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一睁眼,我家狐狸成了病娇反派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88章 想被记住

  江铭昀面上有些不太自在,偏过头来看了江七白一眼。

  只见江七白正低垂着脑袋,一副失落的样子。

  江铭昀的神经顿时绷紧了,反复在脑海里回想,江七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情绪低落的。

  难道……是因为自己吗?

  江铭昀又开始胡思乱想,思考自己有没有说错什么话,或者做错什么事。

  想了好久,直到李若寒又问了一遍,“江师兄?”

  江铭昀这才回神,不冷不淡的回答道:“有事。”

  又简单又明了!

  好像回答了,但又好像没回答。

  李若寒碰了一鼻子的灰,才把视线落到江铭昀身侧的姑娘身上,“这位姑娘是?”

  一向不怎么习惯和别人讲话的江七白,被问到的时候总是下意识地身子一颤,整个人都紧张起来了。

  这让原本就有些结巴的江七白更加雪上加霜,“我……我是……我是阿清的朋友,我叫……江……江七白。”

  这一番话,让李若寒愣住了。

  她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姑娘,五官长相都平平无奇,甚至说话都是结巴的。

  可要说起来,江七白这个名字,李若寒是听过的。

  当年华光门里,关于这位传说中的‘江七白’和江铭昀之间的爱恨情仇,都能写一本书了。

  自然,这其中大部分内容的贡献都来自于坐在她另一侧的赵锦英!

  虽然,李若寒从没有见过这位‘江七白’,可她对江铭昀很熟悉呀!

  江铭昀身为当时的第一大仙门,第一少女梦中情人,弟子中最优秀的。

  门中喜欢他的女修环肥燕瘦,应有尽有。

  故而,李若寒对这位从未蒙面的‘江七白’是有所幻想的。

  毕竟华光门第一人的暧昧对象,自然也应该是天仙似的人物。

  李若寒怎么也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姑娘,竟然看不出一点儿特别。

  若非要说有什么特别,那就是……特别普通!

  第一次听说砚尘烬和路姚清关系亲密的时候,李若寒也是很惊讶的,毕竟路姚清的容貌也不出彩。

  虽然收拾收拾也是漂亮的,可那也要看和什么样的人匹配,若是寻常的男子倒也罢了,只是砚尘烬的相貌,着实是华光门里拔尖儿的。

  且不说砚尘烬还是个妖族皇子的身份,单单是容貌气质,便已经配得上万千少女。

  可如今再看眼前的江七白,要是她和江师兄有什么,那李若寒觉得连砚尘烬和路姚清都是天生一对了。

  被人,尤其是被个陌生人这么死死的盯着,江七白浑身都不自在,她低下了头,跟犯了什么错似的。

  李若寒出神了好久,才收回视线,小声问赵锦英,“这个江七白是你说的那个江七白吗?还是说,还有个别的和路姚清交好的……江七白?”

  赵锦英翻了个白眼,道:“废话,可不就这一个吗?上哪儿去弄别的?”

  这下子,李若寒更是怀疑赵锦英以前传的那些八卦了。

  这姑娘和江师兄???

  莫名的,一股子自信从心头升起,李若寒坐直了腰板,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江铭昀看。

  她想着,如果这样的姑娘都能和江师兄有点什么故事的话,那她定然也可以的。

  没多久,叶岚阕和黄名姝也来了。

  显然,黄名姝是哭过的,眼睛红红的,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若不是赵锦英知道黄名姝对砚尘珏一往情深,怕是都要以为黄名姝被叶岚阕欺负了呢!

  然而,他没有这么以为,却有别人替他这么以为了!

  李若寒在看到两人的刹那很惊讶的问道:“名姝师妹?你怎么哭了?是不是岚阕长老又欺负你了?”

  听了这话,叶岚阕的脸上有些阴沉,但很快就消失了。

  毕竟叶岚阕在华光门里一向是好脾气的存在,这样的话从一个晚辈嘴里说出来,他也从来不会生气的。

  叶岚阕只是笑说:“这回可不是我。”

  李若寒讪讪地笑了笑,道:“我方才是开玩笑的啦,岚阕长老对弟子好,这是我们都知道的事情。”

  嘴上这么说着,可心里仍旧觉得是叶岚阕又压榨弟子了。

  这会儿人都到齐了,赵锦英早就忍不住了,道:“差不多是时候了,别的桌都开始吃了,我们也动筷子吧!”

