依然在世,这可以说是对王后,以及之后的两位国王,又及第三位国王极大的不尊重与威胁,但他还是这么做了,就此可以看出,他对国王与王后的尊重就算有,也不太多。

  而维萨里遇到的法兰西巫师,更是左右摇摆,他们不屑于为在红衣主教袍袖下的年少的国王效力,倒是有几个对孔代亲王,或是加斯东公爵感兴趣,很难说维萨里对国王的印象有没有因为他们受到影响。

  维萨里忍不住叹了口气,他真担心法兰西的巫师们真会“都死了”,如果他们再这样妄自尊大下去。

  越是和这个年少的国王相处,就越是能感到他的可怕——历史上残暴或是勇猛的国王并不少,但他的主人有着许多统治者所缺乏的特质,那就是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能够限制他的东西,相反的,他觉得,所有的东西都应该在他的限制之内,而不是脱离他的控制。

  “继续说吧,”路易说:“里世界有国王吗?”

  “没有,但有议会和法庭。”

  “一个共和国?”

  “罗马的。”

  “哦,政治巨头。”或说选帝侯,几个大家族轮番执政,相互掣肘。

  “所有的人都依附他们而生吗?”

  “大部分,除了教士和修士们。”

  “你说的是宗教裁判所的根源们?”国王说:“他们是如何坚守下来的呢,在群敌环绕的地方?”

  “不全都是敌人,”维萨里说:“事实上裁判所处死的巫师很少,他们最多对付的是吸血鬼与狼人,而在里世界,狼人与吸血鬼也是巫师们的敌人。”

  国王抬起头,在心里列出了一个金字塔表,现在很清楚了,顶端是里世界的领主们,接下来是官员们(这点无需询问维萨里他也能够猜到),之后是平民,平民之下是普通的狼人与吸血鬼(他不认为巫师们会对那些强大的存在一视同仁),之后是原住民,如维萨里所说,可能就是人们传说中的怪物和妖精。

  他不知道巫师们的血脉端头来自于哪里,对于巫师们来说,他们是神明和人类的后裔,但教会们一直认为他们是魔鬼和人类的孽种,就像梅林一直就有好几种出身,但这无关紧要,国王大致可以勾勒出巫师界现在的状况——比表世界更糟糕,彼此倾轧,相互仇恨,狭小的领地上遍布堡垒,平民朝不保夕,而他们的统治者们也未必能够日日安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