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我乃路易十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国王的收入与支出

我乃路易十四 九鱼 3078 2019.10.01 20:00

  这里我们先要提一下威斯特伐利亚和约,威斯特伐利亚条约得以签订的前提是法瑞同盟在斯马斯豪森会战及兰斯会战中完胜神圣罗马帝国的军队——虽然法国是胜利方,而阿尔萨斯与洛林几乎也成为了法国的实质占领地,但自从路易十三逝世后,法国内部接二连三的暴乱与叛逆也确实影响到了马扎然主教,法兰西如今真正的掌权者在诸王之中的发言权,所以在经过数次磋商后,神圣罗马帝国的腓力四世决定以三百万里弗尔的价格将阿尔萨斯卖给法国人,其中也有他已经疾病缠身,命不久矣的关系。

  “而且很不幸,”主教先生说:“腓力四世的长子巴尔塔萨在八年前就离开了这个充满罪孽的世界,现在他只有两个女儿,很难说他的王后,您的姑姑伊丽莎白是否还能生出儿子来,如果能,他需要一大笔钱来保证他的儿子能够被推选为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选帝侯们一向胃口很大,区区几十万里弗尔可满足不了他们。”

  “若是没有呢?”

  “即便没有,他仍然需要钱,陛下,您知道的,虽然在神圣罗马帝国,诸侯们以新教与旧教的名义相互争斗,事实上就和您一样,他们真正的目的只是为更多的领地与权力罢了,这点腓力四世当然不可能觉察不出来,所以他需要更多的士兵,更多的装备与更多的给养——来对抗那些居心叵测的联盟成员。”

  “新教联盟与天主教联盟,”路易说:“皇帝是站在天主教这边的,但看来他的敌人可不单单来自于不同的信仰——还有您说他和我一样是什么意思?”

  主教先生给了国王一个彼此心知肚明的笑容,路易回了他一眼,真不知道这个与巫师们结为姻亲的红衣主教先生怎么能这样理直气壮地指责别人不够虔诚。

  “好啦,”主教先生说:“现在我们就遇到了一个问题,陛下,我们已经拖延了六年,可能没法继续拖延下去了,我们的缺口约在两百万里弗尔左右。”

  两百万里弗尔,对于十年之后的路易来说,轻如鸿毛,但对于现在的国王来说,它简直就和山峰一样沉重,他召集了随驾商人,用了一些后世的手段筹集到了价值十万里弗尔的财物,换取了凡尔赛地区两千亩土地的所有权,用来安置越来越多的流民——还有修缮道路,开拓新地,以及配置各类器械牲畜,建筑材料的费用,国王则许诺他们对这里的道路与部分建筑有使用权——之后的十年里,他们可以在凡尔赛的道路上驰马,也可以在这里开设旅馆或是商铺。也幸而这里是凡尔赛——一个贫瘠的,满是沼泽与密林,除了狩猎之外别无太多用处的地方,如果是巴黎,国王的许诺绝对无法得到王太后安妮与马扎然主教的首肯。

  但除了这十万个里弗尔之外,国王暂时只怕再有更多的额外收入,但要说放弃阿尔萨斯,也绝对不可能,且不说法国人在阿尔萨斯与洛林抛费的军费与性命,单就阿尔萨斯的独特位置——它本身就横亘在法国与神圣罗马帝国之间,如果神圣罗马帝国要对法国做些什么,它就是最好的前哨,要说法国想要对神圣罗马帝国做什么,它又是不可或缺的据点,现在神圣罗马帝国的腓力四世正在为帝国内部隐约的分裂状态而忧心忡忡,力有不逮,才确定舍弃阿尔萨斯,很难说,如果他们迟迟不曾履行条约上的约定,最后又会产生怎样的变化。

  “我现在大约还有多少收入?”

  按理说,路易现在的收入应当是相当可观的,毕竟从卡佩王朝开始,王室就拥有十四座宫殿,三十五个城堡,以及一千四百五十处地产,国王是那些地方的领主,有权拿走他们的税赋与贡品;还有的是二十六个地区主教,以及六十七个王家修道院院长的任命权——美男子腓力从罗马教会抢夺而来的,所以若是有大贵族想要让自己的孩子成为主教,他们就必须向国王,而不是教皇缴纳一系列的巨额费用,而为了保证自己的地位不受动摇,主教们也要奉上珍贵的礼品,以及三分之一或是四分之一的什一税。

  而人们都知道,要说到葡萄酒和农产品,没有能比修道院的出产更优良的了,而这些也都有国王的一部分。

  而且国王还拥有铸币权,金路易、银埃居与铜利亚德之间的把戏若是玩得好,还能有什么比这买卖更能财源滚滚?

