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我乃路易十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凡尔赛与巴黎(上)

我乃路易十四 九鱼 5097 2019.09.21 20:02

  国王并不知道正有两个吸血鬼亲王目送他们离开巴黎——他们的马车一开始只在塞纳河边行驶,但到了要离开卢浮宫范围的时候,就要折向西南方向——他们要去凡尔赛,这样他们就必然要经过市政厅,圣母院与巴士底广场,在巴士底广场附近的水渠边,隐藏在阴影里的马车掀开了车帘,一群暴民注意到了车窗玻璃的闪光,他们跑了过来,想要从中得到一些好处,但以拉略的修士们手中的利剑锐矛不但能够对付黑暗生物,也同样能对付堕落的人类,相比起国王的火枪手或许还会恐吓一番,这些沉默如同顽石的圣洁骑士们甚至不会发出一声斥骂——当然了,没人会对一群死人说些什么。

  以拉略一直注意着国王的脸色,就他所知,年少的国王似乎是一个十分慈悲的人,他之前还在巴黎的时候,就因为无法忍受看到巴黎贫民们因为连续高涨的物价忍饥挨饿而与马扎然主教发生了争执,又借着修缮礼拜堂的机会尽可能地赈济了许多人;在逃亡的途中,虽然就连他自己也朝不保夕,却仍然无法看着他的子民在战争造成的饥荒中成群的死去,那些“王太后十字架”不知道拯救了多少人,以拉略一点也不奇怪也许今后它们会成为一个超圣之所;还有那些浩浩荡荡跟着国王一路走到了凡尔赛的流民们,若是路易十三,又或是亨利四世,他们不遭到驱赶或是处死已经算得上幸运了,而这个国王,不但给了他们食物、水,还给了他们土地,让他们好好地耕作起来,重新活得像是一个人呢。

  那么他会同情这些人吗?

  “您为什么这么认为呢?”路易说,以拉略悚然一惊,然后他听到国王说,“我在一百多天前就发布了赦令,希望我的子民能够去凡尔赛,所有留在这里的,我只能说他们至少并没有认我做他们的国王——我固然爱我的子民,但前提是,他们应该是我的子民,而不是加斯东公爵或是孔代亲王的士兵,或是预谋中的罪犯。”说到这里,国王转过头来,微微一笑,“您看,我并不是没有给过他们机会的。”

  路易承认自己的善行并不单纯,修缮礼拜堂只是为了平抑巴黎城中的隐约的暴乱兆头,在流亡的路上立起十字架与收容流民,是因为他需要自己的佃农与士兵,他在一百多天前发布的敕令,让巴黎的贫民到凡尔赛去,许诺给他们土地与农具,种子,也是为了建起一座属于自己的城市——巴黎他不会放弃,但他永远也不会相信巴黎。

  不愿意离开的人或许有很多理由,但国王知道,他们更多的是因为孔代亲王与加斯东公爵开出了很高的俸金,能够有漂亮的外套穿,有武器可以握在手里,要么就如他所说,他们筹谋已久,准备在动乱中乘火打劫,大发一笔横财,又或者,他们只是单纯地不愿意相信他们的国王,既然如此,路易也不会强求他们遵从他的旨意,就像他看着这座被火焰披上了一件红斗篷的城市,也丝毫不觉得可惜,它并不属于它。

  以拉略笑了,他细长的手指在车窗敏捷地动作着,就像是白色的蜘蛛在黑暗中爬行,马车再次启程,但不久之后,它又停下了,一个修士走到马车旁,与以拉略说了几句话,“看样子,”以拉略说,“我们要换一种方式才能继续往前走了。”

