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千年平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关卡

千年平遥 流恋紫 1688 2020.09.15 22:51

  看着她不难烦的眼神,我竟然走上前去,伸出自己的手,撩向她下额处,嘴里说:“我爱了你五年,你为什么拒绝我?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

  她一把把我的手拿开,眼睛恶狠狠地盯着我,然后回答道:“神经病,流氓。”

  说完,头也不回地挣开了我的手,然后走了。

  问出一个心爱的人为什么爱自己需要勇气,同样问心爱的人为什么讨厌自己也需要勇气。

  而我却没有勇气追上去。

  因为分开或许是更好的选择。

  与其相互不对付,不如相忘于江湖。

  “走吧,回你家吧,你恢复了吧。”我的后面响起了雷丫头的声音,这一刻我眼神温柔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说:“回家。”

  家是什么?

  那是温暖的港湾,家人生活的地方,更是我们情感的栖息地。

  “耀,我可以这样叫你吗?”她和我在黑夜下一起走着回家的路,扭过头来跟我说道。

  “雷,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我也扭头看向了她,听到了我这句话之后,她和我不约而同地笑了。

  “耀,我们今晚是睡一个床铺吗?”她向我靠近一点问道。

  “雷,我们男女有别,我家刚好有两张床,我们分开睡。”我稍微离开她一点,然后说道。

  “耀,你和刚才的女子什么关系?”

  黑夜里,我感觉到了一丝冷意,不知道是不是下雨过后的清冷。

  “我曾经很喜欢她。”其实,我是一个很坦白的人,喜欢说实话,因为这时候隐瞒没有必要,明眼人都看出来了。

  “那你为什么现在不喜欢她了?”她眼神希冀地望向了我。

  “因为我发现其实我其实是在跟自己谈恋爱,暗恋就是这样自以为是。”我没有看她的眼睛,突然很感慨地说。

  此时,已经快进我租的房子了。

  为了保险起见,不能让房东看见,还不能让邻居看见,而且雷穿的是古装。

  我忽然停了下来,跟雷说:“雷,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现在必须做好准备。”

  “耀,我们要做什么准备。”雷回头看着我问道。

  “一会儿我先进,你后进,如果遇到房东,你就说你是我的女朋友,来我家做客。明白吗?”我伸着手指头跟她一五一十地说。

  雷点了点头。

  我又说:“如果上楼的时候碰到其他住户,不要搭理他们。”

  雷又点了点头。

  我又说:“上楼的时候,我在前,你在后,保持一丈的距离。上了三层,你在楼梯口等我,只要我说:'吃了饭没有?'你就立马进去我开的那扇门。懂了吗?”

  雷又点了点头。

  就这样,我们两个一前一后进了大门,房东是一位瘦骨嶙峋的六旬老太太,端着一个盆子乘着月饼。

  我们两个第一次见面,她自然问我们两个是干什么?

  我说:“我是楼里刚来的住户。”

  “嗷,你就是那个冬梅介绍来的住户,你就是她儿子呀。”房东很是熟络地跟我说,“你有钥匙吧。”

  “嗯,我有。”

  “快上去吧。”

  房东太太对我面带微笑地说。

  然后我就故作镇定地往前走。

  坏了,房东太太这么热情,我妈还和她认识,还和介绍我们来的冬梅姨认识。

  不行,绝对不能让她知道这是我的女朋友。

  “你是谁?”

  听到这句话,我立马回头拉住了雷,让她不要说话。

  刚好她就说了一句:“我是……”

  “同学,我们是同学,她借给了我一个东西,今天刚好顺道,就跟来了。”我立马就编造了一个顺口的理由,随机应变,其实我的心里慌的一匹。

  但是,为了让房东相信,我盯着她的眼睛,没有偏移,证明我很诚实。

  房东好像相信了我说的话,手往后一摆,示意我们上去。

  笑着说:“行,我先做月饼去了,你要是想吃,我给你捎上去。”

  “太谢谢您了啊”我的手拉着雷往楼门走,进去就是楼梯,雷把我的手甩开,抱怨着说:“你不是要我说是你的女朋友吗?怎么变了?还有你把我的胳膊抓痛了。”

  我刚要回答,忽然楼上面响起了一阵下楼的声音。

  我立马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指了指上面。

  我们两个立即按照之前商量好的走上了楼梯。

  随着上面下楼的声音越来越近,我辨出了高跟鞋的声音。

  推测这应该是一个女的,而且这里的学生很少会穿高跟鞋,只有可能是学生的妈妈。

  近了近了。

  那个中年妇女的脸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里,然后她也注意到了我。

  那一刻,我心里大骇,这个人我认识,不仅如此,我妈也认识,她就是冬梅姨。

  啊,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冬梅姨,要去接孩子吗?”我客客气气地跟她说。

  “去接我家二鬼,他现在也快下学了。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穿的这么奇怪。”冬梅姨一下就直击我的要害。

  这时候按照我们之前的约定,她应该什么都不会说。

  但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我是她女朋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