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我乃路易十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达达尼昂为风流所付出的一点点小代价

我乃路易十四 九鱼 3418 2019.10.05 20:00

  水流冰冷,柯尔贝尔所能看到的就是一片黑暗。

  他会游泳,问题是湍急的水流没有留给他哪怕一点挥动四肢的余地,他被它们裹挟着一路往下奔驰,偶尔残月会推开厚重的云层,让他得以一窥现在的状况时,他能够看到周围的景物正在飞快地旋转——他在河水里疯狂地打着圈,这位商人之子唯一能够做的就是保证自己漂浮在水面上,而不是被水流卷入河底,水充满了他的耳朵,除了响亮的嗡嗡声他听不到别的,不过现在他可顾不得这个,一能伸出头,他就拼命地大口吸气。

  在有湿润的空气充填肺部的时候,柯尔贝尔也会回想一下,自己是怎么沦落到这个地步的。

  他现在能够想起的是,他与达达尼昂完成了国王交托的重任,又接受了女公爵的感谢与礼物,开开心心地踏上了返程。勃艮第在巴黎的南面,与神圣罗马帝国,还有瑞士都有接壤,又是跳板,又是要冲,它与巴黎自然而然地也有着大道连接,只是近九十法里的路程也必然会让他们需要在村镇、城市甚至路边的不知名客栈里借宿休息,尤其是达达尼昂,十分爱惜国王赏赐给他的马,比起侍从和自己,他更看不得自己的坐骑过于劳累,这让他们的速度又大大地放慢了下来,但考虑到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又在回程上,柯尔贝尔也没多说什么。

  他们在昨天晚上借宿在一家看上去还算是干净漂亮的小客栈里,事实上他们距离桑斯已经不远了,但让达达尼昂立刻决定在这家客栈投宿的是这里居然有着一个很不错的老板娘,虽然她的美让柯尔贝尔看来过于粗俗,但胜在她有着一双可以稳稳地承托起两只大啤酒杯的重要部位,一下子就把达达尼昂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柯尔贝尔虽然更愿意在城市里投宿,不过在达达尼昂请他享用了好一顿美味佳肴——真难想象这样偏僻的地方居然有那样肥美的鹅,夹着油脂的牛肉与炸鹌鹑,柯尔贝尔与达达尼昂立即毫不犹豫地大吃大喝起来,还喝了好几瓶葡萄酒,柯尔贝尔喝得比达达尼昂还要多些,因为他估计自己的房间里不会有什么人等着。

  但等待柯尔贝尔回到了房间,冷嗖嗖的葡萄酒就和油腻腻的美食产生了剧烈的反应,他忍不住一阵阵地想要呕吐,如果还在几年前,柯尔贝尔会不假思索地直接吐在地板上,问题是他现在已经无法忍受在呕吐物与粪便里睡觉了,也做不到打开窗子,吐在别人头上——他觉得自己应该感谢国王,因为他把自己打理干净后回到房间时,与一个佝偻的怪物面面相对——床单、枕头与他的大衣都被撕碎了,丢满了整个房间,柯尔贝尔想他们可能僵持了有好几秒钟,他甚至想象出了之前的场景。

  一个怪物打开了他的房门,或是窗户,企图把他撕碎——但他不再,它就撕碎了沾染着他气味的布料发泄。

  在几秒钟后,怪物嘶叫了一声,向柯尔贝尔扑了过来,柯尔贝尔猛地关上了门,它撞在门上,然后只听铎铎两声,锋利的指甲就从单薄的门板上穿了出来——很显然,这是一个蠢货,门是向内开的,柯尔贝尔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总是握着羽毛笔的手能够与那两只一直垂到膝盖的强壮手臂比力气,但它只是一个劲儿地撞呀撞,在这个时候,柯尔贝尔大喊着,从楼梯上冲了下去,然后他就看到达达尼昂从高处的平台上跌了下来,他看上去比柯尔贝尔还要凄惨,身上只有一件亚麻衬衣,别无他物,他的叫喊声比柯尔贝尔还要大。

  柯尔贝尔还以为他死了,没想到这位风流的先生立即猛地跃起身来,抓起柯尔贝尔就冲了出去,他们甚至来不及去马厩骑走自己的马,有不下七八条黑影紧紧地缀在他们身后,它们看上去像是巨大的猴子,又像是有毛发的爬虫。

  他们一直逃到了一处断崖上,在达达尼昂拖着柯尔贝尔一起跳下去,落入河水又冲上来的那一瞬间,柯尔贝尔看到了那个老板娘,她正探着头往下看着,眼睛里闪烁着邪恶的红光,白色的皮肤上爬满了令人作呕的青筋,那些畸形的怪物簇拥在她身边,就像是孩子跟着母亲,也像是狗跟着主人。

  柯尔贝尔知道它们还在追着,因为每一次他从黑暗的水面上露出面孔,都能够看见犹如闪光的眼睛,许多双眼睛。

  而就在这位不幸的年轻先生不远的地方,达达尼昂也正在与这汹涌的河流抗争着,只是比起柯尔贝尔,他的手臂和腿要坚韧和有力的多,只是柯尔贝尔能够看到的东西,他也能看到,他可不想爬上岸去为自己的新爱人添上一份美味的夜宵——他奋力划着水,冲向柯尔贝尔,若是可能,他还是想要带走自己的同伴,毕竟对方也正是国王看重的人。

  他刚抓住可儿的后领,就被恶狠狠地瞪了一眼。

  达达尼昂可真是有些委屈,活见鬼!他怎么能想到会有这样的一群怪物隐伏在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客栈里?而且,他才是受到最大惊吓的那个好不好?