  孔代亲王与加斯东公爵的军队在巴士底广场上突然遭遇了,孔代亲王亲自率领着他的士兵们,加斯东公爵这里则由吉斯公爵领军。

  虽然孔代亲王的军力与在军事上的天赋都已经超过了加斯东,但这次开战孔代却可以说是猝不及防,也许对于他来说,国王路易十四才是他与加斯东共同的敌人,虽然在马扎然与路易的一系列操作下,为了争权夺势,他与加斯东公爵之间的关系十分僵硬,但在厮杀声响起之前,加斯东公爵一直对他保持着应有的尊敬——以至于他从床上跳起来,想要召集他的军官时,才发现其中有好几个可以依仗的人都失去了下落。

  他身边原本还有隆格维尔公爵与拉罗什富科公爵,但隆格维尔公爵在开战的时候就遭到了刺杀,现在生死未卜,而拉罗什富科公爵在保护着他冲出加斯东公爵的陷阱时,双眼受了伤,什么也看不见了,他只能一人孤军奋战。

  相比起孔代亲王,吉斯公爵一方就要从容得多,他们的总数或许不如孔代亲王的军队,但在这个地区,他们是占有优势的,而且之前加斯东公爵的挑拨已经让孔代亲王失去了两个得力的下属,隆格维尔公爵重伤,拉罗什富科公爵也退下了战场——吉斯公爵就算败了,加斯东公爵也依然有机会,但孔代亲王若是死了或是被擒,还能有谁来指挥他的军队呢?

  ————

  国王起初还有点不明白以拉略说的另一种方式是什么意思,不过很快他就明白了,因为他和以拉略被裁判所的骑士们负上了肩头,在马车无法通行的时候,就算背负着一个人,他们依然可以在水流或是屋脊上行走,那是一种很奇特的经验,因为你用眼睛来看的时候,这些高大的骑士或是修士就如同岩石或是钢铁一般,但你闭上眼睛,只用风拂过面颊的触觉来感受的话,你会觉得自己正被一只巨大的鹰背负着,滑翔在深沉冰冷的夜色中。

  他们的速度是那样的快,几乎转眼之间,马车就几乎被他们抛在了身后,国王突然转头看了一眼,“那是蒙庞西埃女公爵吗?”

  以拉略举起了手,他们停下了。是的,那正是蒙庞西埃女公爵,他们居高临下,可以看得很清楚,她也在军团之中,也许是因为加斯东公爵有意将那个所谓的奥尔良之女的称号利用到底的关系,她被特意穿上了一身闪亮的盔甲,头盔上还点缀着白色的羽毛,一直垂到肩膀,她的嘴唇在火光下呈现出凝结了的鲜血般的深红色,神色焦灼。

  “唉。”以拉略说:“传闻是真的吗?”

  “以拉略,”路易说:“我可以请您借给我一个人吗?”

  “请说吧,陛下。”以拉略万分谦恭地说:“我是很希望为您效力的。”

  路易停顿了一下:“您可以看到那个穿着暗绿色丝绒外衣的人吗?”

  “看见了,他正在孔代亲王身边呢。”

  “因为我让他到亲王身边去。”路易说:“您能让您的人到他的身边去,然后把他带到蒙庞西埃女公爵身边去吗?”

  “您要他做什么呢?”

  “去讲一些女公爵想要听的话。”

  ——————

  孔代亲王处于劣势,这是谁都能够看到的事情,最可怕的在于,吉斯公爵已经指挥着他的士兵们,将孔代亲王与他的军团切割开,把他和一小部分士兵围困在巴士底要塞前,这座要塞是查理五世依照十四世纪著名的军事城堡的样式建造起来的,可以说,它就是矗立在卢浮宫边的一个据点。

  这座要塞在战争爆发之前就被加斯东公爵占据了,也许是考虑到整个广场都已经成为了战场的缘故,吉斯公爵就让蒙庞西埃女公爵进到巴士底要塞里去,如果只有莫特马尔公爵,他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接近女公爵的,但有裁判所的修士,他可以说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就出现在了蒙庞西埃女公爵的身后。

  女公爵先是吓了一跳,因为她身边的士兵就那样无声无息地倒了下去,但来人立刻展开了一条项链——正是孔代亲王在红孩子集市上买给她的那一条,因为孔代亲王的姐姐与妻子的到来,他们起了一些争执,她就将这条项链还给了亲王,谁知道又作为一件可靠的信物重新回到她眼前了呢?