  尽管华光门已经不复存在了,但在座的除了江七白,都是华光门的人,难免的要让辈分最高,年纪最大的叶岚阕先动筷子。

  赵锦英眼睁睁地看着叶岚阕吃了一口,便立刻什么也不管不顾的开始扒饭。

  于是乎,小砚来敬酒的时候,瞧见的就是这样的场面。

  喜宴热热闹闹一直到了夜里。

  赵锦英靠在椅背上,揉着自己吃的鼓胀胀的肚子。

  不知是不是为了给江铭昀留下个矜持的好印象,李若寒几乎没吃多少东西。

  她时不时的往江铭昀那边看一眼,又会用余光扫一下江七白。

  赵锦英皱了皱眉,凑在她耳边,小声说:“我说你,是不是疯了?别一直盯着江铭昀看了,小心他揍你。”

  江铭昀的性子一贯冷若冰霜,可对同门下手这样的事情却很少发生,更别说是对女子下手了。

  李若寒唯一听过的,也就是江铭昀和路姚清打了一架。

  路姚清趁着江铭昀病重,打败了江铭昀,这事儿闹得人尽皆知,都鄙夷路姚清的这种行径。

  后来也不知怎么的,这两个人竟还不打不相识,竟然来往密切,更有些好事的人,也传他们二人有些私情。

  李若寒灵机一动,心想:我是不是也该跟江师兄打一架?这样江师兄肯定就记住我了。

  可她看了看自己的细胳膊细腿儿,再看看江铭昀,顿时觉得自己非但没有胜算,反而会被打的很惨。

  想到自己被打得跪地求饶,李若寒生出一股子寒意,想着这样应该也不能给江铭昀留下什么好印象吧!

  江七白吃饱了,就坐在那里,也不说话,也没有什么动作。

  反而是江铭昀,问她,“时候不早了,今日江姑娘跟着忙前忙后的,也累坏了,要不要回去休息?”

  江七白低垂着头,正想点头,耳边却传来李若寒的声音,“江师兄,我也有点累了,能不能麻烦江师兄送我回房间?”

  赵锦英愣住了,震惊于李若寒的胆大包天,他心道:这女人是不是疯了?怎么这么没有眼力见儿?

  好在江铭昀没什么反应,只淡淡的回了一句,“我需得送江姑娘回去,李师妹还是让赵师弟送回去吧!”

  赵锦英正想答应下来,却被李若寒伸到背后的手狠狠的拧了一下,疼的他想骂人。

  李若寒道:“赵师兄好像……好像不太舒服,江姑娘对这里也熟悉,也不会有什么危险,江师兄还是送我吧,我也……好久没见江师兄了,有好多话想跟江师兄说呢。”

  她这话里有话,摆明了是在贬低江七白的颜值。

  不会有人觊觎她这么普通的姑娘。

  这时候,江七白已经站起身来,道:“没关系,我自己一个人……回去就好,江公子还是……跟李姑娘一起吧!”

  李若寒没想到江七白会这么通情达理,正要感谢。

  江铭昀却皱了皱眉,道:“太晚了,这宫里人来人往的,你一个人,我怎么放心?”

  说罢,江铭昀按着江七白的肩膀,不容置喙的推着她往前走。

  身后的李若寒还一声一声喊着,“江师兄,你别走啊,江师兄?”

  叶岚阕和黄名姝也站起身,“我们也该走了,早点歇息,明日就要上路了。”

  李若寒大吃一惊,“啊?明日就要走了吗?江师兄,那江师兄是不是也和我们一起走?”