  他都怀疑自己以后还能不能……嗯哼,你知道的。

  大概不会再有人如他一般的悲惨了——他几分钟前还舒舒服服地躺在羊毛和棉布的床单上,等待着一场美妙的露水情缘,或者说,在一开始的时候确实如此,他的新爱人粗鲁但热情,直到他的手镯——就是蒙庞西埃女公爵赐给他的那只手镯,镶满了珍珠与钻石的那个,它的底座是相当纯粹的银子,因为它过于昂贵,做工精细,达达尼昂怕会有人把它偷走,或是自己不小心失落,所以就把它紧紧地卡在手臂上,就算是洗浴或是睡觉的时候也绝不脱下。

  它藏在了宽松的亚麻衬衫下面,然后灼伤了老板娘的脊背——在达达尼昂想要给她一个征服性的拥抱时,那张笑意盈盈的脸突然扭曲了,披散的长发就像是一只遭了罪的兔子那样猛地膨胀起来,伴随着凡人无法听见的尖叫声,那张有着丰厚双唇的嘴打开到了极限,像是一条被击中了七寸的蛇,大的足以将达达尼昂一口吞下去,两根足有男人中指长的獠牙明明白白地展露在达达尼昂的眼前。

  比起温文尔雅的柯尔贝尔先生,达达尼昂的反应可要快得多,他反手拔出了垂挂在床边的短剑,只一下就刺中了老板娘的胸膛,但那柄短剑立刻就被抓住了,达达尼昂一向以自己的力量自豪,但他只觉得自己正在与一丛铁条较劲,他旋转短剑,血从老板娘的指缝中溢了出来,借着还未熄灭的蜡烛,达达尼昂看了一眼,哦,黑色的。

  他马上松开短剑,一个翻滚落在了床下,然后马上跳起来,冲出门去,一只倒吊在走廊上的怪物跳下来想要抓住他的头发,这位可敬的军官凭借着过人的身手先打碎了那张没准儿是女巫喝醉后捏出来的脸——如果那还能被称之为脸,但就在他耽搁的这一小会儿,从地面、墙壁与天花板上的阴影里爬出了更多的怪物,几乎挡住了他的所有去路,而那位被达达尼昂无情辜负了的女人也怒气冲冲地出现在了房间门口,她凶猛地向着达达尼昂嘶叫,一点也不像是受了伤的样子。

  这就是为什么柯尔贝尔会看到达达尼昂没有从楼梯上跑下来,而是冒险从平台上翻落下来的缘故。

  “他们!”柯尔贝尔叫道,然后又沉了下去。

  “还在!”达达尼昂大声地回答道,而后即刻闭上了嘴,因为河水正在猛烈地涌入他的口鼻,在又一次被推上水面的时候,达达尼昂发现他们正在被卷向岸边,他听到了兴奋的呜咽声,在狩猎的时候,人们时常能够听到这种低声的叫喊声,它表明狗狗们已经迫不及待了,“哦,见鬼!”达达尼昂咕哝道。

  “别说……”柯尔贝尔转了个身,喘息着仰面漂浮:“别说那个词!我们见到的已经够多了!”

  “好吧,那么我们就说,上帝保佑!”达达尼昂回答说,一边奋力向着河流中央游去,而柯尔贝尔也在努力帮忙,或说至少不拖他的后腿,他们的努力见了一点成效,河水推动着他们,“坚持!”达达尼昂喊道:“这是约纳河,也许它会把我们带到塞纳河,然后我们就可以从塞纳河游回巴黎去!”

  柯尔贝尔几乎被这句话逗笑了,然后他就看着达达尼昂撞在了一团凝固的黑暗里。

  达达尼昂立即昏了过去,“见鬼。”柯尔贝尔轻声说。

  谁也不知道这团黑暗从何而来,它抓住了达达尼昂与柯尔贝尔,把他们带到岸上,他们被怪物们团团围住,从蝙蝠样的朝天鼻子与豺狼般的长吻里发出的咻咻声不绝于耳,腥臭的黏液不断地滴落在地上,在松软的沙地上戳出一个个的凹坑。

  低着头的柯尔贝尔看见了暗红色的裙摆,那时候他还和达达尼昂猜测过这种对于客栈老板娘过于奢侈的衣料究竟是来自于圣衣(教士们经常会挪用虔诚的信徒们奉献的衣料)还是来自于这位夫人还是一位受人追捧的“名姝”时存下的积蓄,现在他可知道了,比起偷盗而来的赃物,或是不堪的报酬,有一种可能更为恐怖,他不由得猜想这条长裙的原主人是在墓地,还是以一个怪物的身份站在他面前。

  “看着我,人类。”她说。

  柯尔贝尔将视线往上移动,看到了一张毫无生气的面孔,就像是一张蜡做的面具,但有表情,它在微笑,带着得意与愤怒。

  她微微启开嘴唇,也许还想要说些什么,许多吸血鬼都会这么做,人类的恐惧对它们来说就像是一种必不可少的调味品,但柯尔贝尔看到了一只从黑暗中伸出的手,它简直可以说是温柔地搭在了吸血鬼的脖子上,然后就像是玩笑般地轻轻一抓——那只漂亮的头颅倏地往后仰去,仰到了一个极限后,掉在了地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