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我乃路易十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国王的怒火

我乃路易十四 九鱼 3028 2019.10.14 20:00

  让国王再一次想起这位曼奇尼先生而不是曼奇尼小姐的时候,是达达尼昂伯爵提醒了他——伯爵愤怒地向费利佩.朱尔斯.曼奇尼提出了决斗,因为他夺走了拉法耶特夫人的芳心。

  拉法耶特夫人是一位芳龄二十如许的美丽妇人,单凭外表,她在巴黎的宫廷中并不出色,论身份,她更多地被作为蒙庞西埃女公爵的女伴而为人所知,她胜过其他贵女的地方在于她的温柔、贞节与深厚的文学素养,尤其是最后一项,在大多数女性的教育还局限在宗教与女红方面的时候,她能够写出动人的诗歌与文章来,就只能说是非常的难得以及令人尊敬的了,追求她的人如同过江之鲫,达达尼昂伯爵也是其中一个,若是说,这位睿智的夫人选择了国王,或是选择了一位将军或是学者,都不会令人意外,但她最后居然屈服在了费利佩先生的面前,也难怪达达尼昂会如此怒不可遏。

  国王匆匆赶到他们所在的房间时,现场已是剑拔弩张,拉法耶特夫人昏厥了过去,被搀扶到隔壁的房间休息,费利佩面带微笑,手插在外套里,一脸的漫不经心,达达尼昂神色严肃,肩背紧绷,他一边摸索着自己的佩剑,一边不断地注视着墙壁——想来是在担心还在昏迷中的拉法耶特夫人人,还有几位公爵与官员,他们几乎都站在达达尼昂这边,瞪视着费利佩。

  “谁来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国王问道。

  达达尼昂被轻轻地推了一把,他并不怎么畏惧,当然,费利佩是主教先生的外甥,但他也深得国王宠信,于是他就强忍着怒火,与国王说了刚才的事情——在宫廷中,男女之间的往来很少会受到苛责,虽然拉法耶特夫人选择了费利佩令人迷惑,但达达尼昂与其他追求者也不曾做过任何卑劣的事情来阻扰或是妨碍他们的爱情,但费利佩却在刚才的聚会中,公然从衣袖里抽出了一根华丽的丝带——拉法耶特夫人的吊袜带,拉法耶特夫人立即昏了过去,达达尼昂伯爵则在暴怒中拔出了自己的佩剑。

  路易这下可知道为什么玛利会将自己的兄长称之为一只臭鼬了,他按了按额角,在宫廷中,没有国王的御旨决斗是不被允许的,但他真想让达达尼昂一剑戳穿了这家伙,“请收起剑,先生们。”他说:“我不允许你们在我母亲的套房里流血。”

  “但只有血才能偿还这个罪人对一位可敬的女士的羞辱!”达达尼昂咬着牙齿说。

  “我从不赞成用决斗来解决问题。”国王说,他看到费利佩笑了,而达达尼昂气的面色发白:“但有些时候,决斗也不妨是一个方法,”他转向红衣主教的外甥:“我要你们到外面的街道上去解决这个问题,但不容许你们谁取了谁的性命。”

  “那么我就要接受这个无礼的要求么?”费利佩说。

  路易意外地瞥了他一眼,说到底,这件事情完全因他的轻浮而起,而路易也不怎么喜欢一个如此轻视女性(她还是他的爱人!)的人,但因为费利佩毕竟是马扎然主教的外甥,所以路易的意思只是想让达达尼昂小惩大诫一番,但费利佩的回应表明他根本没有领会到国王的好意。

  从这个房间就能够看到费利佩与达达尼昂等人走到了街道上,按照决斗的惯例,他们应该各自有两个助手,达达尼昂选择了两个火枪手,也是他的下属作为助手,而费利佩的助手之一令人吃惊,因为他正是安茹公爵菲利普,路易皱起眉头。

  达达尼昂虽然在爱情方面过于宽放,但在战斗上却丝毫不逊色于任何一位勇士,他向费利佩扑去,费利佩却不带一点儿羞惭地后退,将战斗交给安茹公爵,面对王弟,达达尼昂不由得束手束脚,他想要打掉王弟的武器,但菲利普在武技课程上的成绩可没有多少虚假的成分,他就像是一条闪闪发光的游鱼一般在达达尼昂的剑下穿梭,在达达尼昂有意以一个冲刺解决战斗的时候,他侧身滑过达达尼昂的剑尖——而后奋力一击,刺穿了达达尼昂的手臂——这时候他被挑断的红色肩带才缓缓地飘落了下来。

