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我乃路易十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章 国王是如何回报玛利.曼奇尼的(中)

我乃路易十四 九鱼 2495 2019.10.20 20:21

  国王想要做什么?

  当然是他一直以来想要,并且也一直在做的事情。

  赚钱。

  虽然也是为了抚慰始终站在自己身边的小女巫的成分,但也不能说,一件事情只能达成一个目的,对吧。

  国王的御用理发师,也能说是半个御医,嗯,毕竟在这个时代,人们热衷于用放血来治疗所有的疾病,从精神抑郁到痔疮,从痢疾到梅毒,这是万能的灵药,是绝妙的对策,又是给予病人的上佳安慰。

  所以当路易坚决地拒绝——幸好他开始生病的时候,已经可以自如地说话与被尊重了,他的御用理发师十分沮丧,他完全不明白国王为何会排斥这种奇妙的万用疗法,对于他们,以及大部分人来说,放血只是一种最常见的治疗方法,别说是病人,就算是一些健康的人,也会时常放血,以保证自己血液、黑胆汁、黄胆汁、粘液这四种重要的体液组成部分不至于失衡——就像是某位爵爷,他会定期让自己的最宠爱的儿女来为自己放血,每月要放掉近一品脱的血(近五百毫升)。

  只有街面上的那些理发师,他们的地位要高于屠宰工匠,仅低于医师,也正是医生不愿意做这种卑劣肮脏的工作,他们才得以插手这等高尚的职业,在巴黎的理发师店里,不会有一个窗口是没有放着几碗血来招徕客人的——就算后来因为国王的要求,这种总是被苍蝇与老鼠环绕的广告被取缔了,他们又在门柱上缠绕染血的纱布,来告诉客人们他们的技巧有多么出色,生意有多么的繁忙。

  而客人们也总是高高兴兴地进到阴暗的店堂里,剪头发、修指甲、拔掉坏掉的牙齿(按上从贫苦之人嘴里拔出来的新鲜牙齿),然后放血。当然,一个娴熟的理发师,除了放血之外,他还要会截肢、拔罐(也是放血的一种方式),蚂蝗(同前者),割开脓疮……有些时候要按照医生或是客人的要求,品尝血液、粪便和尿水,来看看这个人是否罹患其他疾病(有些时候更为负责的医生会亲自这么做)。

  但国王不,除了剪发修指甲之外,他不允许他的御用理发师碰他一分一毫。

  御用理发师已经尽可能地按照国王的喜好打扮了自己——主要是清洁,他的双手干干净净的,而且总是用杏仁霜与橄榄油涂抹,保证它柔软如棉并且散发着香气,他在身上喷撒香水(当然),还冒着伤寒的危险在国王召唤他的前一天洗澡,但国王似乎并不在意他做了多少准备工作,他的寝宫总管与第一侍从邦唐在他为国王理发的时候就站在他身边,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并且暗中警告他说,国王哪怕只是被划破了一丝皮肤,也会有人来砍掉他的双手。

  甚至他不被允许带着自己的剪刀,指甲刀,要用国王准备的。

  理发师可委屈。

  但今天似乎有所不同,国王的随从要求他带好所有的工具,然后还有他的学徒,他有两个儿子兼学徒,他都带上了,他们为自己的父亲和主人抱着箱子,登上马车,等到了宫里,他们又是新鲜,又是惊慌,大的那个甚至绊了脚,差点摔倒,邦唐冷眼看着,倒是最小的一个顶顶冷静,而且看那双灵活的眼睛,他不是被吓呆了或是无所适从。

  他们是最先被带到国王面前的,让这位理发师感到奇怪的是,这里还有一位美丽的少女,她有着乌黑的长发与乳色的肌肤,与现在宫廷中流行的淡金发色和苍白的皮肤并不相合,她看上去有点不安,但国王握着她的手,于是理发师立刻猜到,这位可能就是据说深受国王宠爱的玛利.曼奇尼小姐,他连忙恭恭敬敬地向前行了礼,他的儿子们也照做了。

  “今天我要你来。”国王说:“是要你为我做一件事情的。”

  “我的荣幸,我的期望,陛下,敬请吩咐,我会竭尽所能。”

  “我希望你能够按照我的要求,”路易伸手摸了摸玛利的头发:“为这位小姐做一款精致的发型。”

  这个要求让这位年逾四十的中年人迟疑了一下,正如之前所说,理发师只属于男性,但他已经受够了国王的冷待,所以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他首先要做的是将玛利小姐的黑发弄卷,人们将头发弄卷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埃及时期,那时候的女性将头发卷在木棒上,然后涂上含有大量硼砂的碱性泥,在滚热的阳光下晒干后,敲掉泥块,洗掉附着的尘土,头发就会呈现出美妙的卷曲来,他们的男性们也会使用烙铁来使头发和胡须有一个令人艳羡的弧度;还有古希腊人也会用布条缠绕法来弯曲头发;古罗马人的有钱人则用中间插入烧热金属棍的空铜筒的方式来卷头发。

  国王当然更喜欢能够用冷烫来处理卷发,可惜的是现在最基础的化学溶液都没能发明出来,此时人们最常用的是打火夹,但打火夹也很危险,倒是古罗马人的方式值得应用一二,所以国王让他的御用理发师采用的就是将头发卷在空心信筒上然后在里面插入烧热金属棍的方法——这种方式很慢,但安全,玛利坐在阳光充沛的窗前,头发一缕缕地被缠绕在信筒上,一动也不能动,而且要将同一个姿势维持很久。不过路易就在她身边看文件,和她说话,还时不时亲手喂给她蜂蜜水,蜜饯或是任何女孩喜欢的零嘴儿,令得这漫长的“刑罚”不但不痛苦,甚至因为过于快乐而显得过分短暂。

  等到玛利的头发从肩膀往下,都变成了漂亮的卷儿,国王就要求理发师把它们梳起来,但所有的发卷要蓬松而又整齐,然后在冠冕一般的发卷与紧绷的头发中间还要容许被插入钻石发针,到了这里,理发师发现自己前所未有地笨拙起来,因为他实在不敢去碰触国王爱人的头发,而玛利也很紧张,她的脊背拱着,肩膀耸着,脖子不自然地往前伸直,理发师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而且差点毁掉了好不容易做好的发卷——他浑身大汗淋漓,在看到国王不悦地蹙眉时更是不知道该把手放在那里,他想让自己的长子来代替自己,但他的长子抱着木箱拼命地摇头,这时候倒是他的小儿子上前了一步,清晰地问道:“可以让我来吗,父亲?”

  御用理发师倒迟疑了起来,他可没打算让小儿子上手,他的小儿子今年只有十二岁,虽然也已经跟着他学习了一段时间,但这可是一个贵人!国王就在她身边,可不容许出差错。

  “你来吧。”路易说。

  于是御用理发师的小儿子就取代了父亲的位置,他的手很小,很柔软,而且因为他只有十二岁,勉强还是个孩子,玛利的身体也慢慢地放松了下来。

  只是要达成国王的要求,他还是尝试了好几次,幸好这个少年做事又仔细,又认真,所以发卷只被弄乱了一两个,稍作整理就行,等到所有的头发都被扎了起来,国王拿出了一排钻石发针——这还是他拆了几件路易十三的外套才拼凑起来的,他把这十二根发针小心翼翼地插入发卷上方,然后是蕾丝与绸缎做成的花朵,玛利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正从密林中走出的仙女,头戴绚丽的花环,花环中的钻石就是闪烁的露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