  “殿下怎么样了?”

  “很坏。”莫特马尔公爵说,他形容憔悴,伤痕遍体,这些比他的话语更有说服力,他本身也是一个美男子,看到他蒙庞西埃女公爵就像是看到了孔代亲王:“坏到什么程度了?你们无法逃出去么?”

  “请往下看,”莫特马尔公爵说:“请看,您是可以看到他的。”

  于是女公爵就走到垛口往下看,孔代亲王与他的士兵正被驱赶到要塞前方的一小块地方,他们用人和马的尸体垒起了简陋的工事,但被突破也只是一眨眼的事儿。但也许是因为吉斯公爵也不想杀死一个亲王,所以他要求孔代亲王投降,所以局面正在胶着之中。

  “现在能够救他的只有您了。”莫特马尔公爵说。

  “您能这样来到我身边,”女公爵说:“为什么不能够带他走呢?”

  “因为殿下不愿意抛弃他的士兵。”莫特马尔公爵说:“就像他也不会就这样屈辱地投降。”

  “他应该投降。”女公爵喃喃道。

  “这样他就要死了,”莫特马尔公爵说:“如果他面对的是一个国王,他就能,但他面对的是另一个篡权者,您的父亲,他就不能——别反驳我的话,您知道的,您的父亲是会这么做的。”

  “我不可能悖逆我的父亲。”

  “我建议您这么做。”莫特马尔公爵说:“因为加斯东公爵如果赢了,对您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这是多么愚蠢的话啊,”女公爵说:“他是我的父亲,我是他的女儿。”

  “他已经有三个女儿了。”莫特马尔公爵残忍地说,这三个是加斯东公爵与继妻所生:“如果算上私生女,那就是四个,你还有一个私生子弟弟,他不缺孩子,尤其是你,可敬的大郡主,请您看看您的父亲,回想一下他对您所做的一切事情,您或许是爱他的,但他只觉得你是他拥有蒙庞西埃的绊脚石,他不需要您聪慧,也不需要您敏锐,更不需要您拥有响亮的名声——虽然他现在或许还需要奥尔良之女,但等待战争结束,尘埃落定,您就会成为他最嫉恨的人了。但要是到了那时候,大郡主,您身边甚至没有一个会为您伸出援手的人。”

  他上前一步:“到那时候,您能怎么办呢?”

  莫特马尔公爵看了看手里的项链:“但如果他失败了,当然,我不是说他死了,或是被囚禁,亲王殿下还做不到这点,那么他们就要重新回到一个平衡的状态里去,那时候,就算他会生气,还是不得不寻求您的帮助,无论是作为奥尔良之女,还是作为蒙庞西埃女公爵,而您对亲王殿下的帮助,也足以令他铭记一生。”

  “这样,您能得到的东西可要比现在多得多啦。”

  ————

  对于这一晚的事情,从来就是巴黎的人们津津乐道的。

  在他们的口中,被迫退到了巴士底要塞城墙下,壕沟前的孔代亲王是在绝望时看到了正站在城墙上的蒙庞西埃女公爵的,出于对爱人的信任与爱戴,他毫不犹豫地向女公爵大声喊到:“大郡主!救救我吧!”

