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哈利波特之最后的预言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夜色不错

哈利波特之最后的预言家 听枫煮雪 2168 2018.11.09 15:32

  今天是满月,银白的月光下,古老的枝桠伸展着,在地上织成了连绵不断的网,笼罩在每个深入其间的人脸上。

  猫头鹰的低鸣声,远处隐隐约约的狼嚎声,还有微风过后,树叶的沙沙声,都为晚上的禁林添加了瘆人的色彩。

  埃弗里和穆尔塞伯将那个黑色的口袋放在一处阴影里,他们特地选了一个比较黑暗的地方,还穿上了带兜帽的巫师袍,这样万一玛丽·麦克唐纳醒过来也看不见他们的脸。

  两人一边解口袋,一边低声污言秽语地聊着天,间或伴随着他们兴奋的喘息声。

  “昏昏倒地!”

  斯碧尔实在忍不下去了,玛丽的小脸已从口袋中露出来,她立即向斯内普打了个手势,甩出闷棍必备咒语。

  照他们之前商量好的,斯内普给玛丽·麦克唐纳灌药水。斯碧尔为埃弗里和穆尔塞伯伪造记忆。

  “克雷迪艾斯苏法涅斯!”复杂拗口,带着卷音和连读。还要注意魔力输出,手指的摆放,以及手腕的微妙挥舞动作。

  一个散发着银色光芒的网从魔杖顶端喷出,轻柔地覆盖在埃弗里的脸上,就像戴了一张银色的面具。斯碧尔闭着眼睛,将脑海中的情节一一安排好,强行植入埃弗里的记忆中。

  她手腕上的黑曜石镯子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到底是第一次在人体上实践这个咒语,所要耗费的魔力与时间都比之前在小动物身上实验的时候多得多。

  处于记忆制造中的埃弗里身体轻轻颤抖起来,斯碧尔看到他嘴角痉挛般地抽搐之后,脸上的表情慢慢归于平静,他看起来像是经历了一场美梦,眉眼舒展,满脸愉悦。

  斯碧尔轻吁一口气,只是制造了埃弗里的记忆就有种让她身体被掏空的感觉。但是,现在不容退缩,还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你没问题吧?”斯内普已经把肿胀药水给玛丽灌下去了。药效产生得很快,他背上背着的玛丽已经完全变得面目全非。

  只见玛丽原本清秀漂亮的小脸上,布满了青青紫紫的痕迹,她裸露在外纤细的手臂上出现了一道道狰狞的肿痕,配上凌乱的头发和衣服。真的是,谁看到谁误会。

  斯碧尔目露满意地点点头,“别耽搁了,你将玛丽送到海格小屋门口,再回来的时候,我就好了。”

  斯内普背着玛丽尽可能快地向海格的小屋走去。一摇一晃间,他没发现靠在他肩头应该是在昏迷中的玛丽,眼睛微微张开一条缝,待看到他的侧脸后吓得一阵哆嗦。

  玛丽先是试着动了动手,却只博得手指的微微一动。她浑身上下痛得厉害,连动都动不了。屈辱的泪水无声地从她紧闭着的眼中跌落在斯内普黑色的旧巫师袍上,转眼间便没了踪影。

  她只能继续假装昏迷,希望这个和莉莉交好的斯莱特林鼻涕精良心发现可以送她去学校的医疗室。

  在斯内普走之后,斯碧尔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再次挥动魔杖,念出咒语。杖端出现的银网罩在穆尔塞伯的脸上,魔杖连接着斯碧尔的思绪,将她脑中的景象灌输给穆尔塞伯。

  随着时间的推移,斯碧尔手腕上的黑曜石手镯噼啪闪着电弧,破空的抽打声时不时地将她巫师袍的袖子鼓起又落下。她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但她还是挺直了脊背端坐着,拿着魔杖的手纹丝不动。

  还差一点点!她咬牙硬挺着,黑色的细沙样物质从她的袖口中溢出。它们如蝗虫过境般,缠绕着,飘舞着,从斯碧尔的手中自下而上,直至将她整条手臂吞没殆尽。

  穆尔塞伯的身体轻轻颤栗,这代表着他已经顺利接收了这段伪造的记忆。斯碧尔仔细观察他的面部表情后,收起了魔杖。整个人像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虚脱地跪坐在冰冷的地上。

  斯内普匆匆地把玛丽随意放在海格的小屋前,然后重重地敲了敲门,接着撒腿就跑。在玛丽眯缝着的眼里,他翻飞的袍角就如同一只扇着翅膀蝙蝠,着急忙慌地飞快远离她的视线。

  斯内普气喘吁吁地跑到斯碧尔身边,将她扶起来,“你还能走得动吗?”

  “可以。”斯碧尔勉力站直了身体,拍了拍他的肩膀,“接下来,就是考验演技的时刻了!”

  埃弗里和穆尔塞伯是在一片冰凉中醒来的,两人坐起身来,身上粘着落叶,灰扑扑的袍子,脏兮兮的脸,看起来分外狼狈。

  “斯碧尔?西弗勒斯?”欧文·穆尔塞伯疑惑地望着蹲在他们身边面无表情的斯内普和斯碧尔,心中好奇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伊万·埃弗里仿佛是在回想,他马上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用手肘撞了撞一边欧文的胳膊,猥琐地笑了一声,“嘿,今天可多亏了斯碧尔和西弗勒斯,说好了,你们可要保密啊!被邓布利多或者麦格教授知道,我们肯定会被退学的!”

  一边的欧文·穆尔塞伯也回过神来,“说真的,斯碧尔挥舞的那几下可真够带劲的。那惨叫声,啧啧……”他的脸上带着一种食髓知味,意犹未尽的享受神色。

  “只可惜今天斯碧尔在,不然我们还可以做点其他的事。”埃弗里和穆尔塞伯默契地对视了一眼,嘿嘿笑了起来。

  斯碧尔皱了皱眉,冷声道:“你们真做了那种事情,就不是喝了遗忘药水就能解决的问题了。”

  斯内普扯了扯嘴角,“没错!还下一次?我们可不想每次都帮你们善后这种如同炸坩锅一般的小事。更何况……一次顺利只能证明我们运气好,后面可就不会有那么好运气了。”最后一句话他说得尤其意味深长。

  埃弗里和穆尔塞伯面面相觑一番没有说话,随即两人叹了口气,看起来一副很遗憾的样子。

  “走吧!就寝时间到了!”斯内普说完转身向城堡走去。埃弗里和穆尔塞伯耸耸肩,跟在后面。

  三人走出禁林的时候,远远地看到西里斯·布莱克、詹姆·波特和彼得·佩迪鲁几个人回城堡的身影。

  “看来今天晚睡的人还挺多的。”斯内普皮笑肉不笑地看了斯碧尔一眼——被他们发现了?

  斯碧尔默默瞪了回去——我怎么知道今天外面这么多人不睡觉!她下意识地望了望天,皎洁如银盘的圆月挂在天空中,四周缀满了点点繁星,今晚确实夜色不错,适合吹风赏月?

  

作者感言

听枫煮雪

听枫煮雪

我用法文原创了条咒语,Créer des souvenirs 类似创造记忆的意思。我用辞典拼的,再音译到文里。嗯,虽然我解释了,但还是请你们一看而过。当然,如果有语法错误请务必告诉我。最后谢谢大家这两天的票票,关键字排榜第十一,都是大家的功劳,谢谢~

2018-11-09 15:3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