  另外,如同圣职,官员的职位也同样可以买卖,除了购买官职的费用之外,官员们还有对国王的年贡,比如说,之前提到过的,每个监政官所需要每年缴纳的波勒金。

  而国王所掌握的法庭,在许多时候也是以金钱开道,以贿赂做结果的,据说每年就有近十万个里弗尔的收入。

  原本法国的国王就如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一般,说是最为崇高无上的统治者,但也只是诸侯中较为强有力的一个,他们若是想要征税,必须通过三级议会(教士第一等级、贵族第二等级和市民第三等级)的认可,但在百年战争中,法国多次陷入了岌岌可危的险境,于是法国人就说,他们必须有一个强大的领导者,但这样的领导者可不是用嘴巴说说就能得来的,战争吞噬的可不单是人类的生命,人类创造的财富才是最大的消耗,因此三级议会不得不一再地在征税事务上对国王让步,到了查理七世的时候,这样的让步变成了彻底的妥协,国王得以在和平时期收缴税金,以保证法兰西永远有一支稳固而可信的常备军。

  问题是,这样的乐观情况,即便在路易十三的时候也不多见,名义上王室每年应该有五千万里弗尔的收入,但事实上能够得到一千万里弗尔就不错了,而且随着王权衰落,纷争不止,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地缩小,而且这一千万里弗尔可不仅仅属于国王一个人,领地的运转,军队的俸金,以及官员的薪水几乎全都来自于此。

  路易真想拉拉裤兜,看看里面能不能掉个金路易出来——当然,这只是一个笑话,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了,只是要统治一个国家所需要付出的费用,比起一个人,甚至是一个家族,实在是太过沉重和庞大了,甚至让路易不敢去详加思索,他现在几乎都要羡慕起海洋另一侧的君主了,因为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抄没大臣或是亲眷的家产,但对于法国,乃至整个天主教世界来说,一个国王这么做只会被他的臣民们群起而攻之,就算是那位臣子已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罪——要收回领地也必须通过交易与商榷,就像是曾经的色当公爵。

  而这样的机会很少。尤其是对王室成员,就像是曾经同为叛逆的孔蒂亲王,他仍然是亲王殿下,而且就路易所知,马扎然主教还在谋取他与他一个外甥女的婚姻,孔代亲王逃亡到了西班牙,腓力四世(他同时也是西班牙国王),让他做了自己的将军,并将卢森堡册封给他,但他在法国的领地与资产仍然属于他,就算是他死了,这笔资产也将有他的儿子现在的昂吉安公爵继承,国王顶多拿笔继承税。

  “我这里可以筹集到五十万里弗尔。”红衣主教主动说,路易知道主教的私产远不止这个数字,但他可以理解——若是主教先生给出了一个惊人的数字,或是直接弥补这个亏空(虽然其中也有他的一份功绩),他得到的也许不是感激而是更深的忌惮,“我再请母亲代为筹措一部分,”路易说:“当然,您,还有王太后的款项都将被作为借贷记录,等到国库充盈,我会连同合理的利息一同归还。”

  “我想王太后应该也能拿到这个数字。”红衣主教说:“那么我们还缺少一百万里弗尔。”

  路易想起了一个人,“蒙庞西埃女公爵呢?”蒙庞西埃女公爵为了修缮一座城堡就用掉了二十万里弗尔,她的年收入则在五十万里弗尔左右,要她拿出一年的收入,应该不是难事。

  马扎然轻微地蹙了一下他浓重的双眉,他在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显得格外威严:“那么她一定会要求回到宫廷。”

  “若只是这个要求,我倒是一点也不担心。”虽然王太后恨极了这个曾被她亲手抚养,却无情地背叛了国王和她的女孩,但对于他们这群政治动物来说,宫廷未必容不下一个蒙庞西埃女公爵:“我觉得她会要求我们赦免她的父亲。”

  “她对她的父亲还真是情深意重。”

  “可惜比不上孔代。”

  这句犀利的讽刺让主教先生笑了笑,“那么您打算怎么做呢?”

  “我想让一个人到蒙庞西埃女公爵身边去,不,等等,或许不止一个,而是两个。”

  “您让我好奇起来了。”

  “一个极善与女人周旋的人,还有一个精明的商人。”国王看了看窗外的天色,“邦唐,给我叫达达尼昂和柯尔贝尔来。”

举报

作者感言

九鱼

九鱼

国庆七十周年万岁!

2019-10-01 2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