  于是蒙庞西埃女公爵就命令巴士底要塞的守军们将城墙上的炮口对准了吉斯公爵(也就是她父亲)的军队开了炮。

  炮火一下子就在密集的包围圈上撕开了一条口子,孔代亲王立刻带着他的士兵跑了出去,而后与自己的军队会合。

  这个故事中的大部分确实都是事实,巴士底要塞的士兵们确实接受了一个错误的命令,因为当时在要塞中没有比蒙庞西埃女公爵更有权力与威势的人,他们也的确向自己的同盟开了炮,放走了孔代亲王——但要说孔代亲王看见了女公爵,并且喊叫着请她救救自己,几乎不可能。因为当时的巴士底要塞城墙高度在八十尺左右,塔楼在一百尺,相当于现在的十层楼高,当时又是黑夜,在只能凭借着火把与蜡烛照明的时代,站在城墙下的孔代亲王根本不可能看见城墙上站着什么人,而若是无人提醒,女公爵也未必能够在混乱的战场上寻找到孔代亲王的踪迹。

  但对于人们来说,这些小事无足挂齿,想象一下,一个娇弱尊贵的美人,为了拯救自己的爱人,而不惜与自己的父亲对抗,而她的爱人也确实因此得到了拯救,这是件多么令人多么难以忘怀的浪漫之事啊……

  虽然加斯东公爵不会这么认为。

  莫特马尔公爵也不这么认为,他在离开了蒙庞西埃女公爵后,也没回到孔代亲王身边,毕竟国王交给他的任务他都完成了,而且完成的相当出色,无论是一再怂恿孔代亲王与加斯东公爵一争高下,还是将孔代亲王的行踪仿若无意地泄露给加斯东公爵,又或是在开战之前掩住孔代亲王的耳目,以及国王在看到孔代亲王与蒙庞西埃女公爵后才突然升起的奇妙念头——他都完成了。

  他的能力与胆气让路易深感安慰,毕竟单从道德上来说,这位莫特马尔公爵实在算不上是个好人,而路易也可以说是在助纣为虐——他完全可以逼迫莫特马尔公爵交出魔药师的妻子与女儿,但要说句刻薄冷酷的话,魔药师的痛苦又与他有什么关系?如果魔药师在初见到他的时候,就恳求为国王效力,国王也许还会斟酌一番,但很显然,魔药师就和玛利的父亲,叔叔那样,作为里世界的巫师,对表世界的普通人,哪怕是个国王,也依然保持着一种傲慢的态度——哪怕他们或是垂涎于世俗的权力,或是仰仗着凡人的庇护。

  所以国王也不会给他任何多余的帮助,他要什么,就要先拿自己的功绩来换。

  相比起来,莫特马尔公爵的态度可谓相当恭敬,不但足够恭敬,也足够诚恳,他敬献给国王的礼物已经足够昂贵,而国王需要他为之效力的时候,他也没有丝毫踌躇——也许他确实深爱着自己的女巫妻子,但也很难说,他不是在借此表明自己的态度。

  莫特马尔公爵在来到巴黎之前还有一些犹疑,但来到巴黎之后,他就马上做出了决定,孔代亲王与加斯东公爵或许在很多地方都胜过了年少的国王,但他们唯独欠缺了一点——那就是对于人心的把握,他们很少会真心实意地对待某个人,不过这也是此时上位者的通病,尤其是孔代亲王与加斯东公爵这些在领地上就如同国王一般的人。但,如国王一般……这里可有个真正的国王呐!

  国王一见到莫特马尔,就向他伸出手,邀请他与自己坐在同一辆马车里——这部马车有点简陋,国王看到莫特马尔不自然地动了动身体——座位可真有点不舒服,就点了点车厢:“我的马车被留在巴士底广场了。”他说。

  “您是在那时候看到我的吗?”

  “也看到了蒙庞西埃女公爵,还有孔代亲王。”

  所以您就立刻想到了那个主意吗?莫特马尔公爵心想,虽然他极力掩饰,但以拉略还是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原来您是这样的人……”这样又是释然又是揶揄的神色,于是这位宗教裁判所的审判长就愉快地笑了起来。

  路易无声地叹了口气,确实,在这辆马车里,还真没一个好人。

举报

作者感言

九鱼

九鱼

两更合一。

2019-09-21 20:0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