  赵锦英耸了耸肩,道:“我听姚清说,他现在在妖族任职,应该不会跟我们离开的。”

  一听这话,李若寒的脸顿时垮了下来,“怎么这样啊?人家好不容易又和江师兄重逢了,还没来得及叙旧呢。”

  “……”

  赵锦英无奈,“你还没叙旧?方才一直说个不停的人是谁啊?让你来吃饭的,你的嘴就没停下来过。”

  李若寒不满道:“我哪有那么夸张?再说了,人家和江师兄还有好多话没说呢,不行吗?”

  行倒是行,那你也要看你江师兄乐不乐意啊!

  赵锦英叹了口气,“我劝你啊,还是死了那条心的好,江铭昀留在妖族为的就是江七白,你要是从中作梗,坏了他的好姻缘,小心他揍你。”

  说罢,他揉着吃撑了的肚子站起身便要回客房去。

  李若寒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什么好姻缘?那个江七白看上去也不怎么样嘛,要是她都能和江师兄牵扯上姻缘,我怎么就不行了?不管是样貌还是性格,我都比她强多了,还有还有,我说话也比她利索!”

  赵锦英连忙四下张望了一番,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我的活祖宗,你可别乱说话了,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什么地方?”

  少女一扬下巴,“知道啊,妖王宫嘛!”

  赵锦英见她这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顿时鄙夷起来,“你还知道这是妖王宫?那我再问你,今日是什么日子?”

  “路姚清和妖王陛下大婚之日啊!”李若寒理所当然的回答。

  赵锦英看她还没明白,干脆直白的说:“你知道就好,今日是路姚清大婚,你在她的地盘上,说江七白的不是,你是不是不要命了?你可别忘了,当年江铭昀就是因为说了几句江七白的不好,路姚清就把他揍了一顿。你觉得如果现在你再犯这事儿,是路姚清揍你,还是妖王陛下揍你?”

  说罢,李若寒后知后觉地打了个冷颤,抹了抹自己的脖子。

  她吐了吐舌头,道:“那我不说就是了,我不说了,赵师兄,你可千万别把方才的话传出去。”

  赵锦英摊摊手,道:“看心情吧!”

  说罢,他头也不回的往前走,李若寒跟在他身后,一声一声求着,“赵师兄,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第二日,赵锦英等人便要离开了。

  临行前,清吾和砚尘珏去送行。

  黄名姝盯着清吾看了好一阵儿,道:“大姐姐,我能不能再跟你说两句话?”

  清吾点了点头,“自然。”

  听到黄名姝这话,李若寒也连忙道:“江师兄,我能不能也和你借一步说话?”

  江铭昀冷着一张脸,和昨日的神情完全不同,颇不耐烦地说:“有什么话,你在这里说便是。”

  显然,李若寒被江铭昀这突如其来的脾气给吓住了,可转念一想,自己今日若是不开口的话,往后怕是再也没有机会开口了。

  于是乎,她壮着胆子说道:“江师兄,我……我心悦你,我能不能跟着你留下来?”

  这番突如其来的表白,让走开的清吾都听到了。

  清吾惶惶然的看过来,在看到江铭昀那张臭到不能再臭的脸之后,她又把目光转向了江七白。

  果不其然,江七白的脸色煞白,低垂着头,如果可以,她甚至想把自己变成透明的。

  江铭昀冷着脸说:“李师妹莫要胡言,我同你并无半点情意,不必留下。”

  虽然清吾也曾瞧见过江铭昀说过冷情的话,可今日的这一句,清吾不仅没觉得有半点不舒坦,反而觉得他是条汉子!

  不可否认的是,方才若是江铭昀给出模棱两可的答案,清吾第一个冲上去给他一拳,非把人打醒不可!

  正在李若寒呆愣之际,江铭昀鼓起勇气,握住江七白的手在半空中扬了扬,道:“诚如李师妹所见,我早已心有所属。”

  被这句话惊到的不止是江七白,还有在场的每一个人。

  江铭昀是个什么样的人?最爱面子,也最放不下面子。

  今日倒是奇了,竟然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但这话虽然都快让江铭昀的心脏跳出来了,但他说完之后,觉得心里有底气。

  再偏过头去看江七白的时候,那人正双眸水汪汪的看着他。

  江铭昀说不上来那是什么神情,像是感动又像是喜悦。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