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修仙界大善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狗头军师

修仙界大善人 神仙哥 2278 2018.12.17 19:00

  画地为牢并不足以困住二人,但是两人很清楚监察使至少是金丹期修士,他们二人绝对打不过,而且一旦被抓住,不仅自己没好果子吃,宗门也要跟着倒霉,所以,他们没有任何犹豫,在牢笼自动消失的瞬间,立即动用了随机传送符。

  这种符箓极为珍贵,一般坊市根本没有出售,两人身为云天宗内门弟子,在筑基成功之时,按照惯例门派会奖励一件保命之物,这种符箓正是他们获得的奖励。

  中年男子倒没想到他们会有这种符,一旦激发,拦截已经不可能,只能悻悻的放弃了,其实他真要去追,还是有可能追上的,不过他现在更感兴趣的是甄善良,到底是什么修为?用的什么手段躲过的一劫?那件法宝又是何种等级?

  眼见有兵士闯进来,他施了个隐身法悬浮在空中,等待着目标出现,但是等兵士清理完废墟,也没能见到甄善良的踪迹。

  赵政第一时间听说了国师府遇袭,事关大黎国的兴衰,他不能不替甄善良担忧,最贴心的一名侍卫匆匆拿着一张传讯符跑进来,等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他才松了口气。

  “传旨下去,全城戒严搜捕刺客,另外,皇城内高度戒备,皇宫每晚启动防御禁阵!”

  “遵旨!”

  他这样做,是基于甄善良的提醒,对方能对国师下手,难保不会针对国君,小心一点总没有错。

  至于甄善良本人,他以地行术金蝉脱壳后,就直接到了卧虎岭,把许丰叫出来,嘱咐了一些细节问题,比如为至善神尊吸收信众不能用强,并留下了白银神使与其配合,再比如造纸的污水处理问题,他现在是卧虎岭山神,如果这里弄得乌烟瘴气,他这个山神爷是会遭天谴的。

  一切安排妥当后,他弄了一头狮驼兽,一路向西南赶路,这种坐骑在军队一般是作为冲阵的重装骑兵的坐骑,黑市中,一头驯化的狮驼兽相当于十匹良驹的价格。

  其实甄善良现在也能御器飞行,但是普通的飞剑不适合他,因为他的大炼气诀只修炼到第四层,经过洗练的魔龙刃倒是可以,关键是御使这样的法宝飞行,法力消耗巨大,不到关键时刻实在没必要。

  驯化的狮驼兽很是温顺,只要吃食管够,日行一千夜走八百里完全没问题。

  路上无话,甄善良也没打算捎带着搞点功德和信仰什么,十几天后到达了临湖镇,狮驼兽比较稀罕,先寄养在客栈中,然后坐渡船回到了湖心岛。

  岛上冷冷清清,行人无精打采,显然这段时间许家的状况没有太多改观。

  敲开门,门房见是他回来了,不由大喜,很快就嚷嚷的全家人都知道了。

  分发完礼物后,对周奇道:“周叔,月儿不在家?”

  “自从你离开后,家主就把月儿接到她那里了,一来安全有保障,二来给月儿启蒙,现在每天都用药水浸泡淬炼筋骨!”

  “烦请你带我去看看!”

  周奇点头,先发了个传讯符,得到回复后,御剑带着他上了云霞峰正殿。

  刚落地,就看到穿着可爱小宫装的月儿飞奔过来,甄善良一把将她抱起,在空中转了个圈,“哥哥最坏了,好久都不来看人家!”

  “没良心的,看来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要送给别人了!”

  “白雪公主,快拿出来嘛,好哥哥~”

  “来亲一下!”

  “不要~”

  兄妹们俩闹腾了一会,月儿得了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布偶,一时间笑声不断,“哥哥,别忘了凤舞姐姐的礼物!”

  许凤舞宠腻的弹了小丫头一下,一个精致的小瓷瓶却已经递了过来。

  “丹药?”

  “你打开看看!”

  许凤舞接过来打开,一股沁人心脾的茉莉香气让人陶醉。

  “这是什么?”

  “这叫香水,我亲自调配的,往身上撒一点点,会香喷喷一整天!”

  “你倒是会讨女子喜欢!”许凤舞瞪了他一眼,却很干脆地将香水收了。

  “礼多人不怪嘛,最近许家情况如何?”

  许凤舞微微摇头,“情况很不乐观,许家的几处重要矿场都已关闭,长久下去必然元气大伤!”

  “难道就没想想办法?”

  “有什么办法,只要一开工,那两家立即派人去袭扰!”

  “你们为何不主动出击,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

  “曾经做过,但是每次他们都是早有准备,上一回二伯还受了点伤!”

  “早有准备?看来你们家中有内奸啊!“

  许凤舞苦笑,“知道有内奸又如何,总不能一个个的逼问吧?”

  甄善良摸着下巴想了想,“你们每次行动就没有隐蔽点嘛,尽量少让人知道!”

  “你当我们没有这么做?上次出发前才临时通知的,结果还是中了伏击,不要忘了,传讯符可是比人飞的快!”

  “那倒是,不过你们有没想过用反间计啊?”

  “反间计,这是什么?”许凤舞对他已经了解了不少,知道这家伙在修仙上或许没什么天赋,但却是个怪才,比如造纸,当初她以后只是凭空臆想,没想到真让他做成了,再比如那个什么漫画,也很有意思。

  甄善良嘿嘿一笑,很有狗头军师风范的勾勾手,“附耳过来!”

  “呸,用神识传音!”

  “这态度不端正啊…算了,还是传音吧!”看到许凤舞要变脸,他赶紧收起了嬉皮笑脸。

  办法并不复杂,先佯装秘密行动,等内奸传递消息后,中途突然改变目标或者干脆直接返回,付、雷两家上当几次后,肯定对内奸不再信任,甚至是疑神疑鬼。

  另外,甄善良还提供了一个不让内奸有机会传递消息的办法,就是在行动之前,找个借口开启防御阵法,如此以来,传讯符就飞不出去了,当然了,这样做成本有些高,因为完全开启一次防御大阵消耗的灵晶高达数千。

  正常情况下,以许凤舞的智商也能想到这样的办法,问题在于她是当局者迷,一会想付、雷两家如果来强攻映月湖该怎么办,一会想着如何安置许家那些无路可走的依附者,又想着家里一团糟的关系如何理顺,千头万绪之下,她一个女子难免有想不周全的地方。

  事实上许家也不乏头脑灵活的人,这样的办法也都能想到,只是这些人中一部分是想看她的笑话,另一部分仍然想着如何苟且偷安,很不赞成主动出击,所以,他们也是不会提醒她的。

  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许凤舞觉的自己的心乱了,她忽然又产生一种奇特感觉,眼前这个小男人身上的某种特质,让人很有安全感。

  这种念头甫一产生就被她掐灭了,她心向大道,对儿女私情并不感冒,况且双方的差距实在太大了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