  就在另外两个火枪手无法决定是不是应该上前的时候,邦唐迅速地跑了过来,中止了决斗,在王弟菲利普的帮助下,这个无耻的小人得以全身而退,达达尼昂坚持要继续决斗,但被国王强行压制了下来。

  “我要和你谈谈。”路易对菲利普说,然后他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费利佩,主教的外甥脸上阴晴莫测。

  ——

  路易以为菲利普马上就会来找他,但他一直等到快要就寝了,他也没能等到自己的弟弟,他坐在那里,总觉得一阵阵地心悸,忐忑不安,就去了王太后那里,王太后正在做晚祷,一见到国王,听说国王也在找菲利普,十分惊讶,因为菲利普一早就走开了,她还以为他去找自己的兄长了。

  国王正在焦灼的时候,一眼就瞥见了为王太后捧着蜡烛盘的玛利,玛利下意识地扭转头去躲开路易的视线,但这样的举动纯属欲盖弥彰,国王只叫了一声玛利,她就投降了。玛利带着国王一路穿过走廊与楼梯,来到一处偏僻的宫室里,国王的心情愈发紧张,而就在此时他们听到一声低微的喊叫声,路易马上想要冲进去,但又突然顿住,“别跟着我!”他厉声喝道,邦唐与侍从们虽然不愿,但现在的国王已经极具威势,他们停下了脚步,而玛利一直紧随在国王身后。

  那是一个仅有三个房间的小套房,属于一些被国王信任但在卢浮宫还没有房间的官员在参加宴会或是会议太晚的时候暂住,所以房间里的家具布置虽然简单但还是相当舒适齐全的,路易迅速地搜寻过最外的小厅,看到菲利普的佩剑被丢在了地上——虽然这里没有点燃蜡烛,但月光正从门外照进来,而菲利普的佩剑剑鞘上又总是镶满了珠宝——路易在小厅与寝室的门扉前找到了一枚闪光的别针,也是菲利普的,寝室门紧闭着,路易想也不想地提起一脚踢在门上,它猛烈地震动了一下,但没开,“我来!”玛利说,然后她将一蓬灰烬丢在门把手上,在念出一个短暂的拉丁词语后那只把手啪地一声落在了地上,国王又给了它一脚,这下子它碰地一声被打开了,整扇门往后荡开,然后撞在墙上。

  寝室里有人,一个人痛苦地喘息着,还有着一股奇特的香味混杂着浓重的血腥味,玛利的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幸而在黑暗中国王看不见,然后她听到路易说:“把蜡烛点起来!”

  “不要!“一个年轻的男人喊到,但玛利不会听从第二个人的命令,她将手按在烛台上,蜡烛上火光一闪,就被点亮了。

  路易首先看到的是费利佩,他只穿着一件亚麻内衣,赤着两条腿,然后是斜靠在床边的王弟菲利普,他衣着整齐,只是按着肩膀,那里正在不断地流血,一见到路易,他就高声叫道:“杀了他!路易……哥哥,杀了他!”

  费利佩神色慌乱:“等等!陛下,我能解释!”

  “向魔鬼解释去吧!”路易说,他根本不想听对方说什么,他甚至不想知道之前发生些什么,他只知道事情还没有到最糟糕的地步,还有挽回的可能,他举起利剑,逼向手无寸铁的费利佩,费利佩还想要挣扎一番,但一看到国王的眼睛,他就知道大势已去——只见剑光一闪,他的肩膀就被刺穿,这个原先还在得意洋洋,肆意妄为的男人惨叫起来,“玛利!救我!”一边连滚带爬地国王的剑下逃开。

  玛利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国王追了上去,自从知道还有一个危险的里世界时,他就从未松懈过他的武技课程,哪怕凡人的力量无法与这些怪物相抗衡——他又给了费利佩的大腿一剑,他呻吟着,想要爬向菲利普,路易踢翻了他,剑尖对准他的胸口。

  但费利佩寻求的并不是王弟的帮助,而是他的法术材料袋,他高声唱起一个咒语,同时举起手指对着路易。

  玛利扑了过来,比她更快的是一只小小的灰影,国王的猫仔从他的口袋里跳出来,在冲散法术的同时落在了费利佩的脸上,挖出了他的眼珠。

  路易往下刺去,剑尖在费利佩的肋骨上滑开,刺入了他的肺部,他剧烈的咳嗽起来,“别,别杀我……”他虚弱地叫到:“是主教先生,是主教先生让我……让我这么做的!还有王……”

  国王沉默着举起剑,用尽全力刺穿了他的喉咙。

  之后就是可怕的沉默。

  国王跨过费利佩的尸体,来到王弟身前,他已经因为失血而昏厥了过去,路易并不能确定他有没有听到什么。

  “今晚什么也没发生,”路易说:“玛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